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4/09
10:00
分享
评论
  • 自本月2号开始,币圈多了许多期待的目光,主流币、山寨币乃至空气币一路上涨。

    比如:截止到4月8日,比特币行情已经涨至5300美元左右。

    以此推论,6000美元可期,8000美元可盼,1万美元遥遥招手。

    似乎,天地间一派春的气息。



    解套?持币?


    交易所中,横七竖八的摆满了空头的残肢断臂,到处都洋溢着数字货币信仰者的欢声笑语。人们手里揣着各式各样的数字货币,盈盈满满的显示在手机页面上。

    “涨了!”

    “大涨了!”

    各大社群中仅余不多几个投资者欢欣鼓舞着,交易所就在手机那头,春天的暖风从“韭菜”一直吹拂到交易所的心窝里。最后打着旋儿,落在已经没有太多人关注的媒体文章上。

    但凡有个清醒的人,仔仔细细地拿出计算器计较一番,报出的数据就相对难堪些。

    “比特币较之去年同期缩水60%。”

    “以太坊较之去年同期缩水70%。”

    “EOS较之去年同期缩水75%。”

    “什么?”今年的投资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萌发的希望突然掉在地上,摔成一地碎片。

    “去年不是ICO倒台所致吗?”

    “比特币两万美元也卖过,或许今年会不一样呢?”

    “跌、涨幅度大是数字货币的正常行情,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IEO的泡沫破裂之后,你连个交易的地方都没有了,哪里还能像今天这样轻松提现?且炒且珍惜吧!”

    那么,现在这币还卖不卖?

    卖了,很有可能在往后的几个月内币圈都处在行情上涨中。

    若不卖,万一套牢了怎么办?

    君不见,去年8000美元进的货,现在还在笔记本里发霉呢!

    币圈春天刚刚鼓出来的一股劲儿,于是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从开年到现在几度风雨跌宕,各种坏消息像雨水一样袭来,好不容易迎来了一波上涨,各位手中的币多少上涨了这么三五斗,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卖的好,我们老老实实地持币吧。”
    “嗤!”行情分析的先生缕了缕自己的山羊胡子,冷笑着,“你们不卖,就当别人也不卖了?去年6000美元、5000美元进货的人大有人在,在经历了长期3000美元的平盘之后,谁不想着解套?更何况,还有3000美元左右进货的那几批大佬,要是卖出去,这市场得跌几个跟头。”

    大佬,那是极遥远的事,仿佛可以不管。可眼看着好不容易涨上来的行情,心心念念等待的解套高位,持币?只不过是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卖呢?被套了一年的,半年的,三个月的,总要吃饭吧,总要还贷款吧,总要消费吧。

    “我们要不到别的地方卖吧,比如场外交易。”
    似乎场外交易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到场外交易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场外交易有的是骗子,就说是多年合作的大佬赵东,不也有各式样的丑闻吗?”
    行情先生又来了一个“嗤”,捻着稀微的短须说道:“不要说场外,就是面对面交易也一样,等你找好了买家,这行情又该怎么变?”
    “那就再等等,等高一点再卖?”

    “再等等?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炒币是拿着本钱炒的,有些人还贷了款,你们要知道,等一天,就要付出多少利息?”
    “可是这个价钱是卡在了心上,就算想卖吧,挣得少,你知道的,逮住一波行情实在不容易,实在太低了,你先生说的,两万美金也卖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1万多一点吧?”
    “这5000美元实在是难受的很。”
    “行情先生,就是去年的老价钱,8000美元总能到的吧。”
    另一位先生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卖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炒币的,并没有谁求你们来。只管多啰嗦做什么!币市里有的是上亿的美元,不买你们的,有别人的好买。”

    终归是有几个心硬的,跟这个糊涂的未来赌上了,揣好了币,就是不卖。但大多数人,或是要解套了,或是已经盈利了,只能乖乖出手。

    其实,在币市炒币的操作中是眼前的利润重要,还是更大利益的未来重要,这个道理“韭菜们”很明白,但好多人不愿意明白。

    几个卖了币的兑换成钞票装进口袋,一起相约去吃饭,和那些坚持持币的人们对望了一眼。

    心里互相问候:“傻X!”



