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8
11/10
11:47
分享
评论

  •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来源:硅兔赛跑(ID: sv_race)

    作者:硅兔君


    2018年7月29日,五角大楼正式宣布美国国防部史上最大的智能云计算项目招标,又称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云(Joint Enterprise.seInfrastructure,简称JEDI)。

    据悉,这个项目旨在建立一套云系统,从而将大量国防部数据进行商业化运营。该项目预计10年投入100亿美元且单独签约一家云服务商,参与企业被要求于今年10月12日前提交竞标合同。


    10年、100亿美元,这块“肥肉”吸引了亚马逊、微软、谷歌等互联网巨头争相竞标。


    JEDI项目预计在 2018年底前签约,目前花落谁家暂时不得而知。但在竞标的过程中,接连出现的风波却让上述三家公司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而我们也得以一窥这些互联网巨头与美国军方之间的“私密故事” 。


    美国五角大楼


     1、亚马逊:积极拥抱




    如果大型科技公司对美国国防部置之不理,那么美国将陷入困境。”  


    美国当地时间10月15日,蝉联世界首富的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在旧金山举行的Wired25会议上将矛头指向部分拒绝参与美军项目的科技公司。 


    贝索斯用“爱国主义情结”来包装自己对JEDI这单百亿美元订单的渴望。在他看来,技术总是双面的,所有的技术都可以被用于善或恶,虽然每个人都对美国当前政治感到矛盾,但这个国家是一块宝石。   

    源自CNN相关报道


    虽然亚马逊高管表示出与军方合作的强烈愿望,但其员工似乎并不同意这种做法。


    早在今年八月,一封字句之间充满震撼、愤怒以及失望的亚马逊员工自白信在网上流传,信中抗议亚马逊将面部识别系统出售给执法部门,并提到国土安全部对难民和移民的“日益不人道的对待”。当时致贝索斯的百名员工联名信已经获得超过450名员工的签名。


    亚马逊员工反对公司与军方合作,源于他们认为国土安全部会使用公司提供的技术恶化难民的生存状况。 


    亚马逊的Rekognition图像识别系统


    但是,亚马逊坚定支持政府项目的表态却仍未见松口。有亚马逊高管表示,公司会“坚定不移”地为美国政府和军方服务,政府执法部门、士兵和公务人员都应该获得AI技术的帮助。亚马逊并未就参与国防事务问题上划定任何“红线”。

     

    在向军方和执法部门提供尖端AI技术是否会有违道德这件事上,一些硅谷巨头企业一直态度暧昧,但亚马逊对此似乎态度鲜明,没有保留。


    其实,贝索斯的力挺或许事出有因。10月15日,美国空军表示已经授予部分公司总额23亿美元的合同,为国家安全任务开发火箭发射系统,目标是确保美国可以从军事角度持续利用太空资源。贝索斯旗下的蓝色起源公司恰在名单之中,获得5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建造“新格伦”火箭助推器。 



    事实上,一直以来亚马逊和美国政府都处于“蜜月期”。


    早在2013年,亚马逊就击败了IBM,获得了中央情报局的6亿美元大单,并拥有了接触核心数据的权限。2017年,亚马逊还为在国防部的争议项目Maven提供了帮助。今年4月,为拿下JEDI合同,亚马逊甚至直接在五角大楼附近的地铁站发布了AWS的广告。



    2、谷歌:坚决抵制



    与亚马逊积极拥抱的态度不同,在其内部员工的多次抗议下,谷歌最终正式放弃了JEDI项目的竞标申请。


    源自CNN相关报道


    “这是一个秘密的100亿美元项目,目标是打造特朗普政府监管的‘更致命的’军事力量。”谷歌员工反对此次JEDI竞标,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个项目被用于“致命的军事力量”


    在反对竞标员工的心目中,“与国防部合作开发军事监控、甚至可能夺取生命的技术”完全违背了这家公司的核心价值,还会威胁到谷歌的名誉。这些员工担心,一向以“不作恶”为信条的谷歌参与到五角大楼的项目中,会对谷歌及其人才竞争力构成不可挽回的破坏。


    10月8日,谷歌发布声明称,公司决定不参与竞标美国军方JEDI项目,称该项目可能与其企业价值观相冲突。


    “我们不会竞标JEDI合同,因为首先,我们不能保证它符合我们的人工智能原则,”谷歌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其次,我们发现合同中有些部分与我们目前的政府证明不符。”

     

    谷歌的态度坚决且强硬。


    而就在谷歌决定不竞标JEDI四个月前,谷歌做出了不与五角大楼的人工智能项目“Maven计划”续约的决定,主要原因同样是谷歌员工曾就公司与军方合作一事进行了广泛抗议。 



    2017年,“Maven计划”已在中东及非洲成功部署。2018年3月,美国国会为“Maven计划”增加1亿美元经费,使其在2018年获得的经费总额度达到1.31亿美元,这笔资金旨在利用AI改善军用无人机识别物体的功能。

     

