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5 24H 交易量 : $7,745,234,658 总市值 : $228,365,687,574
2018
09/21
32:18
分享
评论
  • 对话时间:9月20日22点

    微信社群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

    对话嘉宾

    Sunny King:PoS机制发明人,被V神称为“唯一一个最具原创精神的数字货币开发者”

    王峰: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HK.8267)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合伙人,曾任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王峰:Hi,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火星财经“王峰十问”第二十五期。给大家介绍今晚的神秘嘉宾:PoS共识机制发明人Sunny King。关于他的公开照片,只能找到这一张,但与中本聪有些不同,我确定他确实存在,比如他能来到今天“王峰十问”的现场。

    先来看看Sunny King的个人经历:2011年,成立比特币研究小组,研究比特币替代技术;2012年,首次提出了PoS概念,并发布点点币(PeerCoin),成为第一个通过PoS机制来实现区块链共识算法的加密数字货币;2013年,发布质数币(Primecoin),旨在通过计算去发掘由大量质数组成的质数链;2014年,点点币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比特币和莱特币。2016年底,Sunny King最后一次在比特币论坛更新,自此消失。2018年1月24日,隐匿1年后的Sunny King作为创始人,正式宣布推出VEE区块链开发平台,并担任首席架构师。

    作为加密数字货币领域元老级开发者,同中本聪一样,Sunny King是这个行业里“隐藏在面具之后”另一位重磅神秘人物。快两年杳无音讯后,今年他能重返江湖,这让很多人翘首以待,我的很多投资界和媒体界的同行都在找他。共识机制就是区块链的灵魂,它就像一个国家的法律,维系着区块链世界的正常运作。这期“王峰十问”的主题是“PoS为什么?”,Sunny发明的PoS共识机制,已经成为区块链最主流的共识机制之一,至今还对整个行业产生着深刻影响。

    很荣幸今晚邀请Sunny King参与火星财经的“王峰十问”。我和Sunny从未谋面,今天也是我俩第一次进行线上互动交流。期待今晚的对话,能够更真实地还原Sunny King,让更多人了解神秘面具背后的他。下面,开始我们今天的“王峰十问”吧。

    第一问

    王峰:区块链领域,您有一个响当当的个人标签:PoS机制发明人(Prove of Stake,股权证明机制)。PoS最早由您在2012年提出,并在Peercoin项目实现了“首秀”,引起业内极大关注。当时《比特币杂志》的一位撰稿人评价您是“唯一一个最具原创精神的数字货币开发者”,这位撰稿人就是刚满18岁的太坊创始人Vitalik,一年以后,他的以太坊白皮书问世。

    IMG_256

    6年过去,今天区块链的从业者已经对PoS机制有了普遍了解。今天,您能否借助“王峰十问”,用更加通俗的语言,亲自向我们解释一下PoS机制的工作原理吗?中本聪开启了分布式加密账本的世界,Vitalik以智能合约让区块链不断生枝发芽。在我看来,您则是区块链世界的制度设计者:看到了POW共识机制的不完善,寻求改革或革命。那么,是什么启发了您提出PoS机制?

    Sunny King:通俗地说,一个弱中心化的共识系统需要一个可靠的机制来决定赋予某一个参与者的决策决定权多大权重。最朴素的做法是给每一个参与者完全相同的权重,就像现实生活中的民主选举,但是一旦我们考虑到互联网是一个开放并且匿名的系统,这样的系统很容易被一些伪造的账号/ID破坏。这就像是一些赝品,对于其他所有真诚的参与者都是非常不公平的。

    PoW机制是第一个提供了合理评估方式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一个参与者所获得的权重和它所提供的特定的计算成正比。这种计算可以非常简单地被每一个参与者验证和评估,也被称为“可证明的工作”,使用这种方式参与者可以简单地向每一个人证明具体的工作量是多少。这种计算在实际操作中也可以扩展以进行任意大量级的计算。

