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10,243,880,366 总市值 : $158,890,312,703
2019
01/11
21:00
分享
评论
  •     用人物记录一个行业的跌宕起伏

    ——《BlockChain人物周刊》



    奋不顾身的跳水者


    《Blockchain人物周刊》——记者:齐木/慎言

    2009年,中本聪挖出第一个比特币区块。随后少数比特币的信仰者、程序员和极客自发聚在一起,成为了一个个比特币社区。他们自发维护比特币网络的优化,进行区块链相应的开发,开展比特币的全世界布道。即便在10000个比特币也只能买个披萨的年代,这群人仍旧乐此不疲。

    谁也想不到,随着比特币不断攀上高峰,这些社区成员成为了开启区块链时代大门的人,也没人能想到他们手中持有的比特币将是一个时代的钥匙。常有人叹息,你不是错过了比特币,你是错过了一个时代。

    而现在同样出现了这样一个社群,他们以IPFS为信仰,自发聚在一起,翻译撰写相关文献,撰写IPFS技术和理念的文稿进行宣传,探讨其商业化模式,甚至在IPFS开源代码中进行优化。在国内,这个生生不息的社群叫“方得社区”,它最早的名字叫做星际社区,之所以改名为“方得”,就是取自于那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而这个社区的发起人,就是周欢。大变局之下,恰恰是颠覆者的机会,这位“潮水退却后的拾海人”周欢,又将带领IPFS掀起什么样的风浪呢?

    01

    如果在北京还有一片略有禅意的办公场所,周欢的公司应该当属其一。

    木、茶、香 ,是见到周欢前先行体会到的,刚刚穿过纷繁嘈杂的CBD商圈,瞬时好像又踏入另一个世界。就像你以为某个世界只能叫http,但你就是走到了一个叫IPFS的世界,才恍惚道:诶?原来还可以这样!

    周欢,IPFS.FUND掌舵人,方得社区的创始人,业内媒体喜欢叫他“IPFS中国区教父”、“IPFS生态第一人”,他自己反倒不太喜欢这种称呼,他说,“能参与一个时代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情。我非常希望能够去通过自己的判断、努力、选择去改变一些事情,去见证一些事情。”

    “参与”是采访中周欢最喜欢说的一个词,而错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风口,也是他一直颇为遗憾的事情,所幸,区块链的时代一直都在,IPFS是他看到的“机遇”。

    早些年,他还从事着在新疆、内蒙各地奔波的通信行业,直到2017年一次和朋友聚会上,周欢了解了区块链和当时还没打出名气的IPFS。长期从事通信行业,跟4G、5G打交道的周欢,很快意识到了IPFS作为底层协议的价值。用他的话说就是,“作为通信互联网出身的人,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底层的基础设施,如果商业是分层的,那么底层的一个小小的变化,将会引起商业世界的海啸。”

    出于这样的认知,2017年周欢与几个朋友一拍即合,随后当时的大部分人便从原来的公司离职,投身区块链。他们相信,IPFS就像09年的比特币,IPFS的梦想不会止于区块链,而是整个互联网。

    随即他发起了IPFS.FUND,成立了方得社区,和比特币社区类似,IPFS社区同样是基于开源项目而形成爱好者聚集地,社区成员可以随意运用项目协议做任何事情,修改IPFS代码,进行二次开发,进行应用推广。但这也意味同样不会有来自“官方”的激励去扶持IPFS.FUND和方得社区,一切都要靠周欢和社区成员的自发投入。

    “这种‘重’参与,就不担心后路吗?”在我们的追问下,周欢反倒气定神闲。“掉进河里你不会淹死,呆在河里才会淹死。人在河里,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学习、观察。哪怕有一刻你可能在河中心呆不下去,你去河边休息,恢复一下体力,补充一下粮草,然后你再游回去,但是不要上岸。”

    这就是周欢的商业哲学,一旦投入某个行业,就奋不顾身地跳进去,轻易不要上岸,忍常人所不能忍。让记者想起《老人与海》里的一句话:如果台风将至,要是你在海上,那么几天前你就可以看到征兆了。岸上的人看不到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观察。

    而过去一年里的周欢,就是一个在内心朝圣的布道者,不断磨砺自己的同时,试图将IPFS带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不到半年,方得社区精准成员就超过4万,社区合伙人超过100人,全国各地举行了30多场Meet Up。

