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10,182,598,178 总市值 : $159,059,533,551
2019
01/11
18:00
分享
评论
  • 菜鸟区块链

    编辑丨菜鸟班主任

    导语

    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Roboto,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SimSun, sans-serif;">市场肃杀,熊市漫漫。过去的2018年,币圏在经历了年初的疯狂后彻底跌落到了谷底,整个区块链市场充斥着人走茶凉的哀伤景象。现在就把时间线拉回到4年前,看看上一次的熊市又是怎样的景象。

    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Roboto,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SimSun, sans-serif;">


    2013年12月5日,五部委通知下发后的一个星期里,比特币的成交价下跌了六成。


    2014年3月开始的第一天,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门头沟(Mt.Gox)”被盗事件的报道铺天盖地砸来,还没从“五部委”调控中喘息过来的比特币玩家们,再一次,被用力的推到了绝望的边缘。


    在6300元高位买入比特币后遭遇大跌的赵迪再也没有心思入场,“太心惊肉跳了。”赵迪觉得,这个7×24小时交易的比特币泡沫太大了。2013年下半年才从新闻上知道比特币的他,希望能从这个市场中快速获利,关于什么是比特币,他了解的并不多。


    王学明(化名)把赵迪这种人称为新韭菜,在他的几个比特币QQ群里,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年底币价下跌的时候,群里都是这群人的咒骂:“不要再相信比特币了,这就是个传销骗局”,“第三方交易平台关闭,比特币就要崩盘了”。


    王学明盯着屏幕啪啪啪敲出一行字,狠劲按下发送,“你们信仰的不是比特币,而是人民币,快把这些做着暴富梦的投机客们驱散吧!”


    “那段时间,很多炒币的朋友赔的非常惨,尤其是六七千时候追涨进场的那一批,都是带着极其灰败的心情离开的币圈。”汇币网创始人姚远回忆说,“但我们这些深入行业的创业者,还是在积极的做业务调整,想使劲把行业带动起来。”



    抱团


    在创建汇币网之前,姚远进入比特币行业的第一个创业项目叫做“比特汇”。当时正值WordPress、Reddit等多家海外知名网站宣布接受比特币支付,很多实体商家也开始支持比特币。


    姚远的目标是做中国的BitPay,给中国的网站和商家提供比特币支付服务。


    “我们是国内第一家做支付应用的,2013年9月份系统就上线了,可没几个月,五部委就发文不让金融机构给比特币提供账户服务,中国的比特币支付产业可以说还没发展,就结束了。”


    2014年初,姚远决定先转型做“一键买卖”的轻量级服务,等待市场回暖。


    那个时候的姚远和很多当时币圈的从业者一样,都还没有意识到比特币即将迎来的的是一个长达近两年时间的漫长的寒冬。



    2014年1月,投票链创始人申屠青春在深圳大学的教室里,举办了第一届深圳比特币行业论坛。


    申屠青春在上半年结束了深圳大学的博士研究课题,“之后,我花了半年的时间研究比特币,发现它真的很有意思。”


    活动当天,现场只到了不到150人,申屠青春走上台,宣布了论坛的规则:不能谈价格、只谈技术和应用、不能推荐投资币种。


    这样的论坛后面陆续举办了多次,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加入进来。并不像很多人印象中的“浮躁”,比特币早期从业者们曾为了这个行业能够规范、健康、长久的发展,展现出难能可贵的“自律”。


    2014年5月10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第一届比特币国际峰会的时候,徐义吉还没有创建GemPay、也还没成为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部的负责人。


    可就在峰会前一天,一纸不准报道比特币的禁令在媒体圈中散播。那段时间,国内币圈大环境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甚至有一些参会者退掉老早就订好的酒店和机票,不来了,但徐义吉仍然咬牙坚持了下来。


    峰会如期举办,李笑来比特基金发起人)、韩锋(比特币基金会终生会员)、邓迪太一云CEO)、长铗(巴比特创始人)、墨不一(BTC123创始人)……许多现在币圈叫得上名字的大人物,都现身在这场峰会上,他们中的很多人也都是第一次见面。而更加珍贵的是,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Roger Ver (比特币耶稣)也一起加入进来,这很可能是中国比特币行业第一次正式与世界接轨。