    对比PoW, PoS共识提倡使用系统内的一个价值代币来度量应该赋予某个参与者决策权的权重值。因此,一个参与者所拥有的代币数量,也叫作权益,可以向其他参与者证明自己实际的贡献量。一旦系统开始运行,就不可能任意创建或者使用快捷方式代币。代币的创建还必须遵循一个被称为协议的预设规则,就像比特币协议如何调节比特币的创建一样。

    王峰:与中本聪发明的另一大主流共识机制PoW(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相比,PoS在一定程度上缩短了共识的达成时间,也不再需要消耗大量能源挖矿,而且更难进行51%攻击。但是,PoS机制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它容易出现双重支付攻击。早期持币者可能会成为后来者参与的障碍,极端者则可能出现严重的“贫富差距”和依附其上的过度中心化。

    毫无疑问,在今天,PoS已经与PoW一起,成为整个区块链领域共识机制的两大基石。当然了,二者孰优孰劣的争论也一直不断,我不确定是否已经有了定论。但我想起了丘吉尔的一句话:民主是最坏的制度,但也是现在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制度。我们辩证地来看,也许没有最好,存在即是合理,差异既是存在,能否谈谈您在PoS机制设计上的取和舍? 

    目前为止,每一种共识机制都可以在人类社会文明中现存治理制度找到对应源头。比如PoW,可以理解为马克思提出的理想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制度;PoS很接近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公司股权治理;在这两大治理机制之上层出不穷的共识机制里,我们也陆续能看到英国的议会制、美国联邦制、欧盟的邦联制以及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影子。我不知道,您怎样看待这些现象?

    似乎可以肯定的是,每一种治理机制都会有天生缺陷,数千年来,我们在解决技术和工程上的能力日新月异,但是在制度和规则设计上,似乎只有虚拟网络游戏的社群管理在做举步维艰的创新尝试。有人说,人类的智慧进步不大,你是否认可这样的观点?

    IMG_257

    PoW vs PoS

    Sunny King:非常深刻的观察。我相信这或许反映了人类文明将进入到未来的虚拟经济中。你所提到的这些政治制度,我们曾经称之为意识形态。在过去的一个世纪,我们看到了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巨大斗争,而我们似乎缺乏在这种意识形态竞争中更合理、和平地合作的能力。因此,希望我们一起期许一个光明的未来,未来的虚拟世界可以提供更加和平以及公平的竞技场。

    的确,看起来似乎如此,特别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古老的智慧和作品仍然震惊和困惑着现代世界。但是我们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现在我们探索的成本更低,破坏性更低。从虚拟经济的角度来看,一切事物建立和探索的难度系数被成数量级的降低,不仅是城市和文化,还有治理系统和政治系统。

    第二问

    王峰:根据时戳资本《全球主要公链项目数据分析报告》数据,截至2018年7月底,市值排名在环球TOP50的公链项目中,1/4接纳的是DPoS共识机制,代表项目是EOS、QTUM;PoW和PoS并列第二,各占18.75%,PoW的代表项目为以太坊,PoS则以ADA为代表。DPoS、PoW和PoS累计占比超过六成,已成为目前市场上的三大主流共识机制。此外,DBFT、PBFT、VBFT、LFT、PoW/PoS混合等共识机制,也纷纷崭露头角。对于当前共识机制百家争鸣的局面,您有何评价?

    PoS对区块链共识机制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出现了很多 PoS 的衍生版本,其中以DPoS为最主要的代表。DPoS(Delegated Proof of Stake),即委任权益证明,指的是让每一个持币者都可以进行投票,由此产生一定数量的代表 ,或者理解为一定数量的节点或矿池,他们彼此之间的权利是完全相等的。

    打个比方,以我国的人大代表制度来理解DPOS共识制度的涵义,当被选出来的人大代表不能再履行人民赋予他们的职责之时,他们将会被除名,而网络将会重新选出新的代表来代替他们的位置。在您看来,DPoS究竟是PoS机制的进化,还是退化?如果最初设计Peercoin之时即有人提出DPoS而不是PoS,您会支持吗?

