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11,920,109,195 总市值 : $158,515,634,414
2019
03/14
18:32
分享
评论
  • 文章来源:浙江经侦综合


    近日,温州平阳水头的金女士反映,她和同事们将价值近百万元人民币的虚拟币存入一款名为Angel Token数字钱包APP。上月底该钱包突然停摆,用户存入的虚拟币至今无法转出。


    记者调查发现,有类似遭遇者不下20人,涉及金额达千万元。受害者们指认苍南龙港人黄某是该钱包的运营者,黄某却称自己也是受害者。目前,多名受害者已向温州苍南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警。



    近年来,以比特币、以太坊为代表的区块链虚拟货币进入了公众视野。


    去年9月,金女士接触到Angel Token钱包。据她提供的该钱包宣传页面显示,Angel Token钱包隶属于国外一家高新企业,是目前最好用的一款数字钱包。


    “他们的介绍网页上宣传,Angel Token钱包可以钱生钱,把虚拟币存到这个钱包里,利用他们的机器人搬砖套利系统就能赚钱,月收益12%~15%。”金女士说,在朋友的牵线下,她认识了该钱包的运营者黄某,“我还有几个同事也挺感兴趣,黄某先后三四次来水头向我们讲解钱包项目,我们还了解到他是温州大通磁业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管理人员。”


    经黄某多次介绍,加之对其本地人的身份及办企业等背景的信任,金女士和多位同事陆续购买了一批虚拟货币,存入Angel Token钱包。


    “我之前对虚拟币了解不多,只听说前几年比特币之类的非常火,很多人都发财了,他(黄某)讲得也蛮诚恳,其他同事都投了,我就跟着试试看。”金女士的同事黄先生说,他先后花了数十万元购买了200多枚以太坊投入Angel Token钱包,以目前一枚以太坊市场价人民币800元左右计算,价值近20万元。


    该数字钱包APP发布的公告


    用户与黄某的沟通记录


    高额收益仅持续3个月


    平台突然接连“升级”“维护” 宣传资料显示,Angel Token钱包于去年9月开始运作。12%~15%的月收益是如何实现的,又能持续多久?


    该钱包的宣传页面称,平台能够自动监控某一币种在各交易平台的价格,在高的平台卖出,并在瞬间同步在低的平台买入,实现高额套利。例如,某币在A平台价格是600美金,B平台是598美金,机器人捕捉到两者价格差异,会迅速在B平台买进,A平台卖出,赚取差价。不过,“搬砖”产生的利润以该平台自己发行的ANG代币形式发放,用户也可以将ANG代币兑换为其他主流币种。


    上月11日,运行了3个月的Angel Token钱包在APP里发出一则系统安全升级公告。公告称,将对APP的资产兑换、转出功能进行升级,同时增加短信或邮箱验证码验证,升级完成后恢复兑换转出功能。


    用户转出失败


    这次升级一等就是5天,到了第6天,平台又发出一份《系统维护公告》:维护时长168小时。这期间,金女士等人都无法提取虚拟币。等到上月25日,该钱包迟迟未能恢复转出功能,反而再度发出一则重要通知:由于相关版块刚刚上线还不是很稳定,为了保障客户资产安全,需要7天的全方位检测,其间停止充提资产。


    “又是升级又是检测,虚拟币都取不出来,我们有点担心了。”金女士和同事在此期间多次联系黄某,“他每次都说快了快了。”


    本月3日、4日,该钱包又接连发出公告,直接把平台重新上线的时间延至4月份,且未说明理由。


    根据用户提供的APP邀请码,记者多次尝试下载Angel Token钱包均未成功,在各大应用软件市场也搜不到该软件。


    用户在钱包里的总资产


    虚拟币迟迟无法提取


    多名用户向苍南警方报警 “我和同事有价值数万到数十万元不等的虚拟币被套,钱包提现功能恢复时间一拖再拖,我们知道肯定出问题了。”1月4日,金女士赶到龙港寻找黄某,“他不肯见我,电话里一直推脱,让我找福建宁德的汤某。”


    金女士说,汤某是福建宁德人,大家都叫他“汤总”,是和黄某一同运营平台的,至于两人是什么关系、如何分工,他们也不清楚,“我又赶去宁德找汤某,但他电话一直不接,根本见不到人。”


