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13,931,798,509 总市值 : $157,911,239,160
2019
01/07
08:27
分享
评论
  • 立即打开

    2018跨年演讲1:小趋势

    罗振宇

    01-02

    2018跨年演讲1:小趋势

    开篇

    我是从9月22日正式开始准备今年的跨年演讲。从那一天开始,我身边有一些朋友就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他们说,看把你能的,还跨年演讲,看你今年怎么讲。

    感谢各位的信任,你们还来听我讲。

    这里是由7884名观众到场参与,深圳卫视、优酷全球直播,东风日产第七代天籁独家冠名赞助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这是倒数第17场。你们又来了。岁月不饶人,你们确实没有饶过岁月。

    2018年,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时刻,是我听到了一位船长的故事:

    6月8日,这位船长驾驶着他的货船“飞马峰号”,从美国西雅图出发,目标中国大连。




    我想象了一下,假如我是他,在拔锚起航的那一刻,我觉得跟以往的每次出航并没有什么不同。我非常有力量感。

    我驾驶的这艘庞然大物,7万吨,船上的货全是大豆,价值2000万美元。在这艘船上,我就是国王,海洋是我的后花园,我制订航海计划,所有人都得听我的。

    更重要的是,我会感觉,我这艘船就是全球化的象征。

    我的船东是摩根大通,船上挂着利比里亚国旗,船上的大豆属于阿姆斯特丹的农产品贸易公司,买家是中储粮。




    我的这段航程是国际贸易大循环中的一个典型片段。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当中。

    其实我们现在都知道这艘船是谁。我们还在网上为它喊过话:“加油吧,大豆君!”

    它是中美贸易摩擦中最有戏剧性的一个片段。两个大国互相博弈,一会你加我关税,一会我加你关税。导致这么一艘船乱了方寸,一会要夺命狂奔,一会要原地打转。


    这是7月9号到8月9号,大豆君“飞马峰号”的航行图,层层叠叠地画圈,等待命运给它新的信号。

    这是2018年很多个体的一个缩影。等待信号,个体命运好像不由自己做主。


    就像万维钢老师马上要出的一本书的书名——《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

    今年跨年演讲所在地——深圳,我很喜欢,它对我有非常特别的意义:

    《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干完第一年,深圳卫视就来找我们谈直播合作。到今年为止,已经合作了三年。

    跨年演讲这个形态,之前电视上从来就没见过。从这一件事,就能看出深圳这座城市的大胆创新和变革精神。

    我非常喜欢深圳人,一直站在时代的潮头,用几十年的时间,把这座城市,从一无所有,建设成今天的样子。




    2018年,深圳发生了多少大事啊。一些大公司干着干着突然遇到了危机,多少被公认有前途的行业,干着干着突然就遇到了拐点。甚至好多事和自己是咋干的没关系。

    我们不操心行业和公司层面的事,就想想咱们自己。 

    我,一个靠谱白领,受过靠谱的教育,来到一座城市,加入一家有前途的公司。我买了房,成了家,是个典型的中产阶级的样子。

    在别人看起来,我是个体面人。我的脸上洋溢着自信,对于未来我有一整套规划。

    但2018年过来之后,我多多少少感觉到,所有那些曾经看起来坚固牢靠的东西后面,现在都需要打一个问号: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以前,变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变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




    前年的跨年演讲,我们还在说有五只黑天鹅。今年何止五只黑天鹅?黑压压地飞过天空。

    你想过没有,黑天鹅指的是一个熟悉世界里出现的意外情况,当黑天鹅一只又一只地从天上飞过的时候,也就不算什么意外了。

    正如一句俏皮话说的,现在黑天鹅都快成家禽了——




    一切正在起变化呀,熟悉的世界不在了。

    2018年,我们告别了很多曾经熟悉的人。 

    歌手桃乐丝、宜家创始人坎普拉德、国学大师饶宗颐、设计师纪梵希

    科学家霍金、作家李敖、作家奈保尔、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

    相声演员常宝华和常贵田叔侄、小提琴家盛中国、评书艺术家单田芳

    演员朱旭、科学家高锟、相声演员师胜杰

    主持人李咏、作家金庸、演员蓝洁瑛、漫威之父斯坦·李

    政治家老布什、科学家张首晟、作家二月河…… 

    我们都曾经为他们哀悼过,时而还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




    这种感慨在朋友圈里如此密集,以至于有人说:2018年,时代结束了太多次。

    但只要我们的情绪稍微平复一些,我们就应该意识到一个事实:

