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5/10
09:44
分享
评论
  • 5月7日,一篇新闻让币圈人兴奋了好久。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高级官员透露,CFTC愿意批准一项以太坊期货合约,如果一切都符合要求的话。此消息一出,以太坊的价格就蹭蹭蹭往上涨,直奔一个月之前的高点。

    一直以来,期货被视为将加密世界与传统金融世界连接的第一步,因此此举意味着ETH将链接更大的传统金融市场。如此重大利好,着实给ETH的持有者长脸了。

     

    2018年被很多人认为是ETH的至暗之年,1CO项目的大量崩塌,ETH本身DApp生态又后劲不足,以及被寄予厚望的君士坦丁堡升级计划再三延迟……此外,很多项目打着各种口号要超越ETH。对于很多币圈新人而言,ETH似乎是一个过去的时代,它好像只属于过去,没有好看的未来。

     

    这个拥有25万名开发人员的当前最大的区块链社区还好吗?哔哔圆桌派第七期《深聊以太坊生态,感受“宁静”时刻的暴躁》,MarkerDAO中国区负责人 潘超、Dipole架构师 刘明川、Kyber中国区负责人 黄为、DOS Network合伙人兼运营负责人 王琦、DUSD营销VP、区块链D理想国创始人 应俊、纯白矩阵创始人 吴啸今晚做客哔哔圆桌派直播间共话以太坊蓝图!

     

    摘录本文部分精彩观点:

     

    王琦:以太坊符合“集市发展”的所有条件,所以它成功了。

     

    刘明川:以太坊的治理困境主要在体现在两点:一个是治理的对象上。以太坊摊子铺太大了,什么都想做。二是还缺乏良好的治理工具。以太坊作为早期项目,没有链上治理的工具。

     

    潘超:DeFi 现在的局限还在资产端,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很难找到完全去中心化、不依附于法币的资产。

     

    应俊:是完成初心定位虚拟工场的“坊”,还是抓住金融市场的“场”?

     

    吴啸:PoS对于eth又是一种囚徒困境,现在矿池中心化的问题非常严重。

     

    黄为:一个开发者认为他的DApp对于区块链的性能是强需求,对于去中心化是弱需求的话,可能会选择EOS。如果对去中心化是强需求,则会选择以太坊。

    来自哔哔圆桌派

    圆桌大咖秀

     

    我是应俊,大家可以叫我ray,一个区块链领域的从业者,目前负责的第四代稳定币——纽约数字美元稳定币DUSD在亚洲市场的运营及服务。

    大家好 ,我是黄为,也可以叫我Lucas,来自Kyber Network ( https://kyber.network/ ),目前主要负责和中国相关的事物。很高兴今天能参加这个讨论,感谢BiBiNews的邀请。

    大家好,我叫刘明川,是能源项目Dipole的架构师。我们项目是为了帮助微电网实现内部交易,从而实现能源网络内的精细化供求平衡。

    在欠发达地区的微电网中,用户和资产是非常碎片化的,传统的互联网技术很难满足多方商业信任的要求。而区块链恰好是在这些欠发达地区,实现低成本信任的重要工具,能够低边际成本的服务更多小微用户、小微资产和小微能源。

     

    目前我们在东南亚和多个电网公司合作,今年预计将落地大约5000户规模的微电网项目。还希望大家多指教。

    Hello hello,大家好,我叫吴啸,也可以叫我Ling。来自纯白矩阵(matrixdapp.com)

    我是区块链游戏《细胞进化》,《Last Trip》。阿尔伯塔大学学士,硕士。

     

    目前还担任中国计算机学会分部执行委员,理事。江苏省欧美同学会会员,江苏省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江苏省人工智能学会智能感知与技术应用专委会委员等社会职务。

     

    上周我们的跨链框架论文获计算机顶级会议IEEE INFOCOM 2019收录。

    大家好,我是潘超,MakerDAO 中国区负责人,同时负责经济研究。MakerDAO 发行了以太坊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去中心化稳定币 Dai。