    生活和理想


    一批人来到交易所,然后一番纠结争论后离开,另一批人又迎着行情进来,都在交易所中纠结着现在和未来,有人坚持持币,有人万分不舍的把币换成了一叠叠钞票。

    但是,生活是要继续的。

    对于坚持持币的某些人来说,持币的压力是巨大的。

    家里的日用品用完了,老婆的化妆品也见了底,2018年的物业费拖到了现在,眼下不交是不行了。之前行情不好的一段时间里,公司的收入也下降,工资已经入不敷出了。

    陈列在橱窗里的衣服又在打折了,花花绿绿的款式让妻子眼红了很久,此外,置办几样急用的家具,换一换手上用了几年的手机。

    一桩桩,一件件,早已把自己的收入预算到明年了,这时候持币,若说是有什么东西在支撑他们,那只能是理想了。一个与世界对赌的宏大理想。

    然而,命运就如同是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是在跟命运对赌了多少年之后总结的经验教训,这回会不会输,输多少?

    一旦行情再次下挫,那预示着自己心心念念放在币市里不动的钱又输了,输多少呢?不知道。总之,币市里的财产将不会有一分钱是属于自己的,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张钞票给人家,人家才会满意,这要等人家说了才知道。



    期货炒家


    “真是碰见了鬼!”
    “去年是大跌,我追了高,抄底8000美元亏本,认了。今年算小行情,有了一波上涨,可惜,老子这回做了空,还是亏本!”
    “今年亏本比去年都厉害!”
    “又得把自己赚的吐出去了。唉,感觉永远不会有终止的一天!”
    “为什么要卖出去呢,你这死鬼!我一定要留在手里,越爆仓,越要买,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大不了我贷款,宁可跑去吃官司,做老赖,上黑名单!”
    “也只好贷款呀。朋友都说好贷网上的贷款信息最多最全,我看这是个翻本的路子。”
    “币真个炒不得了!”
    “退了币去搞传销吧。我看有几个在东南亚搞传销的日子过的倒是满写意的。”
    “对,出国传销去,贷款也不还了,大不了移民,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去!”
    “谁出来当头脑?他们搞传销的都有团队,有个头脑,男男女女,老老小小,都听头脑的话。”
    “我看,老老实实的搬砖打工吧,我的同事小王,不是么?在上海什么厂里做工,听说一个月工钱有15000块。干俩月,至少能炒一波空气币,照现在的行情,有个两三波就财富自由了!”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打工打工一场空,好多的厂关了门,小王在上海没干几个月公司就倒闭了,你还不知道?”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
    “我们炒币的,买期货的,到底是为了谁?”一个人呷了一口酒,幽幽地提出疑问。
    就有另一个人指着手机上的一个交易所logo说:“近在眼前,就是替他们炒的。”
    “我们吃辛吃苦,赔重利钱借债,他们代码写一写,交易机器人操作一下,说‘爆仓’就把我们的命一古脑儿吞了去!”
    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酒喝干了,饭吃过了,期货炒家还是要继续自己的生活,该空头空头,该开多开多,该爆仓爆仓。

    只是交易所就如同一池泛着暗绿色脏水的池塘,里面养着一条条恶龙,虎视眈眈地盯着岸上的钓者,自以为钓者的炒家们却丝毫不觉。



    一地鸡毛


    可以想见的是,无论是有几波行情到来,币圈总是在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若是让币圈人看来,这些事儿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币圈的韭菜们,在每一次的行情波动中总会经历类似的情形,他们有的卖了自己的币,卖了唯一的房产,或者借了四分钱五分钱的“高炮”小贷。

    有的挺身而出去交易所维权,却被关在拘留所里。

    有的辛苦持币,一块两块的精打细算着自己的生活,从牙缝里忍痛省下自己的饭钱去加仓。

    有的沉溺在DAPP、德州扑克的币圈赌博里,希望扑克、代码有灵,一场赢它千八百万。

    有的人跟币圈好说好散,卖了币,做一个干干净净的穷光蛋。

    有的溜之大吉,携裹着别人的钱财悄悄地爬上开往他国的渡轮。

    呜呼!一地鸡毛!


    链路财经
    您想知道的区块链,都在这里



主题帖 337 关注 0 粉丝 3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5.68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