    其实并不是这一年故去的人特别多,而是我们这一代中国人,从40年前开始,才有机会知道很多人。

    在我们的少年时代,大众媒体把他们推到了我们面前。他们成为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符号、原型、榜样、接口和拐杖。所以今年他们的离场,才对我们有这么大的冲击。


    我们并不是在告别谁,我们是在告别自己的一部分。

    他们曾经结队成群、浩浩荡荡,他们曾经活色生香,陪伴我们这么久,今天他们的生命开始从茂盛走到凋零。这不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2018年,他们的离去提醒我们,我们必须习惯,这个世界抽换掉一些我们喜欢的、熟悉的东西。

    所有正在看跨年演讲的人,虽然我们岁数各不相同,但其实都是同一代中国人,也就是“改开一代”。

    如果你觉得2018年有很多复杂的情绪,那正说明了,改开一代终于从青春期走到成年礼。


    成年的滋味总是很复杂,熟悉的也许只能用来怀念,依赖的也许必须要放手

    过去40年中国最成功的公司之一——万科,在2018年的一次大会上,会场只挂满三个大字:“活下去!”

    虽然我不相信万科真的会活不下去,但这确实是它对自己生存焦虑的朴素表达。

    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这么一句话:“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我看到之后,就去问王兴,他是美团的创始人,也是我见过的最有见识的人之一。我发微信问他:“请问你认可这个段子吗?”王兴只回了我一个词:“no。”他不悲观。坦白说,我也不悲观。

    跨年演讲进行到第四年,我们越来越想清楚了跨年演讲是为谁服务的:

    为做事的人服务。

    做事的人无所谓悲观还是乐观,我们只关心如何把事做好。 


    做事的人和不做事的人,有啥区别?

    不做事的人经常讨论一些抽象的问题:情感和理智哪个重要?理想和现实怎么能平衡?远方和苟且怎么选择?着眼未来和回到初心哪个更重要?你妈和我,你救谁?

    就说最后这个问题,一个全世界男性共同面对的难题,叫“我·妈·水测试”。

    一个姑娘认真地问你:我和你妈同时掉到水里,你先救谁?你就说这个问题,难不难?烧脑不烧脑?好答不好答?想不想死?


    如果我们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你站岸上三天三夜,也得不出一个让姑娘满意的答案。

    但是如果她俩真掉水里了,那问题就具体化了:是掉到游泳池里,还是掉到海里了?你离谁近?谁会游泳?旁边还有没有别人……

    所有在岸上讨论的假设马上会具体为硬邦邦的现实,这时候选择有什么难的?你会立即作出反应。

    而且你还会发现,让你做决定的那些因素,和你没事瞎讨论的那些因素没什么关系。


    你看,做事的人和搞评论的人,完全在两个世界。有些事情在做事的人面前,完全不难。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公司的脱不花,创业四年的同时,结了婚,还生了两个孩子。所以,经常有人问她:作为一个女性创业者,怎么平衡事业和家庭?

    这个问题,你抽象地摆在一个女性创业者面前,她是没法回答你的。这个问题的潜台词就是:你一个女性创业者要创业、顾家、养娃,根本搞不定。

    但是,对于做事的人来说,对于脱不花来说,这个问题从来不会抽象地摆在她面前。




    摆在她面前的问题永远是:下午五点,孩子发烧,是接着开公司例会,还是赶紧回家?那肯定是赶紧回家啊。

    晚上八点正在家里吃饭,是陪家人吃完晚饭,还是回公司处理一个急事?对于创业者来说这还用选吗?肯定回公司啊。

    如果她觉得最近陪孩子时间少了,那就专门抽出一天来陪孩子呗。

    你看,真实的世界里,并不存在抽象的两难选择。




    每时每刻,我们做事的人面对的就是一张时间表,是这张时间表上具体的时间安排而已。

    在今年准备跨年演讲的过程中,很多人跟我说:罗胖,我知道你是个乐观主义者。今年那么多人悲观,你能不能借跨年演讲,给大家鼓鼓劲,打打气,说点乐观的话?