    哔哔News的粉丝们,大家好,我叫王琦,是DOS Network(https://dos.network)的联合创始人。我们是去中心化预言机项目。

     

    我在DOS Network, 主要负责技术,市场和运营相关的工作。我本科硕士都是计算机专业出身,之前在硅谷的Pure Storage和甲骨文做软件工程师兼技术负责人。

     

    我从13年就开始关注比特币和区块链行业,16年开始关注以太坊,可以说也是经历了几轮牛熊了。很高兴今天能跟大家在这里交流,感谢哔哔News。

     

     

      - 01-

    圆桌第一问

     

    Q1:大大们第一次接触以太坊是在什么时间?当时是如何理解以太坊的?有人认为,以太坊更像是一个嘈杂的集市,而不是一个有序的教堂。言下之意,以太坊是一个超量级的生态系统,那你们又是通过哪些纬度来认知以太坊的?

     

    应俊:以太坊,类似于十八世纪中叶的纽交所

     

    我觉得以太坊在整个区块链的里程碑上绝对是应该有重要的一席。以太坊之后,区块链逐渐脱离了极客领域,并摆脱了硬核的技术概念,快速的往金融属性进行了靠拢,所以我把以太坊理解为一个早期的数字金融所,类似于十八世纪中叶的纽交所。这是我从金融以及里程碑角度对以太坊的认知。

     

    吴啸:ETH智能合约的技术层面上老外斗智斗勇

     

    以太坊接触是在17年底看到迷恋猫,也就是cryptokitties大热之后,接触到以太坊。当时第一个反应是震惊,竟然区块链上也可以写程序了,可以执行逻辑并且图灵完备。然后就体验了各种以太坊上的游戏。当时是热土豆,菠菜类比较多。

     

    接着我们发现当时以太坊前端后端有时间差,并不同意,就在智能合约的技术层面上和老外斗智斗勇。具体的哔哔News之前也才采访哈,就是打老外的故事,细节大家可以去看之前的采访。

     

    我觉得我更多的是从技术角度的层面去认知以太坊的,因为我不太懂经济也不太会炒币。包括以太坊的一些EIP,给以太坊生态内提issue啊,改bug啊。其实remix,web3早期bug还是非常多的,最早一批的开发者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一起会在一些比较极客的discord里去讨论。

     

    潘超:2017年接触以太坊认为它是世界型计算机

     

    第一次接触以太坊是在2017年初。当时认为以太坊是世界型计算机,现在觉得是一套承载资产和货币记录、结算和支付的自动化开源系统,并具备一定分布式计算能力。

     

    黄为:2016年7月,Coinbase第一次添加新比特币之外的加密货币ETH

     

    第一次接触以太坊是在2016年的7月,当时Coinbase宣布在Coinbase App还有GDAX上支持Ether。因为这是Coinbase第一次添加新比特币之外的加密货币,所以很好奇Ethereum和Ether是什么。当时的印象是以太坊让资产变得可编程,把代码带上了分布式账本,这是非常非常酷的一件事情。

     

    关于认识以太坊,一开始还是通过它潜在的应用场景来了解的,比如以太坊安全,透明,分布式,可编程的特质让它可以通过智能合约在组织治理,金融,Internet of Things等领域都能发挥作用。

     

    最早主要是在以太坊的Reddit论坛以及Week In Ethereum来获取以太坊的信息和动态,后来会通过一些意见领域的文章和Podcast来获得一些更深层的认识,比如Chris Dixon的博客和Laura Shin的Unchained都很有帮助。现在各个方面的渠道就很丰富了。

     

    王琦:以太坊符合“集市发展”的所有条件,所以它成功了

     

    第一次接触以太坊是16年在朋友的推荐下关注了以太坊,当时的理解就是以太坊是一个可编程的区块链平台,是对比特币的一个改进,然后用它来募资比较方便。

     

    确实,软件开发和建筑一样,分为集市和大教堂两种,集市就是开放成本低、周期短、品质平庸,而大教堂就是成本高、周期长、品质优异。

     

