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5/16
20:03
分享
评论



  • Crypto Capital正在逐渐成为加密行业的中央银行。它为各种加密企业提供便利的银行服务,客户范围之广让人瞠目结舌。从币安、Kraken和BitMEX这样名声显赫的大型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到创始人离奇死亡导致资金去向不明的QuadrigaCX,还有为数众多的从事不法行径的无名公司,Crypto Capital都如影随形,从不缺席。

     

    根据纽约州总检察长Letitia James的说法,Crypto Capital也为备受争议的数字资产交易所Bitfinex提供服务。

     

    4月底,美检方指控 Bitfinex 挪用 USDT 存款,以掩盖8.5亿美元资金丢失真相。据悉,截至2018年底,Bitfinex管理着逾10亿美元的客户资金。

     

    5月初,与Crypto Capital有关的两个人被指控涉嫌洗钱。联邦政府声称,他们通过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为加密公司提供银行服务。这一实体被认定为Crypto Capital的空壳公司之一,和Bitfinex之间存在资金往来。

     

    起诉书称,多年来,Crypto Capital——这家不受监管的巴拿马公司一直在向世界各地的加密企业提供未经许可的银行服务,为他们处理各种非法交易,涉案金额高达数亿美元。

     

    Crypto Capital究竟是何方神圣?谁又在幕后操纵这一切?


     


    故事的起源


    开放式金融公司Braveno的CEO Mathias Grønnebæk对这家匿名公司非常着迷,着手进行了一系列调查。

     

    调查显示,大约六年前(2013年5月),一个名为“Bitfan2013”的人在Reddit论坛中首次提出了Crypto Capital的想法。

     

    自称身为四家中小型银行董事会成员的“Bitfan2013”发文声称:

     

    “在加密行业,应该出现一个由BTC用户、矿工、开发人员和其他从业者自建的真正意义上的法定银行。它从零开始,而非脱胎于传统金融机构。其目的是在BTC领域开展业务,专门用于数字资产交易。”


    贴文甚至提出了意向中的具体位置:巴拿马。众所周知,那是著名的离岸业务天堂。

     

    这是Crypto Capital疑案的第一条线索。

     

    一个月后,Crypto Capital正式注册成立,位置果然是巴拿马。不过,最初的名称叫做Crypto Financial。

     

    同年8月,它通过巴拿马籍金融服务公司Havelock Investments启动了IPO,意在筹集30,000 BTC(约30万美元)。

     

    Havelock拥有自己的基金,主营业务却是与加密经济相关的IPOs。此前,它通过证交所为一个在加密圈颇受欢迎的BTC赌博网站Satoshi Dice公开发行过股票。

     

    后来,Satoshi Dice被监管当局认定从事未经注册的证券发行,发起人Erik Voorhees为此支付了3.5万美元的罚款,并承诺在未来5年内不再参与证券发行。

     

    除了上述行为,Havelock Investments还为Neo and Bee公司运作过IPO。2014年,塞浦路斯警方对后者展开了欺诈调查。创始人Danny Brewster卷走了140个BTC畏罪潜逃,从此人间蒸发。这场诉讼后来不了了之。

     

    2015年10月,Havelock Investments宣布,另一家由Erik Voorhees创立的加密交易所Coinapult已与Crypto Capital合并,这表明,Havelock Investments将继续与金融服务商保持合作。

     

    在接受采访时,Voorhees表示,大约在六年前,他在巴拿马亲眼见到了Crypto Capital背后的一位关键人物,但不愿透露更多详情。

     

    后来,Crypto Capital被瑞士的Global Trade Solutions收购。

     

    这家瑞士公司也是疑云重重。最初,Global Trade Solutions名为Semacon AG Software Engineering,从事管理咨询业务。2018年11月改为现名,并任命一位常常代表空壳公司露面的人——Ivan Manuel Molina Lee担任高管,这个人后来出现在巴拿马的法律登记文件上。

     

    线索指向何处?

     


    填补传统金融机构的空白


    Crypto Capital的出现,填补了加密世界的空白。当传统银行像躲避瘟疫一样对加密公司敬而远之时,它却迎头赶上,为他们提供几乎全系列的金融服务。

     

    很快,Crypto Capital就成为全球加密企业金融服务的首选,尽管这是一家几乎匿名的公司,网站上没有从业人员或高管名录,注册地址缺失,但这并未妨碍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许多信誉良好的企业陆续成为其客户。

     

    旧金山交易所Kraken也在使用Crypto Capital的银行服务。但该交易所首席品牌官Christina Lee在接受采访时透露,2017年初,他们已经终止了合作。

     

    币安交易所的CFO 周玮也曾公开表示,他们使用过Crypto Capital的银行服务。

     

    为了回应纽约州总检察长的调查,Bitfinex首席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在提交的一份宣誓书中说到:

     

    “数字资产交易所和相关企业在如何识别和维护传统银行关系方面,面临着巨大挑战,这是业内公认的事实。”


    毋庸置疑,Crypto Capital在加密世界一团糟的时候被卷入,并涉及了重大丑闻。

     

    耐人寻味的是,致使11.5万名客户遭受损失、涉案金额达1.95亿美元、如今已经宣布破产的加拿大数字资产交易所QuadrigaCX曾是Crypto Capital的重要客户。直到今天,它的Logo还挂在Crypto Capital的网站上,似乎在昭示着什么。

     


    谁是幕后操控者?