    我说:我是个创业者,你可能搞错了乐观在创业者心中真实的位置。乐观是我们这批人的性格底色,不乐观啥年头也没法做事。

    评论家们分析环境,有的人说悲观,有的人说乐观,这些分析,哪个我都听,哪个我也不全信。




    我唯一关心的是,我手头的事上具体的难处。所以,说好说坏,都只能是我们做事的背景音。

    这些难处,好年景未必更少,坏年景也未必更多。这句话你听起来有点奇怪,薛兆丰老师打了个比方你一听就懂:

    “宏观好坏就像全球平均气温,你要是关心人类的命运,平均气温有价值。但是你今天要出门办个事,它真没啥用。”


    查理·芒格说了一句更精准的话:“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

    2018年是很难,但是我们做事的人都知道: 2018年难,哪一年不难?

    你去问一个创业者,哪一个决策不是如履薄冰?

    你去问一个医生,哪一次诊断不是战战兢兢?

    你去问一个设计师,哪一个甲方的要求是好伺候的?

    你去问一个程序员,哪一个产品的需求是好实现的?

    你去问一个老师,他带的哪一届班上没有几个难缠的孩子?

    你来问问我,哪一年的跨年演讲是好准备的?和今年这个年头是什么情况有关系么?


    对我们这些做事的人来说,什么时候不难?难就不干了吗?对那些不做事的人来说,难不难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是伞兵,伞兵,天生就是被包围的。

    一个做事的人,总要以某种方式确认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罗曼·罗兰有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还仍然热爱它”。


    既然这个世界另有计划,今晚就让我们重做计划。

    小趋势

    今晚的跨年演讲,我们只关注个人的行动策略,关注大环境里小个体的命运。就像诗人说的:“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关心你。”

    过去几十年,我们这一代人的行动策略是什么?随大流啊。

    就拿我自己来说,都说上大学重要,那就好好学;都说读研究生重要,那我就接着考;都说大公司好,我就努力进500强。




    我们这一代人,只要身处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中,跟着大趋势走,基本不会有错,整个国家发展的红利人人有份。

    过去几十年,我们这一代人有一个底层思维模式:宁可被说成是猪,也一定要挤在风口。即使看到千军万马,也一定要走上那座独木桥。

    感谢2018年,让我们有机会反思。

    我们还能抓住某个大趋势、随大流、凑热闹,然后鲤鱼跳龙门、一劳永逸吗?我们还可以拿着一张通用的入场券,叩开某一个大门,然后从此躺着分享里面的红利吗?


    2018年我们知道,那个时代再也不在了。

    整整100天前,我们发布了今年跨年演讲的主题:小趋势

    对小趋势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不能随大流。请大家看看这三个字——“小趋势”。


    我判断,这个词会成为2019年的流行词。因为一张通票吃遍天的潮流结束了,我们必须学会用新的方法。

    什么是小趋势呢?

    有一次,跟投资人李丰吃饭,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发现,这两年餐饮业突然出现很多明星公司,能拿到大资本的投资,餐馆也开始上市了。这是为啥?




    我说,这不就是个大趋势吗?是不是因为中央厨房、餐饮标准化这些建设开花结果?是不是因为中国的城市化、消费升级了?

    李丰说,是有这些原因,但还有一个,你想到没有?他说出了一个我从来没想过的因素:移动支付。

    为什么餐饮业原来没有资本投资、上不了市?因为一家餐馆的收入真实性不可核查。

    进多少货、收多少钱,全是现金交易。如果不可核查,对整个市场就建立不起信用。那它就不可能成为资本市场上的玩家。




    好了,现在有了移动支付,它对餐馆的意义不是顾客支付方便,而是让餐馆的每一笔收入都可追溯、可核查、有信用,这个信用还可以扩张到整个资本市场,让大家都加入到这局游戏中。

    你想,这个游戏可不仅是撬动了餐饮业,所有行业一旦用上了移动支付,就变成了另一个东西。

    猫眼的老板郑志昊跟我说:“移动支付是很多行业信用的数据化基石。”