    而集市要发展起来有几个条件:

    1、你不能从零开始建设集市,你必须先有一个原始项目。

    2、你的原始项目可以有缺陷,但是它必须能运行。

    3、你必须向用户展示一个可行的前景,且让潜在的合作者相信在可预见的将来它会变成一个真正漂亮的东西。

    4、项目的主持者本身不一定是天才,但他一定要能够慧眼识别出他人的优秀想法。

    5、项目的主持者必须要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交流技能和人格魅力。这样才能吸引他人,使别人对你所做的事感兴趣,愿意帮助你。

     

    恰恰以太坊都符合所有这些标准,它成功了。而且以太坊的成功也体现了开放的力量,因为开放式的合作方式可以在一个问题上投入多几个数量级的技术工时,封闭的世界无法赢得这样的竞争。

     

      - 02-

    圆桌第二问

     

    Q2:此前,Afri Schoedon事件让人们重新关注以太坊核心开发者流失的问题,为什么早期的开发者会离开以太坊?另外,以太坊基金会也给人以不透明的印象,以太坊的治理遇上了哪些困境?

     

    应俊:以太坊创世的定位并不是专业金融平台,爱西欧模式存在缺陷和不合理性

     

    以太坊在建立初期有着自己的使命的战略定位,“坊”的含义是工场、工作室。以太坊强调这是一个虚拟工场,币圈玩家可以来此找工具和DIY组建自己想要的金融工具。这可能是最初以太坊的发心和初衷。

     

    但历史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无心插柳柳成荫,2014年6月,以太坊开始了预售,也就是所谓的以太坊爱西欧,42天募集了3万多个比特币,以当时的价格算,相当于1800多万美元。这一里程碑式的创新概念,最终变成了2016年之后让人为止疯狂的爱西欧模式,发币同时也成为了以太坊一段时间内最主要的服务内容。

     

    但我想强调的是,因为以太坊创世之时的定位并不是专业金融平台,所以我们看到了爱西欧模式它本身所存在的缺陷和不合理性我认为这一强加的市场定位和业务模式,使得一部分早期服务者因为技术不对口、共识不认同、模式不理解等原因而产生流失,同时由于欠缺很多专业金融平台的基础功能和业务模型,所以以太坊第二阶段的调整相当艰难。

     

    王琦:ETH核心开发者回避非技术领域的决定,因此出现了治理混乱的情况

     

    和其他由项目方推动的公链相比,我觉得以太坊基金会还算相对透明,已经是区块链世界里相对好的了。

     

    但是他的治理确实遇到的困难。以太坊的治理实际上是技术统治,核心开发者对协议更新有着决定权,但是现在这些核心开发者越来越不愿意面对和回避非技术领域的决定,因此出现了治理混乱的情况。

     

    目前有一些解决的方法被摆到台面上,其中比较受多数人认可的一种方案是,承认去中心化治理目前还行不通,但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弄清楚该怎么做。因此,我们暂时先回到中心化的治理模式中,引入透明性、问责制等等塑造清明治理的最优工具,尽可能避免治理被完全绑架。

     

    潘超:以太坊基金会已经是相当透明了

     

    刘明川:以太坊也是要有危机的

     

    明面上,早期主要原因还是发展路线的理念不合。典型的两个例子,cardano的老查是原以太坊的CEO,还有polkadot的gavin则是原以太坊的CTO。老查认为区块链开发应该是公司化的,以学术化的理论进行铺垫,以一个工程化的方式来进行推进。而vitalik等人坚持以基金会的形式进行,更加开放开源。两种方式,孰优孰劣只有结果出来才知道,大家都觉得自己是对的,达不成共识自然有人出走。

     

