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17,735,476,190 总市值 : $199,743,824,489
2019
04/16
22:22
分享
评论
  • 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根据P2P 基金会网站的个人资料介绍,“他”的生日是1975年4月5日,现在已经45岁了。

    克雷格·怀特(Craig Wright):出生于1970年10月,今年48岁,国人称其为“澳本聪”。

    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出生于1965年,2013年4月26日死于MRSA感染的心脏病。

    卡尔文·艾雅(Calvin Ayre):出生于1961年5月25日,加拿大人,目前居住在安提瓜和巴布达。

    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5px;">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Oracle, The Matrix

    作者:白夜

    编辑:碳14

    历史没有偶然,只有必然,你觉得巧合发生的每一件事,背后皆有因果。

    对于克雷格·怀特来说,有两个人对他的人生产生了巨大影响,一个人是戴夫·克莱曼,另一个是卡尔文·艾雅。

    1997年4月,在经历了不断求职跳槽之后,27岁的澳大利亚人克雷格·怀特满怀期望地来到了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希望能在金融行业里一展身手。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给克雷格·怀特安排的是一份维护安全和防火墙的枯燥工作,在挣扎了七个月之后,他再一次决定离开,并创立了一家名为DeMorgan的信息安全系统公司。

    经历了漫长的六年创业之后,时光来到了2003年。那一年,世界上发生了很多大事:淘宝网诞生了、SARS“非典”蔓延、伊拉克战争爆发萨达姆被俘......

    但对于克雷格·怀特来说,2003年可能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年,那年,他33岁了。出于一些未知原因,克雷格·怀特不得不从自己艰难打拼创立的DeMorgan公司黯然离职,新南威尔士高等法院在一年后还判决他不得接触该公司客户且需入狱28天(克雷格·怀特之后通过社区服务250小时得到了缓刑)。

    没有了工作的克雷格·怀特不得不把重心转到学术上,也就是在2003年,他凭借论文《创造理论的粗糙根源》(Gnarled roots of a creation theory)获得了神学、比较宗教和经典研究博士学位(尽管克雷格·怀特从未说明哪个机构授予了他这个学位)。就在撰写论文期间,克雷格·怀特通过一个线上加密论坛结识了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也就是与他一起进行比特币早期开发的同伴——戴夫·克莱曼。

     01 

    Dave Kleiman:计算机天才、优秀士兵与隐士

    戴夫·克莱曼是一个计算机天才,但同时,他也曾是一名美国陆军士兵。

    根据戴夫·克莱曼生前好友帕特里克·佩奇(Patrick aige)透露,出生于1965年的戴夫·克莱曼很小就对计算机和技术感兴趣,不过却在1986年选择了加入美国陆军担任直升机技师,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去参军,而且在刚入伍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戴夫·克莱曼就被评为了“美国陆军年度士兵(U.S. Army Soldier of the Year)”——也没人知道原因。不仅如此,戴夫·克莱曼在他只有21岁的时候就获得了美国陆军成就奖章(Army Achievement Medal)和陆军部长签署的表彰奖状——同样,还是没人知道原因。在表彰词里,美国军方这样写道:

    “你的军容、一般军事课目知识、时事、以及其他方面的表现非常优秀,加上你强烈的奉献精神,为美国陆军做出了杰出的成绩。”

    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3px;color: rgb(136, 136, 136);">Dave官网的五张图片之一;图片来源:https://www.davekleiman.com/ 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

    但是,没人知道戴夫·克莱曼为美国军方做出了什么成绩。

    然而就在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前的1990年,25岁的戴夫·克莱曼突然选择退伍,他回到了老家棕榈滩县,几年后开始在当地警长办公室工作,当时他的培训教官就是帕特里克·佩奇。即便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地方,戴夫·克莱曼还是展露出了惊人的计算机天赋,他给帕特里克·佩奇配了一台电脑,是一台需要输入命令行操作的DOS计算机,让帕特里克·佩奇可以在两人巡逻之前帮助家里的女儿远程打开游戏。

    帕特里克·佩奇记得在他们工作的时候询问过戴夫·克莱曼:“凭借你的知识,为什么要做警察这份工作?”要知道当时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计算机行业革命进行的如火如荼,凭借戴夫·克莱曼的才华完全可以赚到比警长办公室薪水多得多的钱。然而,戴夫·克莱曼总是低调地回答说,巡逻执法一直是他的梦想——是的,没人了解他,就像没人知道为什么入伍第一年就获得“美国陆军年度士兵”的他会在海湾战争爆发之前选择退伍一样。