    Sunny King:公平竞争可能是赋予自由市场活力的原因。所以我当然会提倡更多的竞争和可能性。这对于算法来说也是好的,这是技术如何向前发展的原因。曾经有许多人希望一个统治系统能够结束其他全部的系统,但我想现在更明显的是它不会发生。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是这个技术的自然演变。它曾经被称为“冷铸造”,所以从Peercoin被创造的第一天以来就一直在被讨论和探索。 PoS和DPoS之间存在重大差异,但主要要点仍然是PoS,即权益量决定了决策权的权重值。所以我不知道将它与中国的人大代表制度进行比较是否准确,中国的人大代表制度更像是一种民主,而DPoS更像是公司治理,股东(币权所有者)可以投票给高管(铸币节点)。仍然是各有利弊。但对于以高性能著称的系统,我更青睐于SPoS,它可以被视为我们的DPoS版本。

    王峰:DPoS机制的代表项目EOS,被很多人寄希望成为继比特币、以太坊之后的公链3.0代表,但从目前发展看,可能远不及大家预期那样顺利,您如何看待EOS的未来?无独有偶,你和BM都有过三个区块链项目的创业经历,BM有BitShare、Steemit和EOS,你有点点币、质数币以及我们后面要谈到的VEE,你觉得你们是一类人吗?

    Sunny King:我从BitShare时代以来就认识BM了,但没有太多机会与他互动。他的三个项目都有非常有意思的目标,所以显然他可能位于最有能力和最有原创性的加密货币设计师之列。

    第三问

    王峰:早在2013年,Vitalik Buterin还是《比特币杂志》首席撰稿人时,他就和您有过交流并对您大加赞赏,称您是“竞争币开发者的鼻祖”。Vitalik也自诩是质数币的粉丝,甚至公开表示,质数币为他带去了灵感。可是,为什么Vitalik并没有直接选用PoS机制做为以太坊基础的共识算法?

    有媒体报道,几天前,Vitalik在近期的一个以太坊开发者大会上表示,采用新型共识Casper的以太坊2.0将会选择在2019年推出。熟悉以太坊发展史的人知道,以太坊的发展共有四个阶段,即Frontier(前沿)、Homestead(家园)、Metropolis(大都会)、Serenity(宁静),前三个阶段采用的是PoW共识机,第四个阶段将采用自己创建的PoS机制,名为Casper投注共识,这种机制增加了惩罚机制,并基于POS的思想在记账节点中选取验证人。

    “我则倾向于混合PoS,区块仍通过PoW挖出,但区块的最终确定通过PoS完成。”Vitalik在Twitter上这样说。有关对Casper的解释,Vitalik上月连续发了70多条推文。如果我说Casper=Casper PoS,你会同意吗?

    Sunny King:在2013年,Peercoin的PoS技术仍未被大家深入掌握。PoS当时是一种较比特币更复杂更改难掌握的技术。当时不太被认可,这是我能想到的一些原因。还有人说Vitalik更喜欢Primecoin的共识机制。但也可以理解,Vitalik当时的决定可能是项目组的集体意见。

    是的,看到Vitalik谈论PoS我很开心,这就像是在2013年的美好时光。从那时起他的表现令人惊讶。

    王峰:Vitalik创立并代言的以太坊今年以来可谓“跌跌不休”,以太币从年初的最高点1506美元,降到9月16日的220美元,跌幅达85.4%。您怎么看以太坊大跌背后的原因?ETH市场走势的低迷,加上新一代公链的不断冲击,以太坊能否守住自己的江湖地位?

    Sunny King:这是加密货币的必经之路,哈哈。我在2011年第一次接触比特币,当时比特币在40美元跌到2美元。所以作为开发人员,这是正常的。市场有自己的一套规律,我不是市场方面的专家。我只能尽力看到更远的未来。

    第四问

    王峰:我们来说说2012年您基于PoS机制创建的第一种加密货币——点点币(peercoin,简称PPC)。我了解到,点点币前期采用PoW挖矿开采和分配货币,以保证公平;后期采用PoS机制,保障网络安全,即拥有51%货币难度更大,从而防止51%攻击,这样精妙的机制设计,在当时无疑成为了区块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行业事件。