    而不透明也是很自然的。我觉得,以太坊的治理困境主要在体现在两点:一个是治理的对象上。以太坊摊子铺太大了,什么都想做。这使得社区的注意力并不集中,针对一个议题反复讨论进展缓慢。二是还缺乏良好的治理工具。以太坊作为早期项目,没有链上治理的工具。而一个去中心化的项目,缺乏治理工具的调和,加上要讨论的内容太多。使得以太坊只能缓慢前进。

     

    从存活性来看,其他公链的DAPP爆发性和话题度都非常高,但是冷却的速度也很快。 现在区块链,都还处于用户体验和性能比较差的情况,也都还没有大规模商业落地。所以孰优孰劣还难说。

     

    但是以太坊也是要有危机的。我们可以发现,现在公链的发展已经趋同化,大家要实现的功能和使用的方法都大差不差。如果以太坊升级速度远低于其他公链的话,一旦其他公链完成商业化准备,大量的DAPP开始在其他公链上部署,这种对以太坊生态的虹吸效应是不可逆转的。Aragon就是一个例子。

    - 03-

    圆桌第三问

     

    Q3:2018年年初的时候,ETH在DApp市场上可谓是一枝独秀,可是后来诸如EOS、Tron、NEO等公链纷纷布局DApp,以太坊在DApp市场上的表现似乎不太好,你们认同这种说法吗?你们预测一下,以太坊DApp的发展又会遵循怎样的路径?

     

    应俊:DAPP的核心要素永远脱离不了效率场景必要性

     

    无论是neo,eos,tron,还是以太坊,DAPP的核心要素永远脱离不了效率、场景、必要性。从这三个角度上看,所有的公链上的DAPP可能目前都不太符合要求,这并不是以太坊单独一家的问题以太坊dapp未来如果要发展,首先TPS必须逐步提高,同时各类模块化的组件,IDE开发环境以及开发者计划需要快速完善。

     

    潘超:Dapp 重要的不是数量而是所解决的问题

     

    我觉得,受几台服务器控制的还是 App 而不是 DApp。Dapp 重要的不是数量而是所解决的问题,能够承载大规模的资金转移与零和的博彩游戏还是差别蛮大。以太坊主链的DApp 主要追求安全性和去中心化,要求高性能计算的可以放在二层网络实现。

     

    吴啸:以太坊DApp在市场上表现不好更多的是因为开发者和玩家更加分散了

     

    我这样认为的,最早其实公链是没有的选择的,只有ETH上可以写DApp,所以自然是一枝独秀。后来包括Nas,Eos,Tron,Neo,Iost一些都逐步可以写智能合约和DApp了,这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技术肯定是在不断进步的。

     

    上述这些能够写智能合约和DApp的公链,我们都在上面写过智能合约,并且有些我们直接合作过。我认为目前还是各有优缺的,大家也是比较多样化的在发展。我觉得认为以太坊DApp在市场上表现不好更多的是因为开发者和玩家相比一开始更加分散了。不过以太坊确实挺久没有比较大的更新了,我认为它在试验阶段的一些feature可以考虑开放出来。

     

    黄为:以太坊会继续通过其去中心化的优势,吸引对去中心化有强需求的DApp

     

    我觉得以太坊的DApp生态发展的挺好的,18年初火,更多的是一个概念的火,很多项目成立说要在打造如何如何的产品,但当时真正落地的并不多。现在概念的泡沫少了,落地的应用多了,是好事。

     

    现在大家可能看到很多新的公链上也出现了很多开发者和DApp,认为这些公链和以太坊会是一个你死我活我的关系。其实我觉得并不是,他们的兴起往往来自于他们的差异化。

     

    比如一个开发者认为他的DApp对于区块链的性能是强需求,对于去中心化是弱需求的话,他可能会选择EOS。反过来说,如果对去中心化是强需求的话,则会选择以太坊。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DeFi应用都选择在以太坊上面开发的原因。

     

    我觉得不同的公链会分工合作,各自根据自己的优势服务特定人群和特定场景。以太坊会继续通过其去中心化的优势(众多的节点参与区块生产和验证交易),吸引对去中心化有强需求的DApp。

     

