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2/21
10:00
分享
评论
  • 炒币,是个有关财富的话题。


    每每有人谈起,言语中总带些阴雨绵绵的黏稠,继而伤痛到无法呼吸,从哽咽的喉咙里挤出三个略显调皮的字“割韭菜”。

    然而,总在“韭菜”们抽抽搭搭地向币市挥手而别时,币价总能转回头来,露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扭着性感妩媚的身体,隔着玻璃窗向失落的韭菜们招手。

    而今,那个该死的币市又在卖弄风骚,在那间点着小粉灯的房间里死命的诱惑着伤心的韭菜,这一次,你还会进来吗?



    狂热的韭菜


    第一次见到齐林是在一个项目的发布会上,他精神饱满,眼神烁烁,整个人如同一头充满了力量的公牛,强大而又狂热。

    交谈中得知,齐林是一家小企业的老板,白手起家,在某四线小城市经营家具和厨卫用品生意,手里颇有几两散碎银子,2018年初,新闻中听说了区块链,便四处找区块链的会议“听课”,以图抓住这个让他摸不着头脑的“金娃娃”。

    从第一次见面互换了微信后,齐林就时常联系我,基本就是问些“什么是智能合约?”、“交易所是啥”之类的问题。鉴于每次解答完他的问题,通常他都会回馈以不菲的“束脩银子”,我自然甘之如饴。

    渐渐的,齐林的问题开始深奥起来,“什么是高区块、低区块?”、“区块链的跨链究竟怎么实现?”之类,这位老兄文化又不济,脑子似乎也不太灵光,通常一个问题要反复举例说明才能明白,不过看在“束脩”的份儿上,我总还算是极耐心的。

    再后来,齐林的问题我开始看不太懂了,什么“区块链+按摩洗脚”、“区块链+美女模特”、“区块链颠覆一切”等近乎精神异常的问题一个个的向我咨询。每到这时往往说着说着齐林就向我科普在“课堂”中各位“大佬”向他灌输的知识,其用词之严谨、逻辑之周密、辞藻之华丽往往说得我哑口无言。我暗自庆幸,幸好我不用向齐林缴纳学费。

    2018年5月,平时对英文深恶痛绝的齐林给我发来两个英文单词——“all in”。并对我近两个月的“谆谆教导”致以最崇高的谢意——发了88元的红包。然后就是一大堆云山雾罩的话,言语之间透露似乎是关停了自己家的生意,准备大举进入区块链行业了。

    2018年6月,齐林难得给我打了个电话,以极度高昂的热情邀请我共进早餐、午餐、晚餐和大保健。鉴于他打电话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我拒绝了午餐和早餐。

    这次见面,齐林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影响是疯狂且无比的自信,随时向我阐述他对区块链产业的未来构想,向我炫耀每日里他钱包里令我咂舌的分红。

    从点着小粉灯的美容美发店出来,齐林意气风发,步履轻松写意,充满了对未来财富的渴求。但我分明看到一颗娇嫩欲滴的韭菜,蹦蹦跳跳......

    真可爱!



    比特币是信仰


    2018年8月,齐林突然在微信上问我:“您有时间吗?”

    齐林素来不会如此尊敬一个人,以至于用了“您”,我诚惶诚恐之下表示当然是有时间的,约了他下午在公司见面。

    没有早餐,午餐是我付的钱,晚餐和大保健的项目自然也取消了,齐林看起来非常颓废,他投资的项目被认定为传销,项目方已经卷钱跑路了。拉着我不停地抽泣,向我哭诉他有多么想念他的家具城和厨卫代理店,曾经如一条公牛般的人,如今成了丧家之犬。

    饭后我送他走,从身后看他,依旧西装革履,座驾依然是那辆迈巴赫S级顶配。

    2018年10月初,国庆节期间在某头部交易所的产品发布会上,我再次看到了齐林。人清瘦了很多,但精神却似乎恢复了,整个人又开始自信起来。

    “什么这个币,那个币的,都特么是扯淡,我现在就信比特币。”齐林偏执的态度让我很诧异。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齐林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刚刚知道区块链时的他,微信上时常向我咨询“什么是量化交易?”、“什么是杠杆交易”、“怎么防止爆仓?”。

    2018年12月,齐林开始大举攻入币市炒币,从4400美元的比特币,一直补仓到3400美元。然后开始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

    春节前,我约他吃饭时曾问过他:“收益怎么样?”

    齐林咬牙切齿道:“补天,不补就赚不到。补对了就翻身了。”

    我看着充满斗志的齐林,心里不是滋味儿。

    春节期间,齐林在比特币近乎平盘的情况下买进了大量比特币。

    我曾微信问他:“你怎么想的?”

    答曰:“自杀!”



    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


    2019年2月,春节恍然已经过去,朋友圈中齐林过了个年、买了些币、离了个婚、卖了辆车,然后一脸颓废的跟我说想找个工作干。

    我亲眼见他紧紧的攥着一个写满了密钥的笔记本,在风雪交加的大街上疯狂的哭,雪中的齐林如同一根枯黄的竹竿,瘦的扎眼睛。

    街上的风雪吹走他的温度,吹凉了他眼中的热泪,洁白的雪似乎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逼成尸体。

    我强拉着他走进一家面馆,告诉他:“上帝只保佑吃饱了饭的人们。”

    2019年2月20日,齐林打了个电话给我说:“上帝显灵了!”

    齐林在比特币3900美元的价位时,售出了所有的比特币,套现离场。

    我问齐林:“你,往后想干什么?”

    “开个面馆,挣了钱以后兴许开个家具城,或者卖卖厨卫用品。年纪也不小了,或许再结个婚?要是再辛苦个10多年,我或许还能买辆迈巴赫。”齐林答道。

    “复婚?”

    “她已经再嫁了,不是这场风波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绿!”

    “还会炒币吗?”

    “我曾经相信爱情,现在不会了。”

    齐林给我发了一张在健身房的照片,照片中,他精神饱满,眼神烁烁,整个人如同一头充满了力量的公牛,强大而又狂热。


    链路财经
    您想知道的区块链,都在这里



主题帖 337 关注 0 粉丝 3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44.44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