    自诞生后,点点币市值排名常年在全球数字货币3到4名之间,受到市场热捧,追随者众多。然而,截至9月13日,点点币的流通市值已经跌到131名,交易量也萎缩严重,甚至被很多交易所下架。从辉煌一时到一蹶不振,点点币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您有没有给它做个复盘?有网友爆料,点点币最大的问题在于,早期爆块收益巨大,有预挖嫌疑。是否属实?您也可以做个正式的回应。

    Sunny King:这当然是大错特错的谣言。2012年Peercoin是最符合道德规范的加密货币之一。它至少提前一周预告,并且它的挖掘与比特币兼容,因此每个有兴趣参与采矿的人都有机会从一开始就加入。

    Peercoin选择保留PoW部分公平分配加密货币,即使它可能会转向一个更像股票发行的模型,后来被称为ICO。至于说区块铸造量,它被设计成一条平滑的曲线,旨在降低通货膨胀率,就像比特币也通过每四年减半来降低通货膨胀率。在Peercoin成功的早期,由于某些加密货币爱好者缺乏安全感,他们采取了反对Peercoin声誉的诽谤运动,这可能是那个时期的余烬。

    这是一个误解,Peercoin'最初'是PoW,然后是PoS。 Peercoin的共识是一开始就是纯粹的PoS,从第一天就是这么设计的。 PoW被保留用来保证币的发行对公众来说尽可能的公平,就像比特币一样,如果不是更好的话。 Peercoin的衰落更多地与加密货币世界的竞争格局有关。它是一个相对松散组织的社区项目,没有投资支持。因此缺乏进一步开发的资源,更不用说任何市场营销了。

    王峰:之后,2013年7月,您带领点点币研发团队又创建了质数币(Primecoin)——一种通过搜索质数来达到其安全性的加密货币。质数的存在以及其分布规律,是传统数学学科数论中非常诡异的现象,哥德巴赫猜想、黎曼猜想都是有关质数的世界级数学难题,很多难题至今都悬而未决,为什么当初设计加密数字货币时,你会想到用质数的概念?

    IMG_258

    Riemann hypothesis

    Sunny King:Primecoin实际上是我自己创造的作品,而不是一个团队的成果。我知道在2013年人们对PoS有很大的怀疑,所以我在想是否有其他替代方案,仍让使用PoW和消耗能源,但是令计算更有价值?素数因其在数学中长期突出的地位而成为考虑的一个自然的目标。实际上素数是密码学的准备工作,如果您对素数不太了解,那么您将无法学习密码学。

    王峰:讲实话,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天才的举动,但你当时有没有那么一点点恶作剧的心态?为了寻找质数分布规律,德国人黎曼写的那个复变函数中的级数求和公式的证明,多年来被数学家们苦思无解,却在一个数字货币领域被一位高人玩了一把?

    Sunny King: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我花了三月份一大半的时间才意识到素数搜索的真正潜力,它可以完全取代hashcash。我欣喜若狂!你知道,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像黎曼猜想这样的问题 - 实际上是一个关于素数分布的理论 - 远远超出了思维的范围,对于我,甚至大多数数学家来说,也是这样,只有极少数绝顶聪明的人才可能。所以我非常开心能够尽我所能做点什么来帮助这个问题。

    王峰:根据公开资料,自发行以来的两个月内,质数币发现的质数比已知基于双向双链算法的最大质数大了16倍,打破了世界纪录,成为已知的最大质数。但叫好不叫座,和点点币的命运相似,质数币也经历了由盛转衰的过程,最新的流通市值与2013年底时差别不大,流通市值排名也从2013年TOP5降到如今的第168名,质数币又发生了什么?

    Sunny King:与Peercoin可能是一回事。公平地说,它更多地反映了行业竞争格局的变化。

    王峰:不少人对点点币和质数币的“滑铁卢”经历唏嘘不已,有人甚至评价您是上一轮熊市最著名的弃坑者。作为点点币和质数币的创始人,您当年为什么没有继续在两个项目中参与下去,而是选择了中途离开?离开后您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哪些事情上?