    王琦:如果Dapp能发展起来,Defi会是首先发展起来的那一类

     

    我不认可这种说法。诚然,因为性能和可扩展性等等原因,EOS和Tron可能更适合博彩类和资金盘的应用,但是这些应用都还没体现出可持续发展的潜力。更不要说,在这些公链上存在的严重的刷量虚高的现象,以及本质上的中心化的问题。以太坊目前为止,还是去中心化程度最高,相对最安全的公链,这也是为什么Defi会在以太上有巨大发展的部分原因。

     

    我认为以太坊以后会作为结算层长久存在。甚至就算polkadot 等跨链协议发展起来,我也认为以太不会消亡,会成为跨链当中的一个最大节点,是那些不需要太高tps,对安全性要求较高的应用的优质舞台。以太坊Dapp的发展路径比较难说,因为还受到技术进化,治理,竞争者冲击的等等因素影响。但是至少我认为,如果Dapp能发展起来,Defi会是首先发展起来的那一类。

    - 04 -

    圆桌第四问

     

    Q4:我们知道,以太坊在DeFi领域表现得很出色,为什么DeFi市场天然在以太坊上落地生根?不过以太坊的DeFi市场主要是靠MakerDAO 撑起来的,你们会不会将DAI是否成功作为DeFi能否成功的参考标准?如果希望 DeFi市场的持续壮大,以太坊生态需要提供些什么?

     

    黄为:如果希望DeFi市场持续壮大,能提供一个和传统金融场景媲美的用户体验是非常重要的

     

    像刚刚聊到的,以太坊在去中心化方面的优势,天然的能够吸引对资产安全非常敏感的DeFi应用。稳定币的确是各种金融场景中都不可缺少的,比如从Kyber的角度看到的,目前利用Kyber协议来接收加密货币支付的商家,他们大都不喜欢加密货币剧烈的价格波动,如果没有DAI这个选择的话,他们也许也不会考虑接收加密货币。DAI这部分还是一会交由潘超来展开说。

     

    如果希望DeFi市场持续壮大,我觉得能提供一个和传统金融场景能媲美的用户体验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里面涉及到改变现有用户的习惯。我们Kyber目前就在围绕我们协议开发一系列工具,希望能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

     

    潘超:DeFi 现在的局限还在资产端很难找到完全去中心化、不依附于法币的资产

     

    目前只有以太坊网络具备且能够安全地承载有价值和高流动性的资产。Dai 是以太坊网络上基础且原生的货币,即去中心化的同时又提供了稳定性,因此很多 DeFi 项目需要 Dai 作为流通媒介和记账单位。刚刚 Lucas 提到的用户体验很重要。

     

    同时,DeFi 现在的局限还在资产端,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很难找到完全去中心化、不依附于法币的资产。此外,需要建立身份体系才能有大规模的应用,否则流动性创造只能局限在抵押借贷。不过,这就要求结合传统金融市场,引入更多主流资产上链。在这过程中难免会有去中心化程度的取舍。不过我们已经看到包括摩根大通和法国兴业银行等都选择以太坊或者类以太坊作为资产发行的网络,这是个好的信号和方向。

     

    应俊:如果希望 DeFi市场持续壮大,以太坊需要更加完善金融方面基础内容和配套机制

     

    Fintech 植根于官僚主义和信任机制,而 DeFi 则是自由的,对信任的需求是最小化的从共识基础来说,以太坊和DeFi有着天然的属性吸引,也是以太坊往金融属性进一步靠近的核心基础,如果希望 DeFi市场的持续壮大,以太坊需要更加完善金融方面基础内容和配套机制。

     

    王琦:Defi项目以后会有向Polkadotcosmos等平台迁移的趋势

     

    如果Defi市场持续壮大,我认为以太坊生态至少需要从几个方面给与支持。

     