    还有,因为移动支付,餐饮业开始清晰地知道,我这家餐馆,什么样的人喜欢在什么时间点吃什么样的菜,我应该在一周的什么时间,备什么样的货。

    即使是一家不想上市的小餐厅,也可以借用数据来持续自我优化。




    正是因为移动支付带来的红利,餐饮业也可以资本化,也可以上市了。

    你看,刚才我们说的城市化、中央厨房、消费升级这三个因素,就在餐饮业里,它们是人人看得到的大趋势。

    而移动支付呢?虽然它很大,但因为它不发生在我的行业里,我觉得它与我无关,容易被我忽略,但它对我的影响和改造是巨大的。

    它是其他人的大趋势,但却是我的小趋势。




    这段道理对于一个不干餐饮的人来说,可能有点意思。但是,我们应该往下深想一层。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这个逻辑,你会发现推动变化的是来自隔壁的力量:

    餐饮公司能上市,是因为可以通过开分店、做外卖迅速扩大规模,增强盈利能力;

    为啥能扩大规模呢?因为资本愿意加入这局游戏了;

    那为什么资本突然间愿意上牌桌了呢?因为餐饮业现在账目清楚、摆脱现金交易了;

    那为什么账目能清楚了呢?因为移动支付。 

    这是一个链条,你要是想往前捯,依然可以问:为什么移动支付会爆发呢?因为4G网络普及了。




    好了,不能再往前捯了,再捯脑子就乱了。

    从后往前看一切顺理成章,但是如果回到这些事情发生的现场,我们真的能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么?

    那些会导致变化的力量,往往都是来自其他领域,来自那些我们平时观测不到的因素。它们才会对我们这个领域,产生意料之外的影响。

    假如我是一个餐馆老板,我们穿越回2013年底。确实,我听说国家发4G牌照了,我最多能想象到,手机看视频更方便了,我怎么能想到这玩意通过移动支付、通过大数据,对我这个行业产生了那么大的影响呢?


    你还别觉得这是因为我智力低,现在一道智力测试题就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

    4G时代快要过去了,现在5G要来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将会引发一系列大变化。请你预测一下,这对你所在的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这是公平的吧?这是清空台面,再来一局啊。你还是会发现,虚着说谁都会,一到具体谁都懵。

    这不是谁的智力不行吧?人类在这样的变化面前,实际上就是无法做到精准预测。 

    过去是大河模型,世界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们判断的方向对,搭上的船对,顺流而下就行。 




    而现在,我们可能有必要把世界理解成一组多米诺骨牌,它摆成什么样不知道。

    但是只要有一个小小的颤动,哪怕是一只路过的蚂蚁碰倒了一张牌,一个极小的趋势,那么抖动了一下,就推动了一个大一点的趋势,接着又会推动一个更大的趋势,经过一连串的连锁反应,等推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而且还变成了个庞然大物。

    每一张牌倒下的时候,我们都很难预测,它会推倒什么?放大什么?又会消灭什么?最终的景象又是什么?




    好了,我们终于明白小趋势这个难缠的妖精是啥了。

    第一,它小,所以很难察觉。

    第二,它不发生在我熟悉的领域里,它是通过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才滚动到我面前。




    所以,你说我们怎么预测它?

    这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事,这个世界一直都这样,你很难预测小趋势。

    我举一个很不起眼的例子。




    跨年演讲的总撰稿李翔,他自称是个“猫奴”。这就是他们家的猫——可乐和雪碧。

    他告诉了我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商业周刊》曾经把猫砂,评选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发明之一。

    奇怪,不就是个猫砂嘛。猫砂是干嘛的?就是垫在猫的便盆里的那层砂。

    猫拉了臭臭之后扒拉两下,猫砂能够迅速吸水,然后结团,很容易被清理走。

    就这么个东西,它怎么就能被称为最重要的发明之一?


    我们来看,这个奇妙的多米诺骨牌被推动的过程。 

    ① 1947年,猫砂被发明。然后,大家发现,有了这个东西,猫的臭臭就不会在室内产生异味了。

    这带来了一个什么后果?后果是,猫就可以一直养在室内,猫可以不出门了。

    ② 紧接着,就是城市化浪潮的到来,人和宠物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人类主要的宠物就是猫和狗嘛。狗被人类驯化至少几十万年了,跟我们是老交情了。而猫呢,被人类驯化不到一万年,是个新朋友。

