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8/14
12:06
分享
评论
  • 撰文 /   孙静


    隐秘的数字政府市场战事升级。7月下旬的短短9天内,腾讯、华为、阿里先后发布在数字政府领域的最新战略或产品,另一玩家浪潮云则宣布完成6亿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11亿美元。
     
    业内人士更早注意到战争涟漪的扩散,一个细节是地面部队的人才流动加快。“在政务市场打仗的,大半都是华为系的。”一名熟悉数字政务业务的人士感慨,互联网公司进入自己并不熟悉的2B业务,都会从传统IT行业挖人,去年起人才流动尤为活跃。
     
    就云计算厂商而言,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或者说企业级市场,政务领域是最大块的蛋糕之一。此前有机构预计,未来三到五年内,智慧城市将达到万亿元规模。
     
    作为该市场的客户主体,政府层面也急于数字化转型。去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构建国家、省、市三级互联的网上政务服务平台。2019年底,网上可办的省级、市县政务服务事项,分别不低于90%和70%。这意味着,前一阶段以IaaS基础设施层为主的“上云”采购,重心正变成应用层服务的拓展和打通。
     
    一提应用层就涉及到生态构建,牵头人也只能是大玩家。目前在这场战事里,华为、阿里、腾讯三家,正在出现新的“三国杀”趋势。
     

    图/视觉中国

    01

    内部拉通,集团军作战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数字政府衍生出的智慧城市、数字政府、城市大脑等版本繁多的概念,也间接映射出一个问题:云厂商内部此前对数字政府的理解和业务划分是割裂的,各家近期都在整合打通。
     
    先说华为。2018年,在数字政府业务上,华为决定走到前台,走到客户面前。一名前华为员工告诉AI财经社,此前是被动做项目,即中国电信等运营商在前,华为“躲”在渠道后面。有项目需要时,华为就去提供支持,说白了就是销售设备。而今华为要主动出击,跟政府一起探讨信息化的顶层架构如何设计和发展。
     
    为此,华为在2018年上半年启动内部整合,成立数字政府业务部,隶属企业BG。内部人士称,此前面向政府的业务散落到各部门,但每个部门都只能解决政府的一部分问题,“碰上两拨人讲不同的故事,客户也有困惑。”此前某云计算厂商透露,在一个客户群里,华为分属两个部门的业务人员互相争吵和抢生意,让客户比较为难。
     
    调整后,数字政府业务部直接面向政府,华为云等提供产品或技术支撑。至去年下半年,该组织架构基本打通。今年7月18日在郑州举办的华为软件与人工智能产业峰会上,唱主角的就是数字政府事业部。其目标不仅是各级城市,还布局了新的部委条线,探索新商业模式——针对部委数字化转型,构建新的解决方案。
     
    /视觉中国
    另一大厂腾讯则经历了从“游骑兵”到“集团军”的转变。腾讯在2017年才进入政务市场,属于彻头彻尾的后来者。
     
    腾讯“WeCity未来城市”总负责人王刚回忆,早期他一个人去招投标,到现场发现友商一下去了10个人。当时他们的角色有点像游骑兵,“什么是游骑兵?比如两个游骑兵去侦查,其中一个侦察回来说,报告:前面看到10个人,我们现在怎么办?另外一个游骑兵就说:好,你往左,我往右,我们包围他们。骑兵永远是深入敌后、孤军作战,没有后援。”此后,王刚经历第二个阶段——团战。2018年9月30日,腾讯启动架构调整,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
     
    现今在王刚看来是第三个阶段,不光自己单条线团战,还把内部拉动产业的其他部门加在一起,变成集团军作战。
     
    阿里巴巴则强调“一号位”的统筹权威。在阿里体系,数字政府涉及阿里云、支付宝、钉钉、高德等多条业务线。今年6月,在新一轮架构调整中,钉钉被并入阿里云,当时外界有一定不解。直到阿里云上海峰会上,阿里宣布升级服务数字政府战略,外界才恍然大悟,如果支付宝是阿里云G2C的业务入口,政务钉钉则是面向公务员群体的办公前台。

    目前阿里云、支付宝、高德仍分属不同体系,如何整合这些面向政府端的技术、产品、服务和资源是个挑战。“我们有一套机制拉着蚂蚁、钉钉和高德的同事,整体为一件事做统筹。”阿里云智能数字政府事业部总裁许诗军解释说,“一号位”的逻辑是他说话,同时允许很多人说话,二号、N号都可以说,但并非自说自话。最终一号位拍板,同时对所有决策负责。  
     
    云厂商对政务市场的认知也在更新。以前做智慧城市,大部分厂商把力量花在基础层即云平台建设上,结果是政府花了钱,只留下一个个数据中心,但是城市面貌并未发生本质改变。因为云计算只是水电类的基础设施,而在此基础上构建的政务服务、城市治理以及产业升级的应用能力,才是看得见、用得着的抓手。
     
