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5/17
20:03
分享
评论



  • 事情起于2015年4月,浙江银行西安分行的金融同业部客户经理孟某接到电话,电话那一头,自称中信证券张经理称,建行重庆分行正有一个保本理财产品,金额4亿元,询问浙江银行西安分行能否做这笔业务?


    孟某按对方提供的“建行重庆某支行行长”电话打过去核实,对方称确有这笔业务。向浙商银行总行报批后,西安分行的客户经理和核保经理去建行重庆某支行现场进行核保、签订合同,合同金额4亿元,产品名为“乾元保本型理财产品2015年第16期”。


    成功签订合同后,2015年7月,浙商银行西安分行又联系到浙商银行上海分行,称西安分行原本要购买重庆建设银行的某一理财产品,但西安分行的表内资产余额不足。上海分行经审批后,再次购买建行重庆分行的4亿元理财产品,产品名为“乾元保本型理财产品2015年第16期”。


    这两笔理财产品就安然躺在浙商银行的两支行账上。直到2016年,银监会在浙商银行总行现场检查,发现第一笔4亿元理财产品没有备案编号。经查实,这笔“理财产品”是中信证券张经理人为虚构的,张某的地产业朋友想获得贷款,却未经建行通过,于是假称是建行理财产品,卖给了浙商银行。这也是浙商银行能按时收到利息,并未发现造假的原因。


    马失前蹄并非偶然,背后是浙商银行不断踩雷的黑历史:2018年收获至少6次处罚、表外业务、同业理财是处罚书中的高频词汇。因为贷款给贾跃亭旗下公司,它还曾在乐视系已无资产可执行时姗姗来迟。而这一切都源自浙商银行风向转变,为“浙江省最重要金融平台”不惜放松审查的一段历史。




    疏于审查处罚不断,曾借款贾跃亭系吃大亏


    近年来,浙商银行与踩雷已关联不断。


    2018年初,浙商银行济南分行就因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表外业务等”被处以罚款70万元。


    2018年5月,浙商银行湖北分行因“未严格审查贸易背景真实性开立远期信用证,导致企业利用增值税发票环节套取银行信用”,被银保监会湖北监管局开出5张罚单,罚款50万元。


    2018年9月,浙商银行北京分行因“以流动资金贷款的形式发放项目前期建设及拆迁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20万元。


    2018年11月,浙商银行潍坊分行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的违规行为”,被中国人民银行潍坊市中心支行罚款20万元。同月,浙商银行湖州分行又因为“贷款资金流入股市、向不符合条件的借款人发放贷款”,被罚款80万元。


    在接连踩雷一年后,真正的重拳向浙商银行砸来。2018年12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开出10张罚单,浙商银行位列被处罚最高金额5500万元。


    处罚信息罗列了浙商银行的“七大罪”: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受回购承诺、理财产品销售文本使用误导性语言、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理财产品相互交易,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



    事实上除了因被处罚曝光的“踩雷”,浙商银行还曾屡次投资贾跃亭的公司。2018年8月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浙商银行此前借款给乐视系的厦门章鱼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一公司运营直播平台章鱼TV。但由于难以收回借款,浙商银行申请冻结乐视体育、贾跃亭、乐视控股、厦门章鱼互动公司共2.06亿元资产,获得法院批准。


    但当时有银行业人士评论说,浙商银行相比同行已“姗姗来迟”:除章鱼互动外,其余三个被冻结方名下已无资产可供执行。


    事实上此前,浙商银行曾多次吃过乐视的亏。2015年7月到2016年7月,浙商银行曾与乐视网开展5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其中4笔正常结清,但有一笔仍有余额79989万元,已列入次级类,并计提相应拨备。


    “同业之王”蒙眼狂奔,资金匮乏遗祸不断


    浙商银行为何蒙眼狂奔?这与它的发展轨迹有关。


    浙商银行由浙江商业银行转型而来,2004年成立时是全国最小的股份制银行,也是中国银监会批准设立的全国第十二家股份制商业银行。2014年末,浙商银行总资产规模仅6700亿元,但2015年末即突破1万亿元,2017年末干脆达到1.54万亿元,发展速度让同行感叹不已。


    浙商银行的画风突变始于行长刘晓春。2014年8月,农行系统陆续推荐3位行长给浙江省,前两位相继拒绝,但刘晓春慷慨赴任。到任伊始,他就提出“全资产经营”战略,希望将浙商银行从服务中小企业的原本定位,以同业扩张、投贷联动的手段,发展成为“最具竞争力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浙江省最重要金融平台”。



    在新战略下,浙商银行与银行同业、非银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的合作尤为激进,在业内有“同业之王”称号。“我们可能步子跨的大了点”,刘晓春曾在银监会召开的一次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说。


    除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外,浙商银行还建立浙银资本,绕开《商业银行法》的“银行资金不能入市”等规定,方面做投行业务。其第一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即是浙商银行的副行长张长弓。由于这部分表外业务的存在,浙商系真正的资产规模、风险均远高于披露范围,前述列出的浙商银行被处罚远不能遍述风险所在。


    在狂飙突进下,浙商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也一路下滑,从2015年的9.35%,下滑到2016年9.28%,2017年8.29%。浙商银行在香港上市,但2017年却试图回归A股,IPO募集不超过44.9亿元,称会将所有资金用于补充资本金。但由于内地IPO放缓,这一想法也未能如愿。


    2017年,银监会强力压缩表外、同业、理财业务,浙商银行的信贷资产占比终于从30%+回升到44%。狂飙突进的指挥官刘晓春也在2018年4月离职,张长弓也被同行传出申请离职。浙商银行在全速同业扩张时,疏于审查的恶果仍遗祸至今,在一次次踩雷、被处罚中述说着这段历史。




    本文由 小犀财经 原创出品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点击图片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主题帖 173 关注 0 粉丝 1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92.28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