    Crypto Capital背后的操控者把自己隐藏得很好。该公司的网站上没有团队成员名录,也没有任何经营者的线索。

     

    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公司存在一名前文所述的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总检察长办公室提起的诉讼中出具了有关Crypto Capital资金往来的聊天记录。

     

    这场谈话涉及两个主体,一位是来自Bitfinex的代表 (文件中标识为“Merlin”),另一个则是Crypto Capital的代表(文件中标识为“Oz”)。


    后来创建了ShapeShift并担任CEO一职的Erik Voorhees表示,他六年前确实在巴拿马遇见过Oz,但并不记得这个男人的姓氏,也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个人信息。

     

    据称上图男子为 Oz Yosef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则声称,这位神秘人物其实是巴拿马一家空壳公司OZ49的董事Ozzie Joseph(发音类似于Oz Yosef)。

     

    那么,还有谁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呢? 


    如你所料,正是Crypto Capital的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在联邦诉讼案中,Ravid Yosef也是被起诉的人之一。社交媒体上的一组照片显示,他和Oz Yosef似乎存在某种关联。


    好了,我们尝试着将所有线索拼凑在一起:Ravid Yosef是英国Global Trade Solutions的股东,这家公司与持有Crypto Capital的瑞士公司同名。


    但没有证据显示,传说中的“Oz Yosef”因此案受到指控,也许他是“隐形人”吧! 

     


    加密冰山正在消融


    其实,Crypto Capital的运作方式很简单。首先,设立一家空壳公司,以便获得银行账户。一直使用这个账户,直到它被封禁。然后再找另一个账户。

     

    Bitfinex首席战略官Phil Potter将这种策略描述为“猫鼠游戏”——一个BTC行业从业者谙熟于心的把戏。

     

    一种不出意外可以一直奏效的策略,直到失效,像极了斯蒂芬金的《翻滚过山车》。

     

    Crypto Capital最早的客户是一家名为Global Transaction Services的公司,截止到2016年年初,他们一直在使用Crypto Capital的服务。

     

    这是一家位于佐治亚洲亚特兰大的支付处理商,通过该州布拉斯顿的社区银行和一个空壳公司拥有银行账户。

     

    Global Transaction Services由英国人Daniel Barrs持有。2016年5月,他被指控从事大规模的洗钱活动。

     

    相关文件显示,之后,Crypto Capital的业务急剧扩张,开始使用世界各地的银行洗钱,主要集中在波兰、英国和美国等地。

     

    自2015年5月起,BTC交易所Safello开始利用Crypto Capital作为流动性供应商。但根据其CEO Frank Schuil的说法,由于Crypto Capital反馈迟缓,服务质量不佳,2017年年底,双方终止了合作。

     

    过去几年中,Crypto Capital一直因资金流动缓慢和作为不积极而饱受业界诟病。

     

    QuadrigaCX前首席架构师Alex Hanin就将其破产归咎于Crypto Capital。他说,QuadrigaCX出事之前,资金被冻结在与Crypto Capital关联的一家台湾银行的账户中,导致无法进行任何操作。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资金是否已解冻。

     

    美国司法部表示,Bitfinex 的问题始于2018年。当时它向第三方支付处理商 Crypto Capital提供了8.5亿美元,用于处理客户的提款请求,但Crypto Capital 未能处理这些订单。知情人士表示,截止那年11月,Bitfinex 确定已经失去了8.5亿美元的资金。其后,为了隐匿失踪的资金,Bitfinex 和 Tether 进行了一系列操作,耗尽了 Tether 的储备,出现了巨大的财务黑洞。

     

    但Bitfinex对这一说法予以否认,声称这笔资金实际上是被美国政府和监管当局所扣留。

     

    也许,上述错综复杂的事实或猜测只是Crypto Capital资本迷局的冰山一角,目前看来,接下来还会有一系列的调查。

     

    讽刺的是,加密行业的流动性建立在像Crypto Capital这样的金融公司之上。然而,曾经被视为基石的这些企业如今却在土崩瓦解……




    Tim Copeland  作者

    DUANNI YI  翻译

    Sonny Sun  编辑

           Roy  排版


    内容仅供参考 不作为投资建议 风险自担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



主题帖 859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90.71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