    人一旦进了城,你会发现狗这个老朋友不容易带过去。狗是需要出去遛的,城市里哪里有那么多可以遛狗的地方。而因为猫砂,猫是可以养在室内的。


    所以你看仅仅猫砂发明这一个小趋势,就让猫这个物种的优势,在城市化的大趋势下,优势突然被放大。

    ③ 很快,猫的另外一个优势被发现了。狗是需要人天天陪的,而猫呢,只要给够水、食物和猫砂,猫就可以自己在室内待上10天。

    如果你是一个上班族,一个生活没那么规律、偶尔需要出差、住在城市小格子公寓楼里,如果你要养宠物,那养猫是一个更方便的选择。

    刚开始,这个差别还没有那么大,但是放在养宠物大潮下呢?这个差别会进一步放大。




    很多人不结婚,或者结了婚不生孩子,但是情感上需要陪伴,要养一个不怎么费心的宠物,猫和狗之间你怎么选?猫的优势被进一步扩大。 

    ④ 我们来看数据,全世界,今年猫砂的销售额是50亿美元左右。

    你就想吧,全世界围绕着猫、猫粮、猫爬架、猫抓板、猫沙发、猫玩具、猫医生、撸猫手套,是个多大的产业呀。




    而且,你还别觉得猫仅仅停步于此,猫还对一个你万万想象不到的产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爱猫咪的相关视频、图片,为互联网公司贡献了巨大的流量。

    说到这已经跟猫完全无关了,这变成了互联网公司的事,这个产业叫“云吸猫”。以至于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叫天猫。

    看,大公司都在蹭猫的流量。

    而所有这些趋势追溯到最源头,都是因为1947年艾德·罗伊发明了猫砂。你说,它是不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但是如果要求你在1947年猫砂发明的时候,就预测到云吸猫产业的爆发,甚至预测到现在有一个互联网平台叫天猫,这也实在是为难你吧?




    你看,小趋势是不是很难预测?

    人类文明发展到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一个小变化越长越大,砰地一下,膨胀成了一个大变化。

    老天爷是个魔术师,是这个变化,引发了另一个变化,一层一层地传递过来的。 

    现在,我们就知道什么是“小趋势”了。

    它不是大趋势的小时候,它本身也未必能长成一个大趋势,它的威力是能启动连锁反应。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给小趋势下一个相对准确的定义了。小趋势是啥?

    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

    小趋势这么玄,我们可咋办?小趋势这么容易错过,我这一错过是不是就成千古恨了呢?




    是啊,有人就是这么吓唬我们的。

    前两年,想必你听到过一个说法。就是现在创业机会窗口关闭得越来越快,从三五年,到一两年,到三五个月。

    所以如果用跟趋势的思路,那你错过小趋势的概率就太高了。

    你会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是巨无霸和幸运儿的天下,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和小透明,打个盹就没机会了,只能被按在地上摩擦。

    是这样吗?这个世界对我们真的那么残忍么?机会真的那么难把握吗?




    其实,你说得对,机会还真的就很难把握。我举个例子,证明给你看。

    一般人看美团,看到的是个劳动密集的公司,但是直到今年,我和他的一位副总裁王莆中,他是负责外卖平台的,聊了个天,感到有点意外。

    王莆中84年出生,5年前,他管理20个人;现在,管理60万人。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如果靠人,管理能力的提升肯定没这么快。只能靠系统啊。他们开发了一套叫做“超脑”的人工智能管理系统。

    这个系统的复杂程度,你只需要看几个数就能知道:美团每天有2000万单,要靠60万个外卖小哥配送,高峰期一小时要进行29亿次路径规划,全是这个超脑系统在干。

    没有人工智能,怎么可能?你还觉得人工智能远?但其实天天点开美团时我们都在用。

    这已经很厉害了吧?这个系统是谁开发的、谁维护的呢?1万个工程师。这么多工程师,又怎么管理的呢?还得靠另外一套人工智能系统。




    何止是美团。今天,市面上所有你叫得出名字的所有超级平台公司,都使用了人工智能这样的武器。 

    比如说,天猫双十一,用户在手机和电脑上看到的首页焦点图,每个人都不一样,千人千面。

    刚刚过去的2018年双十一期间,这样的图,阿里巴巴设计了5亿张。那得用多少设计师呀?




    你算嘛,人类设计师就算能5分钟设计一张图,也得一个人不吃不喝不休息干上4756年。这不可能嘛。

    这个千人千面的背后,是一个人工智能系统,设计这些图的是一个叫做“鹿班”的人工智能系统。平均每秒,鹿班可以设计8000张图。

    使用了这个系统之后,阿里巴巴首页焦点图的点击率提升了一倍多。你看,人家这人工智能的效率。

    这只是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人工智能系统的冰山一角,还有好多好多系统。 




    有一种被碾压的感觉吧?这就是巨无霸们赶上了大趋势的样子。如果你感慨错过了这样的大趋势,怎么办?