    1991年1月,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

    低调的戴夫·克莱曼在老家的警察局里默默无闻地工作了四年,时间来到了1995年。

    1995年,戴夫·克莱曼刚刚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但是却遭遇了一场离奇的摩托车事故,导致他彻底瘫痪,之后便一直需要使用轮椅生活,这起事故的具体信息至今没有人公开过,甚至连肇事者都没有追查。

    然而,惨痛的车祸经历似乎没有打败这位美国陆军“老兵”,戴夫·克莱曼反而更加专注于计算机方面的工作,不仅担任计算机犯罪部门的系统安全分析师,还创建了计算机取证实验室,并在此后的十八年内奋笔疾书,先后出版了10本与计算机、安全和密码学相关的书籍。

    在2003年遇到克雷格·怀特之前,坐在轮椅上的戴夫·克莱曼一直在潜心探索加密技术,并开发出了一种超越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和微软通用标准指导(Microsoft Common Criteria Guidelines)的加密工具——“S-lok”(该工具由S-Doc分发),这项技术后来不仅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美国财政部(U.S. Dept. of Treasury)、美国监察长办公室(Office of the Inspector General)、以及美国邮政局(US ost Office)使用,而且还成为了后来 2P 电子现金交易的加密技术基础。

    现在的S-Doc官方网站似乎已经挂掉了,但好在有archiive.org网页存档的帮助:https://web.archive.org/web/20080828130153/http://www.s-doc.com/products/slok.asp

    通过这个网站,我们发现戴夫·克莱曼是一个加密安全专家,尤其擅长Windows系统安全,而且曾为Windows操作系统写过软件。

    根据戴夫·克莱曼的解释,他开发的S-LokTM系统是一个全面的系统强化解决方案,通过适当地改变用户系统注册表、安全数据库和文件系统ACL来增强操作系统的安全性——从技术手册的介绍里,S-Lok看上去似乎仅仅是一个与安全相关的软件,没有什么太令人兴奋的东西,甚至有些无聊。

    然而,当你看到S-Doc上开发的系列产品时,就会发现这项技术有多么强大。在下面的链接里列出了一些关于这些产品的信息: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81121211338/http://www.s-doc.com/technical/technical.asp

    镜像于:

    https://drive.google.com/folderview?id=0Bwr9mVDA8j3LU3ozYm9uOVpuSjA&usp=drive_web

    S-doc™开发的产品允许以加密方式安全地分发数据和信息,可以解决信息时代最紧迫的商业问题,即通过开放网络传输期间以及在服务器静态存储期间保护敏感信息。到这里,我们应该还是无法看出戴夫·克莱曼的贡献如何作用于比特币,但其实他在充分利用1995-2003年这段时间来构建了一个充斥密码的系统环境:

    “在系统安装时选择的加密算法(Triple DES、Skipjack或Rijndael/AES的密钥长度分别是168、96和128比特)通过使用随机数生成器(RNG)的系统继承和测试终端(SITT)被“种植“。标准硬件白噪声发生器或经美国联邦信息处理标准FIPS 186-2批准的伪算法会为每个交易生成唯一的加密密钥。”

    戴夫·克莱曼想要构建的是一个系统核心,也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加密审计日志系统“。S-Doc解决方案包括一个不可更改的加密审计日志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授权管理员、交易发起人、以及合规官员都可以获得所有交易活动和用户访问权限,但交易的基础信息却完全不会被暴露——而这,其实很可能就是零知识证明(zero-knowledge proof)的前身。

    更重要的是,戴夫·克莱曼还探索了S-Doc在金融和保险方面的应用,镜像于: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4YULdyuY7PvR1JjdVhxNFAwdWs/view?pref=2&pli=1

    其中,戴夫·克莱曼再次强调了在金融交易里记录“不可更改的加密审计日志系统“日志,虽然这个时期内的戴夫·克莱曼没有提出与比特币有关的直接证据,但可以看出,他构建的S-Doc其实打造出了一个基础性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密码学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被创造性地应用。在S-Doc之前,密码学只存在于理论层面上,而之后才走进到现实世界中。

    如果到现在你还不觉得戴夫·克莱曼有多么厉害,那么下面请看看他持有哪些专业证书吧,包括:

    信息系统安全管理专业人员(ISSMP®)、信息系统安全架构专业人员(ISSAP®)、认证信息系统安全专业人员(CISSP®)、认证信息取证调查员(CIFI)、认证信息安全经理(CISM®)、认证反恐专家(CAS)、认证计算机审查员(CCE®)、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MCSE)。

    对于普通人而言,想拥有上述任何一个证书的难度都非常大,而戴夫·克莱曼却一人独揽了全部。而且,他还获得了好多年的“微软Windows安全最有价值专家(Microsoft Most Valuable rofessional)”称号。

