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3 24H 交易量 : $7,280,351,613 总市值 : $240,632,888,531

凛冬已至,多少人选择上岸,多少人仍在裸泳



  • 一切都比想象的更快,一切都比想象的更复杂,一切又都比想象的更壮烈。当你从链圈和币圈中抽离,或许,你会窥探到更多。


    从没有哪个行业像区块链这般,争分夺秒的展现着时代的失重。

     

    凛冬之下,关于区块链从业者出走的文章不绝于耳,朋友圈一片哀嚎,整个区块链行业骤然降温。然而,据笔者了解,“出走现象”只是区块链从业者生存百态中的一隅,更多人以不同的理由继续在这个行业打拼着,他们像普通工作者一样,随着行业的跌宕而沉浮。


    近期,笔者采访到多位区块链从业者,他们的岗位不同、入场时间不同、选择继续留下的原因更是不同,在与区块链相互追赶的过程中,他们各自上演了一场关于信仰、欲望、金钱的时代奇遇。


    挤破头也要入场


    金钱和信仰是最强有力的动因。

    ——单·布朗


    “我们是宗教布道者,而你更像非常职业的职场白领,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Alan直截了当地对入职一个月,很努力却一直不在状态的同事说。


    Alan是一家区块链项目的合伙人,主要负责项目运营,2018年初,放弃了一份上市企业的高薪工作,转行区块链,从此告别了打工者的角色,过上了“一周见四次凌晨四点半中关村”的创业生活。


    “当我读完中本聪的论文时,突然之间灵魂触动,等我真正理解,才明白这种感觉好像是发现了世界未来趋势的一个新引擎。”自诩天性追逐自由、有分布式思想的Alan回忆最初决定All-In区块链时说道。


    根据Coindesk的整理,截止到2018年初,近几年世界范围内ICO共募集近60亿美元,2018年Q1便超越这个数字,募集约63亿美元。


    然而在底层平台欠缺、性能不完善、兼容性不足等问题的大背景下,其中大部分项目沦为了割韭菜的工具,实际落地者寥寥无几。


    这给已经就绪,准备大刀阔斧干一场的Alan当头一棒,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好比上了五月花号,漂洋过海来到美洲大陆,野心勃勃、自信满满地说这么大的地方,建个迪士尼吧,结果第一天晚上就发现居然连个厕所都没有。


    此情此景,Alan团队不得不重新考量,立足于区块链现状,做公链成为当时唯一选择,同时从长远利益来看,底层技术决定上层建筑。


    然而,公链项目的缓慢进展远超出他们的意料,熬许多个通宵可能就是为了解决一个外界看来可以忽略不计的Bug,一行代码当中的一个数字就需要改两周。



    相比之下,ICO风波却让股权投资在区块链领域逐渐被边缘化,据Coindesk报告显示,2018年Q1通过VC募集的资金仅为8.85亿美元,只占到了ICO募集资金的约13%。


    导致这种现象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基金LP的构成决定了可以投的赛道与方向;


    二是区块链项目Token无法记账的问题;


    三是政策监管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但挑战中往往孕育新机会,随着互联网红利加速褪去,产业格局日益稳固,区块链市场的爆发让很多传统投资人看到了转机,另起炉灶者芸芸。Eric便是其中一位,他感知区块链会是让自己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


    “14年9月份是创投最活跃的阶段,16年之后逐渐衰落,作为这波入场的人,想要达到像11年进场的那波投资人一样的成就,需要通过更多的案例、花费至少三倍以上的时间,才有可能出来,而且只是有可能。所以时代其实非常重要,我在进行选择的时候,也会考虑整个时代的变化。”


    Eric在股权投资机构中开始了区块链投资的尝试,后来碍于机构限制,在17年9月份离开,出来成立了自己的Token Fund,开始活跃在币圈。


    与Alan的感受不同,区块链带给Eric最大的冲击是变化太快。去年11-12月份是最疯狂的时候,大概一个人30天能投二三十个项目,一个项目基本上一两周就能上交易所,然后翻个三五倍,而且还不锁仓,非常容易退出且回报高。


    “刚进场那会,一个月翻了30倍,财富直接从几十万变成上千万,瞬间就感觉很多赚钱的想法控制不住地涌上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觉得应该布局自己的生态。”


    除此之外,Eric最受震撼的还是潜藏在区块链市场之下的人性,他认为大多数进场的人其实都在过度高估区块链市场,涨的时候想象还会更高担心错过,跌的时候又会对其嗤之以鼻,这是人性自然流露的一种正常现象。本质上来讲,区块链形成的泡沫正源于此。


    当然,泡沫的爆发有利有弊,利处就是它会吸引更多资本进入,加速行业落地。弊端则是一拥而入,整个市场鱼龙混杂,为市场埋下了结构性的隐患。这就意味着泡沫过后,市场需要一定时间去消化。


