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3/15
11:10
分享
评论
  • 先讲一件有趣的事:深夜加班时,如果你在陆家嘴放眼望去,你会看到众多高楼张牙舞爪地发着光,但只有一幢大厦一盏灯都没亮。


    你会好奇,那是哪家公司?在陆家嘴竟然还有不加班的清流。


    这座大楼叫做上海黄金置地大厦。


    上海黄金置地大厦


    由于法务纠纷,大楼一直空置。


    它代表着陆家嘴的过去。


    据上海地方志记载,迤逦而来的黄浦江在这里拐了一个近九十度的大弯,留下了一片突出的冲积滩地,从浦江之西向对岸眺望,这一块滩地犹如一只巨大的金角兽伸出脑袋张开嘴巴在这里饮水。故得名陆家嘴。


    1990年陆家嘴成为第一个国家级的金融开发区,次年,东方明珠塔正式开始兴建。


    于是,汇丰银行、花旗银行、渣打银行、东亚银行纷纷进驻陆家嘴设立总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期货金融交易所和中国大陆唯一的钻石交易所上海钻石交易所也聚集于此。



    不到30年时间,陆家嘴已经从过去的小农村变成今天的金融中心。


    走在这里,连普通的流动早餐车都有显示屏更新着全球主要股指:


    图片来自知乎网友@Nero


    钻进一座大厦里,你甚至可以用俯瞰的方式欣赏跨年烟火。


    图片来自知乎网友@之韡


    无数年轻人在还没确定自己的职业理想之前,就已经先注视着上海,剑指陆家嘴。


    当陆家嘴亮灯,人们才惊觉,那只巨大金角兽不是在悠哉地饮着水,它盘踞在上海通向繁华世界的重要港口,目光炯炯,要把这里所有的光辉据为己有。



     陆家嘴青年的日常 



    在地铁2号线陆家嘴站,西装革履的沙丁鱼们从地铁站出来,走向必经的环形天桥。


    “陆家嘴就一个站,楼却很多,地铁所有出口出来步行5分钟内能到的楼只有中银大厦、太平金融大厦、上海银行、汇亚大厦、国金,还有平安和交银大厦。上个天桥,就要10分钟了……地铁挤到吐,隧道堵到晕,非周末非雨天非高峰时段打车竟然也能堵……”



    交通是陆家嘴人的共同槽点。



    我大学师兄肖聪第一天在这里上班,就被天桥上的场景吓得愣了一下。


    天桥上只有两种人,上班族和游客。


    上班族穿着黑压压的整套职业装,脚步匆匆,要么低着头看题为“xxx投资策略”的文章,要么用英文粤语韩语普通话打着电话。


    成堆的游客扛起红圈镜头,不只拍高楼,也拍盛气凌人的上班族大军。


    他们走过天桥时,都会下意识地挺起了背,不去看游客,仿佛自己早就融入了陆家嘴,噔噔的皮鞋声在告诉游客,他也是精英的一份子。



    而在游客看不到的地方,在陆家嘴上班的人,同样承受着普通上班族的狼狈。


    有个在陆家嘴工作的朋友曾经这样跟我吐槽过:


    周边午饭不但贵而且各种人满;

    楼里电梯永远不够且算法捉鸡;

    几乎每幢楼都有星巴克,但上班时间下去坐坐还怕遇到老板;

    订会议室就是场噩梦,常年满员;

    停车超级无敌困难,办公楼地下的车位都是给 CXO 们预备的;

    最关键是晚上10点的时候大楼的中央空调就关了。


    不到一周,肖聪师兄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他啃着一个热乎的山东煎饼,尽量走在职业装大军的里面,躲开游客的注目和可能认识的同事,以掩饰西装革履吃煎饼的尴尬。


    然而,即使工资再高,午饭时间在正大仍然是越便宜的店越多人排队。



    钱包比西装干净,上班高峰永远堵在地铁,平时吃饭只能在东昌路黄焖鸡米饭店。



    这是陆家嘴青年的日常。


    大部分人在拮据时会选择在麦当劳和便利店解决午餐,有时间就去正大排队吃一顿生煎,14块4个的生煎,加一碗12块只有两片牛肉的牛肉粉,至少管饱。



    要是那天决定要奖励自己,会去吃最爱的30块以上的卤肉饭套餐,尽管吃不饱,但是肥瘦相宜的卤肉可以暂时地催眠自己:好歹我也是个在陆家嘴上班的白领。



    至于每栋大厦标配的星巴克,师兄说他喝不起,吃完饭有闲钱带一杯Coco的芒果冰,就是小确幸。


    陆家嘴的金融民工对吃特别有执念,执念到辞职做外卖。




    2011年,一位80后人大研究生,带着 CFA 中级、平安信托优秀员工等等光环,毅然离职,做起了陆家嘴白领的外卖生意。35块钱一份的外卖,一度成为摩根、花旗银行等陆家嘴金融机构的会后应急午餐。