    以浙江新生儿办理出生证为例,以前需要申请人填写60项信息,提交20份材料,跑5个窗口,耗时2天。如今,只需要在“浙里办”App填写9项信息,提交1份材料,证件立刻办好了。
    所以这一波数字政府玩家,重心在应用层能力构建打通以及之后的联合运营。比如腾讯云提出“1+3+4”,即一朵基础云,应用、数据、人工智能三大中台,在数字政务、城市治理、城市决策、产业互联四大领域提供解决方案,并通过微信、小程序等工具触达用户。阿里云也公布数字政府1+2+2+N的技术架构,即统一的云平台底座、数据中台和业务中台、以支付宝和钉钉为代表的移动服务端和办公端,以此为基础整合生态力量,构建N个应用创新体系。
     

    02

    跑马圈地,各有短长


     
    “腾讯云上半年比较激进。”业内人士王乔注意到,腾讯最近在政务市场搞了几个大项目,如以5.2亿元中标长沙城市超级大脑项目。
     
    此前,在同AI财经社交流时,腾讯云政务副总裁王景田曾表示,未来三到五年都属于投入期,预计至少要投入几十亿元。以长沙项目为例,“目前阶段,政府业务没有把挣钱放在第一,(长沙)只是智慧城市的标杆之一,类似的标杆至少要打造十到二十个,打标杆的阶段不看利润,需要多少,投多少。”王景田还提到,如果有必要,在产业互联层面,腾讯会以投资落地公司的方式,与当地产业做实际结合。
     
    据了解,目前,其数字政府每年以四五倍的速度增长,不过该增长速度也与当下体量不大有关。
    面对中国地市级以上360多个城市构建的庞大市场,先打样板,再快速复制,是各家思路的相通之处。王乔判断,互联网公司短期内会不计投入。
     
    以前业内公认华为在2B市场是如鱼得水,但现在互联网公司学习得很快,市场打法也在转变。除了从传统IT企业如IBM、甲骨文、华为、浪潮等公司挖人,互联网的打法中还将to C优势嫁接到to B业务上。比如微信、支付宝两大流量端口,将成为应用落地的天然入口。
     
    基因决定玩法。相较之下,以硬件起家的华为在应用入口上存在明显短板。华为的“解决方案”也很简单,承认自己很多事情做不了,然后通过整合产业资源,让对政府业务有深度了解的合作伙伴去做应用。
     
    与互联网公司相比,这也是是华为的突出强项。业内多名软件开发商都提到华为的产业资源对接能力。专注做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的李先生,其公司业务刚起步,华为的对接人隔三差五就会给他介绍各种工厂资源。另一名做智能心率监测的医疗公司销售主管称,此前同华为、阿里、腾讯三家都有接触,华为对接人的服务态度让她决定合作。而现场一名华为员工称,为了获取重要合作伙伴的信心,他还会签署“对赌”协议,同合作伙伴的对接人一起背KPI。
     
    王乔分析, 2B业务完全线下,重度依赖地面部队。而他观察,互联网公司目前“刷子不太够”,最大问题是对政府的理解以及地面部队不强,“政府及大型企业客户都是需要贴身服务的,每个省市都要有地面部队,持续跟踪服务,包括客户关系、解决方案、如何销售、如何回款都有一套流程,需要长时间构建。一位行业人士补充认为,华为、浪潮等企业,用高中低不同价位的人,搭配构建起一个体系,比如贴身服务的人,价格不高,但整个体系下来,效果很好。而互联网公司用人清一色地贵,体系构建也不那么细致完善。
     
    即使互联网公司纷纷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但新架构能否支撑2B业务?起码王乔是持保留态度。
     
    如今看来,在公有云市场,三家各有短长。

    /视觉中国




    03

    没有一家企业能独揽 

     
    ToC 业务信仰快跑独占和赢家通吃,toB则没有那么剑拨弩张。目前看各玩家对外都强调多赢、合作以及兼容。
     
    比如腾讯云拿下的长沙项目,其数字政府二期底座工程中标的是华为云,中标价格为2.4亿元。也就是说,腾讯将在华为云的底座之上搭建应用。
     
    阿里云也在思考这一问题。接受媒体采访时,阿里巴巴许诗军坦言,传统的做法是希望从底到上都由一家做,阿里其实在策略上已经有了很大变化。自从今年3月份提出阿里云智能的策略是生态后,他们从技术到产品研发,做了大量适配工作。原来可能希望把最好的产品与技术推送给客户,现在的重心变为先看客户想要什么,再为其规划方案。更名阿里云智能后,必须把产品体系和以前的分开,“我们在做很大的调整,估计到明年,整个产品体系会有很大的调整。
     
    在上海峰会上,阿里云一口气与航天信息、银江股份、软通智慧、南威软件、千方科技、浙大中控、上海电科智能、宝信软件、中科软科、太极等十多家公司,共同发布“数字政府共建计划”。而腾讯中标的长沙超级城市大脑项目,也引入东华、北明等合作伙伴。虽然牵头方是腾讯,真正干活儿的人则来自于不同公司。在另一项目“数智贵阳”中,腾讯云与几十家合作伙伴一起参与,其工作人员占比不超过20%。
     

    数字政府是个长周期的市场,换言之,一年修不出罗马。业内普遍认为,建设周期至少10年,阶段性成果最快也要3到5年。许诗军说,美国也有三分之一的政务项目以失败告终,对于中国厂商而言,最终能否满足数字政府的创新需求,挑战仍旧很大。他个人认为,更多还是要搭建一个社会化创新的体系,这个市场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独揽。
     
    注:文中王乔为化名。



主题帖 86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0.28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