    02

    IPFS究竟是有什么魔力,吸引着无数像周欢这样的人奋不顾身?这是记者心中的一个疑问。

    据了解,IPFS全名叫星际文件系统(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是由胡安·贝内特开发的面向全球的、点对点的分布式版本文件系统,目标是为了补充甚至是取代目前统治互联网的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将所有具有相同文件系统的计算设备连接在一起。而为了推动IPFS的广泛运用,胡安贝内特同时开发了Filecoin这样一条公链,矿工可以通过IPFS挖矿挖出Filecoin获得收益,同时为IPFS网络提供节点资源。

    随着区块链爆发,越来越多人认为区块链将是重构生产关系的钥匙,将重新决定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生产成果如何分配。信息时代的生产资料就是数据,无论AI、还是物联网都要依靠数据支撑,而当下这些生产资料恰恰集中在BAT等巨头手中。在周欢看来,IPFS最大的魅力,就是将加速这一再分配的过程。

    “IPFS不是一个纯技术的东西,也不是一个纯商业模式的东西,它是通过去改变一点点技术方面的架构,然后去辐射到整个商业层面,带来影响是非常大的。”周欢告诉记者,IPFS可以通过改变存储的本质,把这些数据从这些垄断的巨头手里面拿出来,归还给所有的个体,让这些个体自己去支配自己的数据,形成生产资料的再分配。

    至于如何加速这一过程,周欢用形象的比喻对比了HTTP和IPFS对区块链变革的价值。“现阶段基于HTTP协议的区块链,需要自己构筑底层架构后才能进行公链及应用的开发,就像行驶在山路上的车,遇到沟壑需要自己架一座桥一样,每去一个地方都要架一座这样的桥,让项目本身没法集中精力去做应用层面的事情。而在IPFS协议中,就相当于所有的沟壑、山路都已经铺设好了高速公路,开发者只要专注投入开发就可以了。”

    也正是这样的魅力,让周欢全身心地投入到IPFS的布道当中。但他慢慢也发现,跟年初大批人盲目涌入区块链一样,IPFS也开始面临同样的问题。

    就像智能机让传统手机巨头堙没在历史尘埃中,诸多百年老店也在互联网大潮中溺亡,曾经雄霸全球公司市值第一宝座的苹果也在去年跌落神坛,并在最近陷入各种流言的缠绕无法自拔。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主打开源的安卓阵营则在存量市场中疯狂攻城掠地。

    开源的IPFS同样成为市场竞相争夺的香饽饽。不仅众多开发者积极布局,更有打着销售IPFS矿机的各路人马,频繁出没各种微信群。尤其是Filecoin主网确定将于今年二三季度上线的消息公布后,更多觊觎者开始马不停蹄。

    而随着年中开始的行情走低,IPFS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被越来越多资金盘项目、投机者盯着,希望通过炒作这样一个全新领域的概念发一笔横财,一时间关于IPFS的项目、矿机冒了出来,就连还未上线的Filecoin的期货价格也被炒到了200多元。

    “我早期的布道是希望让大家可以见证一个更好的互联网,但后来越来越多人打着IPFS的旗号,利用我布道的内容去圈钱,割韭菜,现在我已经很少出去做演讲了。”说到这,周欢表示他已经决定去做一些更实在的事情,去维护住IPFS生态的健康和纯净。

    03

    炒作,对于因造富效应走到聚光灯下的币圈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故事。只不过,当泡沫破灭时,一地鸡毛的后果却要由真正做事的人来承担。

    在采访过程中,周欢也对这一现象表示了无奈,并认为这是IPFS所面临的最大困境。虽然无力改变这一现象,但周欢还是选择尽自己最大努力,通过IPFS.FUND进行布局,涤清笼罩在IPFS行业上的阴影。

    比如由IPFS.FUND投资的星鉴网会定期公布那些以“IPFS中国区总裁”、“IPFS亚太区唯一对接人”等官方名号谋一己私利的浑水摸鱼者,并定期将这些信息通报给IPFS官方组织协议实验室。

    《雍正王朝》里描述雍正能在康熙众多儿子中脱颖而出、登上皇位,就靠“不争是争,夫天下莫能与之争”。即便周欢并不喜欢这个称号,但不争的IPFS.FUND还是成为大众眼中唯一获得官方认可的中国团队。还有方得社区,这个来自于“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名字,也像IPFS.FUND一样,组建初期所有的成员都是自愿加入,每天的工作就是翻译最新的技术资料,让更多的人通过这些技术资料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IPFS以及其在未来的价值。正是凭借这份初心,在去年初的喧嚣中,快速发展到4万多人。虽然相比动辄粉丝百万的所谓“明星”有些逊色,不过当凛冬到来之时,社区还保持着原来的规模,相比那些烟消云散的昔日明星们,这些保留的革命火种在周欢看来是最大的收获。