    1、性能与可扩展性的提升,包括PoS,sharding,二层网络的实现,给与以Defi为首的Dapp更大的自由,让他们不再受到链上性能的限制。

    2、在技术升级过程中要避免风险,比如对pos过渡这个过程中可能面对的技术风险和治理风险谨慎处理。

    3、出现一些其他基础设施工具,比如一个好用的去中心化预言机。

    4、Defi项目还是要寻找更多能吸引普通用户的应用场景,比如说拿dai去作为核心开发者的工资结算。

     

    另外我认为,Polkadot、cosmos等等项目,会在很大程度上蚕食以太坊的份额,而Defi项目以后会有向这些平台迁移的趋势。

     

      - 05-

    圆桌第五问

     

    Q5:以太坊由工作量证明机制PoW过渡到权益证明机制PoS,共识机制的更新换代意味着整个生态体系要重新注血,V神曾表达了对PoS的四大担忧,以太坊过渡到PoS机制将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以太坊此举又将给整个区块链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王琦:掌握大量算力的矿工会有反对的声音

     

    以太坊过渡到PoS将会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最直接的就是来自于既得利益者,这些现有的掌握大量算力的矿工,会有反对的声音。另外就是技术上的,PoW已经稳定运行10年,在稳定性上已经可以说被部分证明。而PoS还没有完全被证明,有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技术问题从而导致风险。当然,也会伴随很多机会,比如专门做staking服务的机构,会面临较大机遇。

     

    吴啸:PoS对于eth又是一种囚徒困境现在矿池中心化的问题非常严重

     

    我觉得过度到pos过程中可能会有多种问题浮现吧,我认为这也是v神比较谨慎的原因。同时对于eth又是一种囚徒困境,因为这次INFOCOM里交流,研究发现现在矿池中心化的问题其实也非常严重。虽然eth上有1万多个节点,包括我们也有两个分析节点,但是大多数的算力还是偏中心化的。那么潜在的安全隐患也是不小的。

     

    除了过渡pos过程中矿工的反弹与市场的波动,对于开发者来说速度效率安全性等方面,都是可能会有影响的。机遇其实也的并存的,毕竟作为一种创新,如果能成为第一个混合模型,或者第一个成功切换模型的区块链,对于行业都是非常正面的效应~

     

    刘明川:迁移就像往飞驰的自行车里插铁杆让他停下来非常危险

     

    机遇是以太坊将会更加灵活:一是链上治理将会更容易实现。矿权和币权的统一,使得持币人即是能够决定链发展方向的关键角色,利益上更加统一。(当然这里面还有些许利益立场上的分歧,比如持币人不一定会为币的长期发展着想或者持币人不一定是链的用户,不过这些也有相应的解决办法。)

     

    二是分片、plasma等技术部署更加容易了。PoS天然对这些类跨链型技术有很好的适配。不同等级的价值信息,将可以在不同安全等级的链上进行处理。这就是PoW很难做到的,当然我们也看到BTC社区给出了另一种扩展解决方案——闪电网络。

     

    然而,PoS的部署会有很多问题。其中理论问题无非就是些老生常谈,比如Nothing at stake(粉尘攻击)怎么解决,long range attack(长程攻击)怎么解决,如何设计大家的博弈关系保证链的去中心化安全性,如何减少卡特尔形成带来的风险。这在这几年时间里,以太坊社区以及其他公链已经有大量的学术成果。

     

    不过理论只是纸上谈兵,真正现实运行可能完全不同。有人说过,迁移就像往飞驰的自行车里插铁杆让他停下来非常危险。 首先,迁移就会是大问题。以太坊将通过多次硬分叉完成至少四次的serenity升级。其中像casper的共识切换,我本以为会有Rchain率先部署,为以太坊测试实际的市场运行情况,但是Rchain陷入财务问题,想哭==#

     

    其次,PoS省了PoW大量的能源消耗。但是,世界是公平的,省了什么必然需要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透过复杂的代码来模拟比特币几行代码实现的工作,替代现实世界大量电力和算力保证的安全性。会出现什么问题,不可预测。

     