    Sunny King:我没有放弃加密货币。我之前一直在维护Peercoin和Primecoin并回应社区。虽然人们必须要理解它更多的是关于团队建设,但文明是为了实现梦想而共同努力。我无法独自完成这一切。因此,对于VEE项目,这次我们肯定要从中吸取一些教训。

    王峰:有媒体报道,曾做过您助手的Vittorini说:“King只喜欢处理技术方面的问题,而不是营销方面或沟通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这一直是他最大的失败之一。”技术、营销和沟通,哪个对您更重要?点点币和质数币的相似发展经历,让您产生过哪些更深层次的思考?

    Sunny King:我们当然也会考虑这些问题。营销和沟通也同样重要,我当然同意。这是我经常向VEE团队强调的事情。

    第五问

    王峰:前不久,您宣布将在项目VEE中,引入全新的共识机制“超级节点PoS”(supernode proof-of-stake,简称为“SPoS”)。根据您此前的解释,SPoS有点类似DPoS,但会简化区块链的开发和维护。您发明SPoS机制的初衷是?SPoS的灵感来自于哪里?社区里有人质疑,SPoS与DPoS相比,并没有提供新的实质性解决方案。您需要做个回应吗?此外,SPoS需要运行在特殊的硬件上,这种特殊的硬件类似PoW中的ASIC矿机,但没有那么耗电。为什么SPoS考虑引入硬件的支持?

    Sunny King:它与DPoS类似,因为在我们看来,这种形态是PoS共识技术的自然演变,所以总体方向就在那里。与EOS的DPoS设计相比,我认为SPoS更加优雅,具有PoS概念的简单和纯粹。

    这是一个误解,没有ASIC。 SPoS超级节点只是具有更好硬件资源的常规服务器。系统为满足系统性能要求提供了激励。

    王峰:我登陆VEE的官网,发现官网对VEE的定义是“第五代比特币”(The Fifth Generation of Bitcoin),VEE使用了新的PoS机制,可为什么选择拿PoW机制的比特币做对比?我们又该如何理解“第五代”这个概念?

    Sunny King:可以理解为下一代,超越第3代。这来自我们的市场策略,我认为这意味着加密货币或加密平台的创建,但是说比特币可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王峰:对于VEE项目,很多人提出了质疑,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来自点点币社区和团队的反对声音。我了解到,点点币社区的一些成员认为,您并没有详细和整个社区进行沟通,仅仅只是在论坛上发帖子是远远不够的,甚至,点点币团队互相提醒VEE信息不透明,不要投资这个项目。以点点币品牌经理Randy Vittorini为代表的另外一些人还警告,VEE项目不过是借您的名声来作市场营销。为什么您的新项目VEE却没有得到您过去创始项目的团队和社区成员的支持?他们对您有什么误解吗?在今天火星财经的“王峰十问”,您都可以做个说明或澄清。

    Sunny King:Peercoin建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并在今年改进了组织,所以他们认为这个是一个独立的项目是很正常的。我仍然与Peercoin和Primecoin社区保持良好的关系并扮演好我在团队中的角色。我很高兴Peercoin和Primecoin现在似乎都有更好的组织和发展路线图,所以希望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两个项目看起来没有成功或被放弃的情绪。

    第六问

    王峰:有业内人士认为,区块链技术起初是由一群信仰自由主义的奥地利经济学派学者和IT从业者发起的,由一群顶尖的程序员、黑客、数学天才,密码专家等人建设和推动的社会实验。

    您曾经表示,自己非常推崇奥地利经济学派。我简单做了梳理,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代表人物,如:卡尔·门格尔、米塞尔、哈耶克等,他们发表过的重要论点包括:价值是主观的,是物对人的欲望满足的重要性;价值的成因是效用加稀少性;价值量的大小也只取决于边际效用的大小,与社会必要劳动无关等等。

    您认为,在区块链技术的诞生和发展过程中,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最大贡献体现在哪里?同理,区块链行业的实践,也推动了经济学研究的进步,您觉得区块链的产生将会为经济学界带来了哪些变化?