    这家创业公司最后被大型餐饮集团收购,退出了陆家嘴市场。


    而80后辞职创业、年入千万的传说依然在陆家嘴流传。



    一个传说之后,陆家嘴大部分人还是在朝九晚九的办公室生活中熬着青春,包括年薪50万的“新锐中产”。


    肖聪的经理最近开上了车,才发现那竟是另一种方式的沙丁鱼上班方式,承担不起邻近停车场昂贵的停车费,最后停在了远处,同样步行10分钟才到公司。


    邻桌的女同事们喜欢讨论包包和化妆品,她们有了心情就坐班车到正大逛逛街。



    早上在 Vouge 杂志上看到 Dior 新款包包上市了,陆家嘴附近的商场肯定早已上架。


    因为在陆家嘴,名牌包包的上架速度比人的工资增长速度要快,也比人的能力进步速度快。


    “美好的东西太多了,不努力怎么买得起”,女同事们常常这样感慨。


    对未来的恐惧和怀疑,不曾让这里的年轻人停下脚步。



     唯一的陆家嘴 



    陆家嘴的公司楼下,大老板归来,司机为他开门,老板理了理 Giorgio Armani 的定制西装,从容地走进大厦。


    吃完山东煎饼的肖聪看着自己身上在南码头新做的西服,和妈妈送的 Montblanc 签字笔,觉得气馁。每当觉得自己过得还不错的时候,陆家嘴总会狠狠打你的脸。


    陆家嘴是光鲜的,可真正的光鲜只留给1%的人。


    这1%,是投行里的保荐人、投顾投行券商那边的分析师、量化交易的分析师和交易员、主营业务的交易员、基金分析师和基金经理、资管行业里的资产经理、信托公司的项目经理信托经理,甚至还有家族信托的受托人……


    剩下99%的大多数——名校毕业的海归被恶狠狠地挂电话,清北复交的研究生兜售着信用卡,出了名抗压能力强的投行交易员躲在卫生间里无声大哭。


    北京的国贸在现代化中依然透着红墙黛瓦的古韵。


    广州的珠江新城用无数顿安逸的早茶和下午茶安慰着烦躁的白领。


    而上海的陆家嘴,钱是唯一准则。


    即使在陆家嘴中心绿地里吃着便当,你也不要期盼那可爱的几只小猫会让你邂逅一段纯真的爱情。


    《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在阶级的模糊边界中泪流不止,无数次地追问:“我只是想要在上海有个家,为什么不可以?”



    “魔都”的房价相当魔性,有人提出过“新摩尔定律”:


    魔都每18个月单位人民币可以买到的面积减少一半。


    陆家嘴的年轻人们,一年不吃不喝在陆家嘴买一平米,就已经不错了。


    去年的一个新闻经常被肖聪的同事拿出来调侃——


    去年10月份,李嘉诚出售了陆家嘴的世纪汇广场。




    业内人士分析,李嘉诚看到陆家嘴的地产价格已经高于老百姓的购买水平,所以抽身而退。




    陆家嘴只有各大厦的顶楼里坐着零星的几个安迪,自怨自艾的樊胜美们一边怨声载道一边等着奇迹。


    而樊胜美和安迪之间,有着无数个关关。


    我的上铺老吴看《欢乐颂》的时候,特别喜欢关关。他觉得自己,和他的大部分同事,都是关关。


    他刚到陆家嘴上班,完成每份文件要交到经理手上时,他告诉我,他每次都特别紧张,怕文件上出现了经理难以容忍的常识性错误,怕经理在背后感叹“新人毕竟是新人”,尽管每一份文件,他都已经改了又改。


    当然,参加各类名义的峰会、年会、论坛不少,看看在论坛上各位年薪千万,身家上亿的大佬们去交流观点,这种场合你大部分时刻只能做个旁观者。


    如今的老吴正奔波于他朋友圈几乎每天都要转发的什么「互联网+大会」、「消费升级中的投资机会」「下一个风口上的智能硬件」中,马不停蹄。朋友圈9张图的定位经常是上海相当高档的酒店,有一次他告诉我,在那里,你可以俯瞰整个黄浦江。


    在陆家嘴生存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本科学历不是很好,但终于在上海立足工作的女孩这样跟我说道:


    这里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地方。至少对于我而言,我从没有想过能在这里上班,对此我是心存感激的。


    被报表、数字、客户占据了大脑,大部分年轻人常常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忘掉早上在地铁上挤成沙丁鱼的自己,忘掉远在一小时车程外的出租房。


    对面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两个人出门走向厕所,一边谈着一笔跨国交易:“我跟你说,刚才那个客户要做的项目投资才十二个亿,算下来佣金都没几个,这个月的业绩算是完了。”一边抱怨着:“哎,这件衬衫质量不行,特别容易皱,还要120块一件,还不包邮!”


    在陆家嘴的摩天大楼里,肖聪和他的同事们接受着其他人对他们的一切定义:多金,忙碌,行业精英。


    他们也在努力地演绎着被赋予的角色。


    热爱挑战之后的成就感,执着于对自己人生的控制感。


    有时,我的师兄肖聪偶尔会在加班时看看文章开头写到的那座烂尾楼。


    它让陆家嘴的精英们又羡慕又沮丧,让他们知道,他们可以选择更安逸的方向。


    但他们不想要。


    老板过来拍了拍肖聪的肩膀,说:“看看这文件还有什么漏洞,这涉及到十亿的私募基金,改完再走吧。”


    师兄点点头,手机上收到工资到账提醒,“6”字开头的4位数。


    他有点无奈,又突然觉得充满干劲。


    陆家嘴的年轻人们,在整天海量的数据处理表格和最前沿的金融信息中沉浮。纵然陆家嘴给予了他们落差感与无力感,但只有这里让他们的野心与压力兼容。有时半夜加班回到家,打开电脑,看看家乡小镇发生了什么新闻,再回想自己的生活,嘴角也会不经意间有一丝微笑。


    或许高级住宅和高官厚禄远在天花板之上,或许未来仍然像上海一样常有迷雾。


    总有人反复追问:这一切的意义何在?


    不要问意义。正如阿甘从不左顾右盼,他只盯着前方,一路狂奔。


    -END-


主题帖 188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11.1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