    熊市来了


    凡事总是盛极而衰,重要的是认清趋势转变,要点在于找出转折点。

    ——乔治·索罗斯


    众人口中的熊市,实则就是市场留下的结构性隐患,它的表现在于区块链进入了技术发展青黄不接的阶段,其本质性的问题是:币圈链圈两条腿走路,币圈太快了,链圈跟不上。


    对此Alan也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熊市是币圈的逻辑,对于链圈来说,今年冬天是否寒冷,并不会影响明年春天的到来。他甚至觉得多数人所认为的熊市当道,反而能唤醒人们对于技术的敬畏。


    这点在与身边人交流时最让他有感触,过去碰到主动关心的,更多的是轻蔑地撇给他一句“熊市到了”,现在虽然同样以轻蔑的态度,但内容却变成了“你们什么时候落地”。


    Alan将其定义为一种进步:“如果以前大家对币的认知是9,链的认知是1的话,那么现在人们对于链的认知至少已经上升到了2.5。


    对于自己的坚守,Alan认为这是一件一开始极其枯燥,可到某个关键节点就会自动产生的事情,就好比砸巨大的吊球,用大锤砸一下纹丝不动,但是用小球坚持敲40分钟却出现晃动,并在一锤一锤的敲打下越荡越高,直至惯性令其很难停下来。


    除了打造产品外,Alan的其他精力都集中在建立生态联盟上,他认为相比较熊市,更可怕的其实是整个社会对于区块链信心的击溃。


    他希望团队对外择优建立共识生态,帮助更多的人站在技术的维度重新认知区块链;对内专注钻研产品,保证品质的前提下,逐步扩大影响力,等到牛市来了,再顺势起飞。由此看来,韬光养晦未尝不是应对熊市的上上签。



    今年三月份入场的Felix,对于区块链的理解也是从共识出发,但却与Alan有着本质的不同,“区块链项目值钱与否,不在于项目本身或者它下面的技术如何,而在于共识,共识来源于哪里?来源于别人的认可度。”


    打造认可度便是Felix的工作之一,他认为币圈和演艺圈一样,都是粉丝经济,比如说项目发布公告,蹭什么热点、怎么蹭、用什么语气、严肃一点还是诙谐一点;再比如朋友圈发什么,这些都需要项目方提前写下来,经由他们同意后再发。


    Felix还透露,市场上“区块链××之父”、“区块链××布道者”等形象都是包装出来的。为了引起技术宅们的同理心,塑造一个理工男、不善言辞、专注技术的形象,他们甚至会对项目方CEO对外接受采访时的形象提出要求——下身穿牛仔裤,上身穿短袖或者T恤。


    进场区块链之前,Felix曾因为文字梦做过网站编辑、记者,之后想挣钱去了一家创投机构,再后来创立了一家网站公司,赔进几十万。年初邂逅区块链,偶然赚到一些钱,缓解了被同龄人抛弃的焦虑感,随后便All-In区块链,专做行业的“送水服务”。


    他将自己定义为区块链的流量供应商,这里的流量泛指所有:交易所缺人就帮忙找人,项目没社群就帮忙做社群,遇到投资人维权就帮项目方做投资人关系维护。


    只要能赚钱便来者不拒,简单直接的工作要求也让其目标变得更为露骨:挣钱,挣钱就是理想。于是,抱着赚快钱的心态,Felix开始了做市之旅,然而剑未出鞘便被封喉。


    “一个项目代币破发了五分之一,给了我们200个BTC,本来计划用一周拉到发行价,然后再拉个两三倍,结果刚到发行价就被野庄盯上了,他们试探了一下,发现我们没钱,就直接割了。”


    本来能赚七八百万,结果只赚了两百万,Felix个人投资的钱也全赔了进去。通过这件事Felix发现,做市是有资本的人玩的,像他这种根本赚不到钱。


    因此,门槛较低的社群运营成了Felix入场之后一直在做的事,“很多群一开始很活跃,被割完了就不活跃了。”不过割完之后,应对维权者也需要投入大量精力,主要工作就是安抚。


    “把他拉进我建的500人的维权群里,其中400人都是我小号,你吐槽,底下200个人劝你,遭遇都比你惨,那你还骂吗?你跳楼,底下200个人劝你别跳,挨个说不值得,那你还跳吗?就很简单,可这不是谁都能干的。”


    不过社群运营也未能挨过漫漫熊市,经济学出身的Felix,联想到经济大萧条下的“避孕套定理”,倒得出了一个定律:在熊市,大家都没事干的情况下,能做的唯有消费。


    他还算了一笔账,假如有一两千万的存款,按市场情况来说,全投进去,混了一年不全赔也得扔进一半,这和直接消费五百万没什么区别。因此当社群进行不去去,Felix便开始搞海天盛筵的Party。