    最后,就是POS的安全性来源于市场资本的保证。不同于pow的电力保证,pow的算力虽然和价格相关,还是比较间接的。即便比特币价格暴跌,也不会那么快影响到网络的安全性。pos的安全性来源于价格,高市值能够保证安全性。但是一旦被攻击,有可能陷入死亡螺旋。价格越低,越不安全;越不安全,价格越低。pos比起pow,他的价格相关性更高。因此可能会有这样的风险。

     

    应俊:过渡到PoS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共识基础层面也要做调整

     

    因为我以前也做过一段技术方面的工作,所以从技术角度来看,从POW到POS对以太坊的开发团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从最近君士坦丁堡升级就可以看出,在一个已经有众多共识基础和节点的平台上做技术升级的难度。更何况pos的过渡不仅仅是技术上的,这个改变应该是一种共识基础层面上的调整。

     

    我个人认为难度相当之大,而且风险极高。但反过来说,假设以太坊成功了客服了这一难关,从根本上解决的TPS难题,基础共识调整以及基于以上技术方面的业务升级,那未来所能给与以太坊的将是一条康庄大道,未来无可限量。

     

      - 06 -

    圆桌第六问

     

    Q6:事实上,以太坊的确面临着开发者和用户流失的情况,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分流了以太坊的用户和开发者,另一方面是以太坊2.0的实现还有1~2年的时间,以太坊在这段时期内该如何争取自己的市场?

     

    应俊:是完成初心定位虚拟工场的“坊”,还是抓住金融市场的“场”

     

    这个问题,一直是一个所有人关心的问题,也是V神心中的抉择,是完成初心,定位虚拟工场的“坊”,还是抓住金融市场的“场”,最终会决定未来以太坊的走势。

     

    吴啸:以太坊可能更多的思考一些和自己体系更契合的dapp

     

    我觉得以太坊在现在的环境下确实有种被左右围攻的感觉。其实最简单的道理,大家发现以太坊上运行dapp有些同步速度慢,费用贵等问题。在dpos的系统下,至少速度是更快了~ 现在相当于公链在不同方向上一种差异化尝试。

     

    作为以太坊而言,可能更多的思考一些和自己体系更契合的dapp。同时,因为我们刚刚参加了计算机顶会嘛,其实eth在海外还是有可观的开发者,eth在合约间调用,多合约联动上还是有更多的技术沉淀。我认为多联动一些开发者,容易产生更好的优势。

     

    刘明川:ethereum 1.5版本让项目方在等待以太坊升级的过程中先做好自己的事

     

    我印象里,以太坊现在有个方案是ethereum 1.5版本过渡。 其实这样的方式可能比较合适,现在区块链项目其实更多的是在研究分布式商业、验证商业模式、提升用户体验等等。 给项目一个更好的环境,或许能够让项目在等待以太坊升级的过程中,能够先把环商业生态的事情先做好。这样一旦以太坊升级完成,两边一match刚好共同起飞。毕竟项目方,对基础设施有些期待。

     

     - 07-

    圆桌第七问

     

    Q7:目前,市场上有很多自称是以太坊杀手的项目,你们觉得谁是以太坊最有前途的竞争对手?另外,COSMOSEOS、Polkadot等等有机会超越以太坊吗?为什么?

     

    应俊:公链生态更多的是在细分领域产生统治地位

     

    首先,区块链领域的市场未来将积极广阔,完全可以同时接纳多条公链,所以各种类似杀手的定位本身是不精准的,或者说是宣发时候的一种流量依靠。我更觉得未来,以太坊也好COSMOS、EOS、Polkadot也好,更多的可能是各自在一个细分领域里面产生统治地位,同时又能做到相互链接。

     

    刘明川:polkadot和cardano能不能走到以太坊的地位,非常需要机缘

     

    一个是最近非常火热的Polkadot,我们现在也深度参与了Polkadot的前期上线过程。gavin wood是原以太坊的CTO,以太坊技术的奠基人。以太坊技术黄皮书,EVM,solidity都出自他手。他带领的parity团队是目前区块链行业工程实力相当强的团队。