    除了平阳的金女士等人,该钱包用户分布在全国多个省市。1月7日,20多名用户从各地陆续赶到龙港寻找黄某。“我们去了龙港的大通磁业公司,公司其他股东他们都说不知情。”来自广东佛山的用户杨先生说,他们一群人在龙港守了多日,黄某才被迫现身,“黄某见到我们后,竟然说自己也是受害者,被汤总骗了,还自称要报警。”


    交涉中,黄某坚称用户的虚拟币不在自己手上,无奈之下,用户们向苍南警方报案。


    杨先生说,初步统计,20多位用户被套的虚拟币价值人民币1000万元以上,最多的被套100多万元,“我们应该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受害者。”


    用户指认的运营方自称受害者


    表示只是“帮帮忙” “我不是运营方的,我也是受害者,我有几百个以太坊在里面拿不出来。”1月17日,记者电话联系上黄某,他否认了其他用户的指控,表示钱包运营方是“汤总”,“我先后两次去宁德报警,但警方一直没有受理。”


    黄某解释,他之前投资其他虚拟币项目时认识了汤某,去年8月,汤某邀请他体验即将推出的Angel Token钱包。“汤某现在电话基本打不通,在宁德市区的工作室也转租了,其他用户找不到他,看到我好歹有个企业在这里,就天天来找我。”


    用户们向记者提供了多段微信聊天记录,指证黄某就是项目管理者之一。一位用户因忘记密码,无法登录,向黄某求助,黄某答复:“已经找到了,把你密码初始化了,123456。”


    一段上月11日的群聊记录显示,黄某发出系统升级公告文本,询问群友“你们看下有没有错别字”,随后表示“那我发给客服,让系统公告”。到了25日,群友反复催问系统维护进展,黄某称“晚上搞好,一个小时前就在处理”。


    “这些聊天记录都是断章取义,因为我和汤总那边比较熟悉,有时候帮忙问问情况,在中间传话而已。”面对用户出示的资料,黄某矢口否认参与了项目运作,说仅仅是“帮帮忙”。


    记者日前多次电话联系汤某求证,但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黄某几次专程跑到水头给我们推介项目,还建了一个微信群,在群里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解,谁帮忙会这么热心?”金女士反问。


    1月21日,苍南警方相关人士就金女士等人的报警答复温都称,经过初步调查,黄某自称是受害者,已经前往宁德报警,该案件的管辖权应该在福建方面。记者随后就黄某等人报警情况向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核实了解,该分局不予回应。


    专家:警惕部分恶意平台瞄上用户投资本金


    Angel Token钱包的运营模式究竟是怎样的,投资者的虚拟币是怎么被套住的,市民投资虚拟币应该注意什么?浙江省金融科技协会区块链专委会主任、比莱资本创始人兼CEO曾林钏对此进行了专业解析。


    虚拟币钱包可以分为去中心化钱包和中心化钱包两大类。“去中心化钱包其运营方无法掌控用户存入的虚拟币,中心化钱包则反之。”曾林钏说,Angel Token钱包宣称是去中心化钱包,但根据用户描述的情况而言,它实际上应该是一款中心化钱包。


    曾林钏说,Angel Token钱包所宣传的机器人搬砖套利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但不排除有些恶意平台只是以此为幌子吸储,实际并没有投入运营,“如果是这种情况,平台每个月返还的‘利息’其实只是从你的本金里拿出一点再还给你,最终目的还是骗取客户的本金。”


    在曾林钏看来,如果有源源不断的新客户涌入,这种类似“庞氏骗局”的平台就能不断获得新的本金去支付利息,进而吸引更多本金入场,“这种模式本身不产生效益,一旦缺乏足够的后续资金进入,或者发生客户大规模取现、平台方卷款跑路等情况,平台就会崩溃。Angel Token钱包运行不过短短三个月,如果不存在客户大量取现挤兑,支付短短几个月的高利息不至于立即掏空资金池。”


    近年来,虚拟币领域创造了大批暴富神话,吸引不少市民入场。曾林钏表示,区块链技术处于信息行业的尖端前沿,未来前景可期,不过市民在投资前应该做足功课,而不是盲目跟风。投资虚拟币时应选择从知名的大型平台购买主流币种。由于虚拟币市场行情波动巨大,经常暴涨暴跌,市民要根据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量力投资。

主题帖 344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55.29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