    我只能说你想多了。这种趋势只是少部分人才能感知和把握,绝大部分人都不能掌控这样的趋势。这已经不是我们能玩的游戏了。

    但是我们能玩的是什么呢?还记得我们的主题吗?小趋势。

    还记得刚才我说的这句话吗?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

    如果你觉得,现在这局游戏不是你的游戏,没关系,别打盹,因为这局游戏是那些大佬的游戏,有可能产生的那个连锁反应会滚到你面前,改变你的游戏。




    上一个窗口虽然关闭了,没准属于你的窗口,正在打开。

    我要向你介绍一个朋友,前夜市烧烤摊摊主汪国玉。他开了一家餐厅叫南城香,专门卖夜市烧烤的。

    2014年南城香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餐饮企业,只有几家店而已。




    2015年美团崛起的时候,外卖大战开打,汪国玉可没觉得这个游戏跟自己没关系。他之前为外卖做的产品、配送、运营上的所有准备,都派上了用场。

    我直接告诉你结果吧。因为外卖这个趋势汪国玉把握住了,到今年,汪国玉的南城香每天光外卖就有2.5万单,一年的流水近6个亿。 

    现在我们来算一笔账,都说王兴、美团这种巨无霸把握住了趋势,没错,美团市值从40亿美元到3、400亿美元,增长到原来的10倍,大飞跃吧?

    但我们忘了给汪国玉的生意算一笔账,他借助别人的大趋势,作为自己的小趋势,流水5年翻了10倍,不也是一个大飞跃吗?




    你怎么就只看到王兴的10倍,没看到汪国玉的10倍?

    是,赶上大趋势,做一个超级平台,这跟汪国玉没关系。但是,超级平台形成后,汪国玉们就迎来了他们的小趋势。

    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变化的变化,他捕捉到了。他把它变成了自己命运的一部分。

    在小趋势的逻辑里,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坏消息是,每一趟班车停靠的时间都很短,而且看起来都像末班车。




    好消息是,真的没有末班车,车是一会儿一趟,越来越密。

    都说干事得趁早。假设你想在网上卖东西,如果你回到2012年,你是个悲观主义者,你就会觉得没机会了。

    因为电商这件事在2012年以前就已经爆发了,那你看到已经有人成了,是不是就应该不干了?




    你在2012年之前,没成为一个淘品牌,是不是就错过了?没有啊。

    这一年的9月,微信公众号上线了,微信电商的春天就来了。

    这波又没赶上。没事啊,2013年,淘宝开始扶持网红电商了呀。

    这波您还没赶上。2014年,O2O开始了。

    你还没赶上。2015年,社交电商开始了。

    你仍然没有赶上。2016年,拼团开始了。

    你还是没有赶上。2017年,直播电商开始了。




    到了2018年您还没醒,我只能说有人已经醒了,这位快手散打哥,通过短视频一天带货1.6亿。

    你说,这个机会窗口什么时候关闭过?只不过它不在大趋势里,打开它的只是一个个小趋势。




    这说明啥?总有新机会,总有下一班。哪有末班车?

    我们再来对比一下,想靠上大趋势的人和想借上小趋势的人,两拨人的想法有什么不同。

    想靠大趋势的人,他们的思维模式是:“要是怎样怎样,就好了。”

    要是我能考上好大学,就好了;要是我进了500强公司,就好了;要是十年前我买房了,就好了;要是五年前我买了比特币,而且今年上半年及时把它卖了,就好了。




    这背后的想法是,进个保险箱,上一趟快车,骑一匹快马,搭一艘大船,从此一生有靠、高枕无忧。

    只要是个做事的人,你不觉得这就是做梦吗?

    而想借小趋势的人呢?没有一劳永逸的想法。

    他只是随时在做准备,把自己感知能力磨得锐利无比,随时等待、捕捉那个小趋势的信号的传来。

    有一句金句,大家都知道:“凡杀不死我的,都让我更强大。”


    今天,我把这句话改一改,表达一下我们这帮小趋势信奉者的态度:凡我赶不上的,我就做好准备,到未来等它。


主题帖 42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20.4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