    2018年3月,在谷歌为美国国防部开发AI的新闻被爆出后, 在其公司内部就引起了争议。来自谷歌公司的云、AI、通信、Google Brain、DeepMind等几个不同部门的一大波Google人强烈反对此项合作。 


    但是公司的人力资源和道德合规团队对这些关切不予理睬,于是他们在公司内部的社交媒体平台发帖,披露了项目的情况并列举了他们的担心。


    帖子引起了大量回应。今年上半年,将近5000名Google员工在取消“Maven计划”项目的内部请愿书上签了名,还有10几个人辞职了签署请愿书抗议公司参与“Maven计划”,要求谷歌退出该计划。


    随后6月,谷歌CEO Pichai 公布了一份指导公司发展人工智能的7条原则,其中包括永远不将人工智能用于增强武器,确保人工智能应用于对社会有益、安全的应用,并且决定终止该公司同五角大楼的人工智能合同。


    3、微软:暧昧不清



    承受员工压力的不止谷歌,另一互联网巨头微软目前也遭受着来自员工的“拷问”。


    10月14日,一篇署名为“微软员工”的声明被发布在社交网络上,主要内容为反对公司竞标JEDI。“JEDI只是一支价值100亿美元更具野心更强大的军队”,整篇声明流露出对JEDI的厌恶。


    另一微软员工表示,“加入微软是期望开发的技术不会给人类带来苦难,不应该让AI技术和云技术用于军事战争中”。而美国军方明确指出JEDI项目旨在提高国防部的致死打击力。


    显然微软员工反对JEDI项目是认为这违背了他们加入这家公司的初衷。


    微软官方的回应则颇为“含糊不清”其发言人表示“微软已经在10月12日截止日期前递交了JEDI合约招标申请。尽管目前尚未验证这个声明的真实性,但鼓励员工表达分享他们的价值观”。



    这样看来,微软与美国官方似乎存在着些许暧昧的关系。


    其实早在2013年,就有新闻报道称美国国防部宣布将与微软签订为期3年价值6.17亿美元的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微软将为其提供Windows 8、Office 2013以及其他一些软件产品。


    根据微软新闻发布稿提供的信息显示,这次跟美国政府签订的协议其实是Insight Public Sector。按照协议中的要求,微软将会为美国陆军、空军以及国防信息系统局提供微软的相关重要新软件产品。微软指出,一旦这份协议实施下去,国防部将有75%的雇员都将使用微软产品。可以说,这份协议是迄今为止私营公司跟美国军方之间签订的最全面的一份许可协议。


    不仅如此,微软还专门派人指导美国军方使用旗下产品PowerPoint



    戴夫·卡尔(Dave Karle)的正式头衔是微软执行通信经理。在非官方情况下,他的同事通常会称他为“PowerPoint管道工”,而他的客户是美国军方。


    不过,卡尔的工作并不是面向美国军方推广PowerPoint。PowerPoint已经被美国军方广泛使用,这令很多军官感到不满。卡尔的任务则更加困难:阻止美国军方人员错误地使用PowerPoint。


    卡尔提出方法的基本理念是引入“简单、干净、精炼的工具”,这些理念并不是革命性的,但美国军方人员此前过分依赖PowerPoint。美国将军戴维·彼得雷乌斯此前经常提到的一个笑话是PowerPoint是每一名美军将领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权利。


    美国军方:硅谷的“特殊投资者”



    尽管目前硅谷科技公司对待美国军方的态度迥异,但如同硅谷汇集着众多风险资本一样,如果把硅谷当做一个完整的项目,那么美国军方是功劳最大的“特殊投资者”。


    硅谷,位于美国圣塔克鲁兹山和旧金山湾之间。当地在很早之前就是美国海军一个工作站点,并且海军的飞行研究基地也设于此,后来许多科技公司的商店都围绕着海军的研究基地而建立起来。


    号称是“工程师的工程师”、有“硅谷缔造者”之称的弗雷德·特曼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也位于硅谷),在二战期间他是一个拥有850名员工的政府实验室的负责人,主要任务是为海军和空军研究电子对抗和干扰系统。


    弗雷德·特曼


    特曼最有名的学生是休利特( Hewlett)和帕卡德(Packard),二人在1939年创办了以各自姓氏第一个字母命名的惠普公司(HP)。惠普创业的车库在1989年还被加利福尼亚政府定为“硅谷诞生地”。



    而惠普公司早年的大部分业务也都是借助特曼的关系为美国海军实验室服务,创始人之一的帕卡德后来还曾担任过美国国防部副部长。


    威廉·休利特(右)和戴维帕·卡德(左)


    硅谷不同阶段的支柱产业也都有美国军方的影子:其早期萌芽靠的是无线电和电子工程,而这二者的最初动力是来自两次世界大战,受到了美国军队的大力资助;其后的集成电路阶段,美国政府又资助了计算机的开发,美国宇航局是第一批集成电路的主要用户;而至于互联网,它是由美国政府的国防先进研究项目署创造出来的。


    硅谷科技公司的故事还在继续,而它又将与美国军方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或许这又将是一场商业与军事间的精彩博弈。




    推荐阅读

    区块链报告 |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 




主题帖 719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11.67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