    到了2014年10月的最后几天,在深圳科技园南区,腾讯大厦前面 ,二宝(郭宏才)和姚远亲自带着员工在给路边的行人派发“第一届加密数字货币全产业链峰会”的宣传单。


    姚远有些激动的说“当时我和二宝就在科技园边上,动员别人来参加这个活动,那真的是实打实的送奖品啊,送矿机、比特币、送6台 iphone6plus,各种大礼包,可就是,没什么人理我们。”


    “全产业链”峰会,从会议名字就能看出来,主办方对于这次峰会以及对于比特币行业发展的期待,然而,那时已经到了2014年的尾声,在持续一整年政府不支持、资本不入场的艰难环境中,很多比特币行业从业者已经是“强弩之末”,更别说普通大众能够青睐和认可。


    “OK、火币,很多币圈的朋友还是过来了,火星人(HSR投资人许子敬)还专门从澳洲飞了回来。但最后,上千人的会场里,只坐了不到400个人。”姚远形容自己上台演讲时的感受“感觉会场特别空旷,那么大,真正在听我说话的人,寥寥无几。”


    在筹办这场大会的时候,主办方中的数家公司也并没有预料到,这将是他们参与的最后一次行业会议。从2014年尾开始,许多家比特币企业黯然退场,离开了币圈。


     


    坍塌


    2013年的行情直接推动了矿机行业的火爆,这种火爆延续到了2014年的上半年。“矿机生产商当时差不多有100多个。”申屠青春回忆。


    在烤猫、阿瓦隆之后,疯狂小强(谢坚)的小强矿机、翟文杰的龙矿、赵东的蜻蜓矿机、吴忌寒蚂蚁矿机,都井喷式地爆发出来。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矿机生产商的不断壮大,几家大的矿池也跑了出来。


    2011年显卡挖矿之后,全网的算力增长很快,个人矿工算力能挖出来的比特币数量变得非常不稳定,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什么都挖不到,于是就开始有了‘矿池’的模式,将大量矿工的算力集合起来挖矿,然后按照个人算力的占比分配挖矿收益。


    凭借ASIC矿机显著的算力优势,鱼池很快发展起来,蚂蚁矿机和BW矿机的矿池以及背靠“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国池也都迅速成长,中国比特币挖矿算力逐渐拥有全球主导权。


    云算力模式也逐渐从海外走进国内。云算力平台们自己布置矿场,然后将自营算力的未来收益权出售给用户。“当时有个算力吧,在2014年一开始做的还行,但是‘那件事’之后算力吧就清退了,很多矿机厂商也都干不下去了。”


    矿工胖仔口中的“那件事”正是整个币圈至今为止的一大悬案——烤猫的失踪。



    2015年2月28日,烤猫云算力平台AMHash在bitcointalk.org论坛的官方账号发布公告,宣布停止分红,因为没有收到烤猫支付的BTC。


    2015年3月3日,作为烤猫矿机最大的股东之一,也是当时烤猫矿机重要的合作方,疯狂小强在微博发布公告:烤猫从1月25日起失联,家人已经报案。


    小强在公告中说道“烤猫告诉他几千台矿机全部被矿场合作者抢了”。当时,吴钢(HaoBTC CEO)也曾表态“烤猫自己不听劝告,一定要放机器过去。已经有无数人告知他淮安矿场的风险。”那时大家对于烤猫失踪的说法是“烤猫最后去了矿场谈判, 然后就失联了。”


    “有人说,当时他没给合作的矿场交电费,然后还要把矿机拿走,就跟矿场起了争执,之后很有可能被软禁或者绑架了。”胖仔回忆道,“当时烤猫应该有24000个比特币,但他在失踪前,开始疯狂的借币,从疯狂小强那里就拿了1000个。”


    当时的小强不会预料到,烤猫这个‘最好的哥们’在跟自己借走了1000个比特币之后,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事实上,从过往新闻报道中已经可以看到些许迹象,2014年8月,有很多购买烤猫“股票”的投资人在论坛质疑烤猫的分红情况。胖仔说,“那个时候币价只有一千出头,当时他的矿机也已经没有性价比和功耗方面的优势了,矿机挖出来的大部分的币,都要卖掉交电费,已经没有什么利润。”