    “Filecoin现在还没有上线,目前的种种乱象并没有类似审判日一样的最终标准来评价。所以有没有理,最终的取决因素还是谁的声音大”。大象区块链的采访过程中,周欢还向我们透露了在IPFS挖矿方面的布局。

    IPFS.FUND投资的黑萤科技,其研发的第一款家用矿机“黑萤Ms.”已于去年五月份推出。同时IPFS•FUND还推出了云节点计划。“通过购买云节点,即可加入矿池,享受收益,”周欢介绍,“初期计划是2万个节点,整体存储空间可以达到8万T。”

    针对目前市场上IPFS矿机鱼目混杂的现状,周欢也揭示了其中蕴藏的巨大风险。“有一个朋友,购买了大容量的硬盘,还租了大量的带宽资源,这些资源都处于闲置状态,尤其是带宽资源每天都要付出不菲的租金,成本非常高。关键问题是付出了这些成本并不意味着Filecoin主网上线后就可以马上投入挖矿,因为他们并不知道IPFS如何挖?”

    在他看来,IPFS不仅需要矿机、硬盘、机房、带宽等资源,更核心的是需要素质极高的整体运营团队。Filecoin矿机需要每天都进行监控,监控硬件是否有故障、温度是否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硬盘是否有损坏,尤其是网络带宽的使用效率,正如比特币矿工对电费的锱铢必较一样,网络带宽作为Filecoin矿机最主要的成本,带宽的使用效率直接决定了挖矿的收益。

    “相比于挖矿的收益,认可IPFS即将带来的改变,更有价值,”周欢随和的笑容中露出一丝坚定,“这是一个没有权威的世界,都靠自己的一双手投入。”

    04

    研究区块链发展历史上的几次熊牛转换,不难发现其中的一个周期规律,就是每次牛市的到来都伴随着更专业人才的进场和更多应用的落地。

    2013年比特币的牛市,在于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比特币分布式记账和不可篡改带来的价值,催生了一批专业挖矿团队的诞生;2017年的牛市则被认为是以太坊的带动,更多机遇以太坊合约项目涌现和应用的落地,催生出了当时的繁盛。

    对于当前已经持续过半年的熊市,周欢虽未经历过前两轮的周期,但仍认为这对于整个行业是一次利好的洗牌机会。“前两年的牛市积累了巨大的泡沫和虚假繁荣,不少非专业团队凭借粗放原始的方式积累了资本并且形成了马太效应,将专业的团队排挤在了外面,这波行情就是要把之前的马太效应洗干净,让更多专业的人进入这个领域。”

    而对于IPFS能否承载下一波的牛市繁荣,周欢却表现得很佛系了,“IPFS需要不断地优化,这块只能等不能急,需要细水长流,要跟全球的开发者去一起去做这个事,不是某一家能够做得起来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专业团队参与到IPFS领域的建设当中,周欢表示鼓励和欢迎,“站在岸边看不到水中的景色,这是很不畅快淋漓的事情,参与的最好方式就是跳下水”,但同时周欢也强调,对于IPFS这样一个专业领域,即便专业的团队也要保持学习,避免被海浪席卷。

    现在,IPFS.FUND已经成为国内专业的IPFS团队,并且在底层和应用端积极布局。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它就像一艘大船,越来越多的人正把这艘船造得更大,更牢固,但其中也有投机者经受不住海浪的侵袭被大海吞噬,但总有坚定的舵手,带着无数的信仰者驶向IPFS星辰大海。

    “我们要陪IPFS走过的路将是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路。”周欢说。


    《Blockchain人物周刊》

    十年比特币,无数弄潮儿,伟大的时代造就伟大的人物。在区块链人才辈出的新十年,《区块链人物周刊》由大象区块链发起,60家左右区块链头部媒体及垂直媒体联合支持的一档人物传记栏目,每周一个人物。用人物,记录一个行业的跌宕起伏。


    大象区块链是第一家坚守原创的区块链媒体,由多位来自CCTV等传统媒体、商学院、4A广告公司和国内TOP5公关公司的人联合创立。我们专注生产深度、负责任的优质内容,在业内拥有众多忠实读者,目前原创稿件已超过600篇,累计阅读量超过1500万。

    大象区块链出品

主题帖 209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14.49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