    IMG_259

    some famous representatives figures of Austrian School

    Sunny King:我认为我们已经想到的一件事是钱可以完全是虚拟的,起初它不一定是商品。从这个意义上讲,货币使用本身也是有价值的。

    王峰:我的理解,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思想中,自由市场是王道,个体主义、主观主义都是核心要义。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很多人抱着暴富的心态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炒币尤其是“山寨币”,成了“庄家们”行骗的沃土。

    似乎区块链打着自由的旗号构建理想化的社会系统,却放大了人性的弱点。在尊重“人的主观能动性”和限制“人性的弱点”之间,区块链应该如何更好地实现二者的平衡?过程中,我们会遭遇怎样的挑战?

    Sunny King:我认为我已经超越了必须遵从特定的意识形态或理论。更重要的是我们有选择,所以我们可以为自己体验世界,并以我们的方式实现错误。如果牺牲一些自由可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你会加入这样的社会吗?所以,如果没有强迫你,我不明白为什么它不能存在。根据一些美国创始人的说法,这就是政府可以合法地成立的方式。我认为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点匪夷所思,所以我觉得,放弃冷战时期的心态,让不同意识形态之间更加文明的竞争,对世界来说更为重要。另一方面,允许加密货币实验在世界上留有一席之地可能也符合人类的最佳利益。

    王峰:今年4月份,经济学家Saifedean Ammous在其出版的《比特币标准(The Bitcoin Standard)》一书中,试图论证:比特币的根源在于奥地利经济学原理。您是否也支持这一观点?

    IMG_260

    《The Bitcoin Standard》

    Sunny King:我能说的是,我认为Satoshi绝对是一种特殊的金甲虫,他希望货币供应上限!我从不知道任何一个希望停止采金业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但我尊重Satoshi的意见,无论如何我们有足够高的通货膨胀货币,所以为什么不尝试点别的呢?

    第七问

    王峰:上周五,获得纽约金融服务部(NYDFS)批准的Gemini Dollar(GUSD)在全球首发,GUSD是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每个GUSD由1美元资产支撑。受监管的GUSD等稳定币,成为了数字货币领域新入场的搅局者。基于GUSD的“政府监管背景”,它的出现会对一直饱受着内幕交易和财务状况不透明质疑的USDT带来多大的冲击?进而,GUSD的出现,能否推动更多新用户的入场?火币创始人李林发朋友圈:稳定币/法定数字货币才是区块链行业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您是否同意这种说法?

    Sunny King:我认为此事有点夸大。美国曾有一段历史,当时所有银行都可以发行自己的纸质货币。所以现今的情况也类似,只是数字化的形式。真正重要的事实美国政府正在不断开放允许发币和加密货币自由兑换,而这对于VEE所倡导的未来数字经济时代至关重要。

    王峰:GUSD的推出,也意味着数字美元朝着合规化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联想起年初以来,很多国家的法币严重贬值,如:阿根廷比索贬值超50%,土耳其里拉贬值约40%,巴西雷亚尔贬值约20%,南非兰特贬值约16%等,这些国家的人民若考虑使用GUSD,可能会免受本国货币剧烈贬值的烦恼。如果以GUSD为代表的数字美元,得到进一步更广泛的认可,国家边界的意义究竟有多大? 

    Sunny King:是的,这将致使我们更容易获得美元等值资产。但同样的,美元也并不一定会永远强势,法币的价值与其发行国的经济状况息息相关。但我个人仍然倾向在个人风险能力承受范围内持有一些数字货币,来对冲法币的恶性通胀风险。

    王峰:有业内人士认为,从政策和战略的角度讲,美国正在利用这次机会,在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引入数字化美元,重新规划美元的全球性战略,您觉得GUSD真的是美国暗藏玄机所为吗?区块链从BTC开创的平行世界走向和现有法币世界相交了,美国政府支持数字货币市场中的稳定币,会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多大的影响? 

    Sunny King:我不知道,可能吧。但我认为全球各国政府仍谨慎对待加密货币的潜力。我不清楚GUSD的细节,但稳定币已有很长历史了,比如此前的BitShares, Nubits。你会有多相信GUSD呢?