     

    Polkadot要实现的跨链和以太坊倒是不冲突,是互相补充的。但是上面的智能合约平台edgeware,还有公链架构substrate有可能威胁以太坊生态。基于substrate建立的小公链,直接就挂在Polkadot的relaychain(中继链)上,甚至安全性都直接由这个relaychain保证,其实有点像一个个DAPP了。

     

    另一个是cardano,是以太坊前CEO查尔斯做的。cardano的开发方式完全不同于其他公链项目。特点是其在17年已经完成整体设计,现在就是一步一步实现最初的设计。共识算法和架构设计都经过学术界的peer review(同行审议)。开发采用函数式语言haskell进行发布,实现形式化验证。其安全性是非常高的,缺点就是好慢啊。体会了互联网的小步快跑,敏捷开发,快速迭代。ADA的慢让我觉得GG,但是这两年ADA的学术成果有目共睹。

     

    polkadot的gavin wood很欣赏cardano的ouroboros共识,将会在polkadot上实现rust版本的ouroboros。这样,polkadot就拥有了grandpa(确定性)+aura(高TPS)+ouroboros(随机性),三位一体的共识算法。

     

    当然polkadot和cardano能不能走到以太坊的地位,非常需要机缘的。我印象里以太坊应该是靠1CO一波热潮奠定了地位。公链做的再好,如果没有适当的机遇,可能也只是花瓶摆设。以太坊现在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1000多个社区顶级程序员,几乎免费的不断review代码,这可不是花钱能够搞来的。

     

    潘超:COSMOS、EOS、Polkadot 三个里面,只有 Polkadot 和以太坊是竞争关系

     

    - 08-

    圆桌第八问

     

    Q8:有研究报道称,如果下一次牛市很快发生,以太币将有可能超越比特币,你们预测一下,以太坊价格走势将会怎样发展?以太坊的价格又将如何影响以太坊生态?

     

    刘明川:作为价值投资者(长期投资者),只买月亮,不买星星

     

    这里引用一下私募大佬邱国鹭的话,作为价值投资者(长期投资者),只买月亮,不买星星。星星指的是在一个还未跑出最后赢家的行业,你要选出最亮的一颗,是非常困难的,你无法预测。所以投资者更应该投资,一个赛道上以及获胜的选手。他就像月亮一样,又大又圆。

     

    BTC已经证明自己了,他已经是数字黄金了,地位无可撼动。ETH却是竞争对手众多,稍有不慎,可能GG。以太坊算是星星中,很亮的一颗。但是到底能不能成为未来全球价值层的基础协议,这里还是有点疑问的。因为赛道不一样,BTC做的比较小,以太坊的目标更宏大,自然难度更大。

     

    说回价格怎么影响生态,就像之前说的,POW和POS是需要有高市值做保护的,而且POS和价格的关系非常直接,所以没有较高市值,可能以太2.0的安全性堪忧。第二,低市值也会影响生态的部署。大家肯定喜欢明星公链,因为生态完备。

     

    比如dipole做的是电力交易,天然需要稳定币和资产交易这类的Defi帮助。如果我们部署的链,就有这些相关的Web3.0应用,我们不需要高成本的跨链调用,我们肯定愿意在这样一条链和大家共同发展,链生态是会有乘数效应的。

     

    以太坊价格高,说明大家长期看好以太,使得更多项目在上面开发。更多项目将支撑更高的市值,形成良性循环。这也是为什么前段时间v神一改以前不谈币价,出来为以太坊喊单的其中两个原因了。

     

    王琦:以太价格会直接影响发在上面的erc20 token的价格,从而影响整个生态

     

    我非常看好以太后续的币价,当然了是从长期来看。短期价格在无操纵的情况下是无法预测的,以太价格会直接影响发在上面的erc20 token的价格,从而影响整个生态。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是以太的信仰者和支持者,这些早期的死忠为什么坚持到现在,难道不是因为在以太上赚钱了么。

主题帖 334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0.2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