    2003年,克雷格·怀特在一个线上加密论坛上结识了戴夫·克莱曼,那年,美国发动第二次海湾战争,也被称为伊拉克战争。

    第一次海湾战争的起因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即便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美国依然没有清剿萨达姆政权。然而第二次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国人却要灭掉萨达姆,因为他触犯到了美国最不能容忍的核心利益——美元。当时,萨达姆停止了一切使用美元结算的交易行为,改用欧元和其他货币,这一举动立即引起美国的高度警觉和愤怒,因为这是第一次有国家如此明确地要挑战美元的地位,而这场战争的结果想必每个人都很清楚了(最近委内瑞拉的境遇,起因也是他们不希望以美元结算石油交易)。

    实际上,在现实世界里维护美元霸权的同时,美国政府已经注意到互联网上开始出现去中心化数字货币,比如尼克·萨博(Nick Szabo)在1998年设计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比特黄金(Bit Gold)”,他希望尽可能的在加密世界模仿出一种安全且可信的黄金,在它之上不必依赖于可信的中心化机构,还有Dai Wei提出了“b-money”的理念。这些会在互联网上挑战美元权威吗?显然,美国政府绝不希望失去“统治”线上货币世界的机会,但谁要阻止美国这么做,结局只有一个——死,就像萨达姆和委内瑞拉一样。

    那么接下来的一系列问题可能就值得我们去深思了:戴夫·克莱曼在军方那里接受了什么样的任务?他又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军队并选择隐姓埋名生活?戴夫·克莱曼后来仍在继续研究加密技术,是为了对抗美国政府“统治”线上货币世界吗?戴夫·克莱曼遭遇那场神秘的车祸肇事者会是谁呢?

    所以,在当年这样的大背景下,戴夫·克莱曼与克雷格·怀特的相识似乎多了一丝历史宿命的色彩。

     02 

    Craig Wright:密码朋克的厌恶者,“中本聪”的参与者?

    我们无法考证究竟是戴夫·克莱曼主动接触了克雷格·怀特,还是克雷格·怀特主动与戴夫·克莱曼结识。不过,对于当时刚刚丢掉工作、“无所事事”且对社会充满各种不满的克雷格·怀特来说,他或许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会发生如此重大的改变。

    根据克雷格·怀特的自述,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加入到了数字设备计算机用户协会(DECUS),并经常混迹于各种线上加密论坛发表意见,声称自己不喜欢密码朋克、计算机秩序、奇点和“代码即法律”,甚至直言无政府主义其实就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白日梦。

    相比于戴夫·克莱曼,虽然在加密技术领域里的水平不高(这一点“V神”Vitalik Buterin和闪电网络白皮书合著者Joseph oon都曾直接抨击过克雷格·怀特),但早年热衷于金融行业、并且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工作过的克雷格·怀特更具金融嗅觉。而这可能也是戴夫·克莱曼“选中”他,并与之交游的原因之一。

    根据有限的资料显示,克雷格·怀特和戴夫·克莱曼认识之后便频繁互动,还就各种技术主题进行了交流,两人甚至还合著了一本书《The Official CHFI Study Guide(Exam 312-39):for Computer Hacking Forensic Investigator》(这本书目前仍然在亚马逊有售,感兴趣的可以搜索购买)。

    2008年,戴夫·克莱曼开始与克雷格·怀特共同撰写一篇关于重写硬盘数据机制的论文。实际上,戴夫·克莱曼一直是“密码和安全(Cryptography and Security)”邮件列表的定期贡献者,经常在上面讨论密码系统技术和密码学政治等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还是Metzdowd Cryptography邮件列表的长期会员。

    很多人相信克雷格·怀特是真正的中本聪,这与他在2008年写下的两封邮件有着极大的关系。Bitcoin这个词,最早也是出现在克雷格·怀特的这些邮件中:

    2008年3月,克雷格·怀特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

    “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篇论文,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来编辑这篇论文。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型的电子货币,比特现金(Bit cash),或是叫比特币(Bitcoin),你总是在我身边,戴夫,我希望你能成为这篇论文的一部分。”

    2008年底,克雷格·怀特又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

    “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编辑了我的论文,现在我需要你帮助我构建这个想法。

    2008年10月31日,署名为“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论文链接出现在了Metzdowd Cryptography邮件列表上——没错,就是戴夫·克莱曼身为长期会员的那个邮件列表。

    https://satoshi.nakamotoinstitute.org/emails/cryptography/1/

    http://www.metzdowd.com/pipermail/cryptography/2008-October/014810.html

    疑虑从这里就产生了,克雷格·怀特在2008年期间发给戴夫·克莱曼的邮件,是他自己主动发送的?还是戴夫·克莱曼有意指示?我们不得而知。

    2009年1月,“中本聪”将比特币软件代码被开源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