    “来区块链之前,我不知道女孩子们现在这么缺钱,曾经我以为都是逼良为娼的。”当谈到进入区块链之后,哪些事情超出其预期,Felix瞳孔放大,伴着一抹邪笑脱口而出。


    同在一片熊市下呼吸的Eric,秉持熊市做事的原则,正悄无声息地搭建着自己的产业生态,今年6月份开始布局的交易所,已经在8月上线成功。


    从产业面来讲,流动性好是区块链市场最大的特色,Token流通的场所成为了区块链行业的一大核心,因此交易所处于产业链的顶端,并且占据极大话语权。


    即使是在熊市建立,主营业务赚不了钱,但凭借其行业位置,也可以找到其他盈利模式,Eric并未舍弃的投资便可与其里应外合,达到利益最大化。


    收获的快感


    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将一切成为过去的时候你得到了什么?

    ——所罗门王


    “我们更喜欢最上游、最核心的产业,因为越是上游,赚钱的可能性越高。”因此,除了布局交易所,去年11月份Eric便开始投资矿机,这也是他认为的区块链行业的另一核心——Token的生产者,从比特币的产业链出发,矿机就是它的生产者。


    关于自己在区块链的定位,Eric认为是在塑造自己话语权的过程。他觉得区块链值得奋斗,因为它的阶级还没有固化,而他能做的就是在固化之前,占据某一环节的话语权地位。


    “这个行业最吸引我的,其实是一种掌控能力以及调动各个东西的快感,我想用这些东西满足我的自尊。”


    他认为现阶段享有最高话语权的只有两位,一位是“矿机之父”吴忌寒,另一位则是将交易所做到顶端的赵长鹏。因此Eric如此布局,不仅是为了现在赚钱,更是为了获得足够的影响力,掌握话语权。这是他的终极目标。


    未来Eric会将重心放到交易所上,他认为自己会为这个行业提供流动性的支持,让价值交换效率变得更高。


    “不过如果熊市过了两年还没起来,那也只能破产了,一切还是顺应市场的变化而变化。”Eric将目光稍作转移,思考片刻后,音调调低,补充说道。


    而抱着赚钱心态入场的Felix,却未曾预料到这次熊市持续时间如此之长。虽然一直未赚到钱,但是币圈高底薪、高学历背景的同事,让他体会到了赚钱之外的舒适感,而这份舒适感也让他坚信自己会等到赚钱的那天。


    接下来,Felix会继续投入到接项目、聊天、做方案的无限循环中,也会尝试未曾开展过的海天盛筵。



    在摸不清发展路径的行情下,久经摔打的Felix也感知到了自己在价值观方面的变化:之前无论创业,还是打工,被灌输的鸡汤都在说应该享受过程,努力过了就不要遗憾,可是区块链行业的直接与真实让他觉得,结果比过程更重要,不管怎么做,做成了最重要。


    对于Alan而言,区块链对他最大的改变,就是看到任何一个东西都会用区块链的商业逻辑去思考


    比如排队买咖啡的间隙,Alan就会想到咖啡店的会员体系、积分系统天然适合区块链,只是技术没有做到。这种情况也会鞭策他——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提供一个解决方案。


    曾经被合作方形容为习惯将眼前利益最大化的Alan,在区块链思想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也学会了将信仰前置,放长线,钓大鱼,从长远角度出发考虑事情。


    除此之外,生活上的变化同样明显,Alan一直有为太太订鲜花的习惯。太太会把新到的花插起来,时间长了,鲜花、干花交汇,屋子里香味萦绕。


    放在以前他是感受不到的,但现在每周六回到家,却能至少抽出几分钟绕着屋子看一看、闻一闻,细细感受。


    当问Alan这时候他在想什么时,他回答说:“很宁静,什么都没想,因为区块链世界太嘈杂了。”


    注:文中Alan、Eric、Felix皆为化名。



    【话题互动】


    假如你也是个创业者,或许你也感同身受?

    请在留言区谈谈你区块链创业故事。


       作者:王阿刺,本文经链捕手授权转载发布。添加微信huyalu08,加入火星财经读者交流群,让我们产生更有价值的互动和连接。 


     [王峰十问精彩推荐]


    Dawn Song | 朱嘉伟 | 赵长鹏 | 张健  

    V神 | 吴忌寒 | 赵明 周鸿祎 | 罗永浩

     老猫 | 蔡文胜 | 孙宇晨 | 郑刚 | 赵东 

    蒋涛 | 陈榕 | 宝二爷 | 杨宁 | 朱啸虎 

    李笑来 | 曾鸣 陈伟星 | 帅初 | 薛蛮子 



    MORE | 更多原创文章



    添加微信huyalu08,加入火星财经读者交流群,让我们产生更有价值的互动和连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