    王峰:同美元挂钩的稳定币会逐步取代比特币的地位吗?

    Sunny King:当然我不相信此事。发币固然有其自己的地位,但比特币打开的是强健的个人财产的新世界。

    第八问

    王峰: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博士在最近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新的侧链、子链、跨链、分层、分片、分区等技术,大部分都会在2019年实现,主网会上线;这些新技术的上线,是区块链大规模商业应用的前提。2019年会是公链技术真正走向成熟的关键年吗?公链技术成熟的标志是什么?

    Sunny King:或许吧,这也是VEE忙于加入这股趋势的原因。然而,我想这个行业将会保持进化,这项技术在未来依然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王峰:根据ONE.TOP LABS的数据,全球DApp总数已达1844个,日活跃用户数达15930人,总关注量突破20万人次。另据DappRadar网站信息,当前以太坊和EOS平台上活跃度靠前的DApp,基本属于去中心化交易所(DEX)以及游戏的范畴;其中,以太坊平台上活跃度最高的DApp为IDEX,其日活用户数为1942;EOS平台上最为活跃的DApp是EOS Knights,其日活用户数为886。您觉得是什么造成了DApp活跃度如此尴尬的窘境?落寞之后,DAPP将去往何方?

    Sunny King:我猜是我们被加密货币市场常见的高增长宠坏了。甚至加密货币市场都不可能哪年可以全年保持高位。

    王峰:从技术的角度看,区块链技术规模化商业应用还需要突破哪些瓶颈?安全?信息保护?交易性能?激励机制?区块链大规模商业应用的那一天,离我们还有多久?

    Sunny King:目前的瓶颈有很多,但我个人认为,相比于其他技术,其成本将是主要的障碍。那一天并不远了。

    第九问

    王峰:近日,有媒体报道,美国监管机构正式批准了区块链技术服务公司BitGo开展加密资产托管服务,其业务面向机构客户。这是美国本土第一个拿到国家监管部门的合规牌照,因此备受业界关注。比特币亿万富翁Mike Novogratz此前就曾指出,托管业务带来的机构资金,或将能让比特币重现昔日的辉煌。BitGo数字货币托管业务的开展,会催生新一轮牛市的出现吗?

    Sunny King:在加密货币世界,一切皆有可能。至今我都还记得2011年年末比特币的低谷。所以这事谁也不好说。虽然此事是一个加密货币进入社会高阶财富阶层的信号。我们拭目以待。

    王峰:9月8日,V神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提到“区块链行业爆炸式增长将难以为继”的观点,随后遭到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的回怼,V神做了进一步回应:“增长是会有的,但1000倍的空间可以说很难有了。因为数字货币市值再翻1000倍的话,就达到200万亿美元,这几乎是全球现有财富的70%。”赵长鹏继续予以还击:“我仍然坚持,数字货币市场会增长 1000倍甚至更多。数字货币达到美元所影响的市场规模时,相当于增长了1000倍;加密数字货币的衍生品工具市场会更大。”

    V神和赵长鹏的观点,您站在谁的一边?数字货币总市值在您看来会到多大规模?区块链行业爆炸式增长是否一去不复返?

    Sunny King:长期来看,我认为可能性是有的。如果对法币来看,1000倍有可能,也许10年后法币自身都通胀5倍了。加密货币并不需要膨胀到当前全球财富的70%那么高。在VEE,我们曾提到过未来的数字经济可能会是社会主流。它占到20%的全球经济,我觉得长线看是仍然有可能的。去想象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着实很难,就像三十年前我们很难想到如今我们的生活是这样子的。30年前,你能想象到现在中国是如此吗?

    王峰:有人把区块链比作继互联网之后的第四次科技革命,互联网发展历程也成为了区块链发展的一把标尺,总是被拿来比较。赵长鹏回怼V神时,就参考了互联网巨头发展的历史作为论据。您认为,用过去的技术革命周期,来预测全新的区块链是否还适用?互联网是中心化信任机制,而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区块链和互联网的两大世界,未来是会平行独立,亦或是此消彼长,还是彼此会交错相融?