    烤猫突然失踪了,不久前宣布与烤猫合作的算力吧,宣布开始清退。还有很多采购烤猫芯片的矿机厂商,交了货款又拿不到货,陆续倒下一批。


    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就脆弱不堪的比特币行业以更快的速度向下坍塌。


    据微比特创始人杨海坡透露,2015年初,蚂蚁1台矿机成本价2000多元,1000多就卖了。



    按照胖仔的说法,2014年底,蚂蚁的S5矿机上市后,已经超越了龙矿,成为绝对的行业第一。“但当时的行情就是冷到,连一家独大的蚂蚁矿机都开始生存的非常艰难。”


    2015年开始的大半年,是比特币行业最艰难、最冷清的一段时间,据胖仔和他的矿工朋友回忆“各种各样的QQ群、微信群没人说话了,之前我们小圈子里的十七八个人,到2015年只剩下4、5个了,以前一个月聚会一次,现在半年一次,之前圈子里面的美女也都不见了。”

     


    蓄势


    不仅是矿业,各大交易平台和行业媒体也生活的很辛苦。


    “漫长的大半年时间,K线几乎都是直的,没什么交易,大量用户离场了。”中国比特币CEO李大伟说,“我们开始勒紧裤腰带节省成本,并努力做好留下来这些用户的维护,一定不能在行业重新活过来之前倒下去。”


    作为比特币的信仰者和创业者,巴比特创始人长铗对市场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哲学态度,他称之为“反周期性的认识”,“越疯狂的时候越需要冷静,越强调有所不为;而越低谷的时候,越需要激进,拼命打磨自己的产品。”


    2014年是巴比特从一个爱好者论坛走向商业化公司的节点。


    天使投资人宋欢平专程飞到南宁,跑到长铗的单位找他,“再不出来就晚了。”他带了一批人,提出要将巴比特商业化的构想。


    长铗毅然辞职,巴比特拿到了来自光速安振的风投,钱不多,只有200万人民币,但这对长铗来说意义深远。长铗苦心经营的这家资讯网站,有20多位专栏作家拾柴续火般坚守着,靠普及比特币知识积累了十几万读者,终于在2014年得到了资本方的认可。


    到了行业最沉闷的时候,人们才开始思考比特币除了炒作币价还有什么价值,比特币网络的开发者们一直深耕于其底层技术BlockChain(区块链),基于这种新技术的创业项目也逐渐浮出水面。



    长铗觉得,2015年的巴比特已经有能力做一些支持创业团队的事情,“我们决定做币众筹。”


    币众筹平台支持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小蚁矿机。之后的两年里,如今市值榜上有名的小蚁、元界等区块链项目都曾在巴比特的论坛里募过资,全都获得了成功。


    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最终给比特币的熊市带来了春风,李大伟记得,在2015年年底,比特币的价格开始回暖了。


    说到“回暖”的时候,李大伟语气都变得轻快起来,“2015年下半年,海外'区块链'的概念慢慢火了起来,很多金融巨头、科技公司都进入到区块链领域。”


    一时间,很多人对比特币的讨论,不再只是价格和炒作,它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作为新一代颠覆性革命技术进入大众视野,并赢得广泛的支持和认可。


    在熊市的一片肃杀中,谁熬得过寒冷,谁才能等来春天。



    声明:币圈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不作任何投资意见;本文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互动环节 -


    2019年比特币会走出熊市吗?


    欢迎各位童鞋积极留言互动,班主任每期会在留言中抽选5位童鞋送上惊喜代币奖励。




    「菜鸟人物」 

     老猫 明叔 李林  

        宝二爷 | V神 | 孙宇晨   


    「菜鸟课堂」

     公链 | 矿工 | 私钥  | 分叉 

    拜占庭 | Token |  比特币 | 区块链 


    「菜鸟观察」

    央视把脉区块链

    为什么区块链有颠覆世界的力量

    密码货币的真正用途

    对话李笑


主题帖 56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3.82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