    Sunny King:科技进化的周期现在越来越快。世界上有如此多高学历的人们一直在解决技术挑战性难题。从云、人工智能的发展就看得出来,越来越快。

    但我非常认同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系统,在可预见未来的平行空间中可以共存。而中心化系统目前仍然是有其效率上的优越性。

    第十问

    王峰:“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一直扑朔迷离,和中本聪一样,Sunny King是您的笔名,您也从未在公开场合露面。同样是加密数字货币领域圈中的传奇匿名人物,您怎么看待神秘未知的中本聪?您打算和中本聪一样继续玩消失或者匿名吗?你们的世界我们确实不懂。

    Sunny King:中本聪可能是真正的“匿名人物”,而我的匿名只是因为目前的隐私考虑。

    王峰:在2014年之前的一次采访中,您曾坦言,考虑到政治因素,不愿意透露自身隐私。我想,似乎现实的政治环境对您存在着不可预见的巨大风险。然而,5年多过去了,很多国家对加密数字货币表示积极友好的姿态:2017年,澳大利亚证监会允许投资者用比特币购买上市公司股票;2018年2月,委内瑞拉成为全球首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主权国家;8月,马耳他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区块链、加密货币提供官方法规的国家。面对更加宽松的政治环境,您还要继续神秘下去吗?你打算什么时候摘掉脸上的面具?

    Sunny King:我知道大家都对此很好奇,但说真的我其实是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

    王峰:我留意到,您在2014 年接受《Let’s Talk Bitcoin》线上采访被问及喜欢什么食物时,您的回答是:中国点心怎么样?在比特币社群中,有人说您是北大数学系毕业的中国人?您的创始团队几乎是清一色北大毕业生,也让我相信这些猜想正确是大概率事件。

    Sunny King:其实有很多人知道我的身份。不过为何我们不保持一点乐趣呢?

    王峰:您网络头像是位漫画人物,它是日本游戏公司KONAMI 2002年发行的游戏《幻想水浒传3》的角色“炎之英雄”。游戏世界中,“炎之英雄”作为盗贼团的首领,从起初劫持向神圣帝国的贡品,返还民众,到后来对抗神圣帝国争取独立,直到神圣帝国退兵,而“炎之英雄”从此彻底消失。您使用“炎之英雄”网络头像的现实寓意是?

    IMG_261

    A  character of Genso Suikoden

    Sunny King:不知你信不信我,其实这是巧合。我当时不知道这个图片是什么,只是随手网上找来用的。不过现在我知道图片是来源于中国500年前的名著水浒传。有人说水浒传的作者用的也是笔名,所以你看,匿名的传统来源于中国的历史。

    我觉得真正重要的是我们保持一个开放的思维,谁知道技术的发展会将人类引向何处,也许是更加光明的未来。就像水浒传作者当年记录当时的群英的事迹一样,也许500年后的人们会称道我们现在竭尽所能为了科技让人类更美好所做的一切。

    王峰:聊了一晚上,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既然Sunny King从来没有露过真面目,我们怎么知道网络那头的你,真的是Sunny King本尊呢?你怎么证明你就是Sunny King呢?哈哈,这或许是个根本无解的问题。如今,区块链依靠去中心化、匿名性等特质,给了我们打开自由大门的一把金钥匙。我想,无论是PoS机制,还是SPoS机制,都蕴含了自由主义和精神,通过建立不同类型的信任网络以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希望Sunny King这次携手VEE归来,带给我们更多可能,去探索区块链自由世界的未来。

    最后,我想引用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先驱、经济学家Frédéric Bastiat(弗雷德里克·巴斯夏)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无论我们在讨论宗教、哲学、政治或经济;无论它是有关繁荣、道德、平等、正确、正义、进步;无论是从哪个科学方法加以研究,我最后都会达成以下结论:解决所有人类互动问题的答案,便是自由。”

    再次谢谢Sunny,感谢您今天能做客火星财经的“王峰十问”,谢谢朋友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