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6/11
22:35
分享
评论
  • 本文字数:3087字    阅读时间:7分钟

    作者丨杨小邪

    出品丨奔跑财经(FinaceRun)


    早上写完惠轶疑似自杀的新闻之后,想着去看看惠轶的生平。唯一地在知乎里搜到惠轶的个人微博,惠轶(老惠老不会)最后一次发微博的时间2017年3月26日。基本资料里显示注册该账号注册时间是2009年10月23日。


    个性签名:已然三张,还没二够,一般不说话。


    据现能搜到的资料显示,惠轶,年仅42岁,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编辑出版学学士,管理学硕士),长江商学院EMBA,曾担任IBM中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Microsoft高级产品经理。2008年创办北京途拓科技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15年创办神仙有财,任CEO。2017年创办比特易,获软银中国、蓝驰创投A轮战略投资。


    我很好奇就去百度他的生平,惊人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惠轶是哪里人?一个叫“惠轶”的微博账号已经注销,而另一个微博号“老惠老不会”,最后一次发微博的时间是2017年3月26日,之后再无任何更新内容。


    还有他曾经玩的LOFTER,内容全无,连关注的粉丝的账号都注销了, 6月5日逝世,账号全无?互联网上的相关信息都被删除或者注销?


    闲来无事,我去看了下惠轶的所有微博,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好像极度讨厌我们这个国家。


    他在微博里不止一次讽刺体制:2011年的北京空气污染严重,他说。

     


    吃肯德基的时候,服务员说多加一块钱吧,参与扶贫基金会的献爱心,他问服务员,有发票么?捐到哪儿?服务员回应他,不清楚,也不知道捐到哪。


    他感慨,“我们的慈善就在这不清不楚、不明不白里走向死亡”;他说电脑和电视的区别,“一开电脑:就觉得社会黑暗,官员腐败,恶势力横行,民不聊生,仿佛马上就要革命了。一开电视:就觉得社会和谐,人民幸福,载歌载舞,天下太平,长治久安,一百年都不会出事。在中国,电脑是生活照,电视是婚纱照”。


    惠轶说,911那天(9·11恐怖袭击事件)我正在上网。



    你们说,惠轶进军互联网金融创建神仙有财平台,创办比特易拿着投资者的2000个BTC玩杠杆,算不算发泄愤怒?


    一个极度愤世嫉俗的男人,充满了负能量。不妄议价值观,但是就从一个肯德基服务员的“不知道”就得出结论慈善在走向死亡也过于轻率,距离他说这话过去八年,慈善也没有走向死亡。当然也有可能他这会在看我这篇文章的时候嘲笑,“你个愣头青,知道啥”。


    好色真的不分年龄。


    他在自己的公号里更文: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写日记,要求必须抒发真情实感,于是,我就在日记里写下了:春天来了,吴小兰开始穿裙子了,她胳膊真白,像白萝卜一样白,好想摸一下。今天偷了我妈5毛钱,明天给她买一个新的香味橡皮,看看能不能让我摸一下她的手。


    等我把日记交上去的第二天,我被叫家长了。


    我妈是个特别民主的人,从学校回来,她和我说:”和你商量个事儿,以后你日记别写吴小兰了,写点别的,比如刘胡兰什么的。” 我说不行,我不喜欢刘胡兰,我不想让我媳妇视死如归。我妈用手摸了摸我的头,温柔的说:“你个小兔崽子让你写刘胡兰就写刘胡兰废什么话,还有你把我五毛钱藏哪了快交出来!”。


    于是,从此之后,我有了两个日记本,一个写吴小兰,一个写刘胡兰。


    后来,我长大了,才发现不只是我,原来每个人都有两个日记本,一个写满了内心的小贼,只能说给自己、爹妈、狐朋狗友,另一个写满了博学多才,引经据典,说给别人。


    我喜欢北京的春天,空气里飘满了柳絮和黄段子,春天的时候,我就爱拉上几个老流氓,组个饭局,彼此拿出日记本,交流下心中的小贼,喝多的时候,就可以拉起旁边姑娘的小手,温柔的问她,今天晚上,可不可以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我喜欢这样的饭局,觉得它是生活对我的馈赠,有了这些老流氓和小贼,让我活得很开心。


    可从昨天开始,好像这样的饭局不能再组了,朋友圈里满屏都是保证书,我有点怕,怕下次我喝多的时候,突然有个警察冲进来,切掉我的小鸡鸡,我不想当太监,不想没有小鸡鸡。


    怎么办呢,我想了半天,终于有了个办法,下次喝多的时候,我就给旁边的姑娘背诵《论持久战》,连背三遍,再总结一下中心思想,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姑娘带我回家。


    写到这里的时候,电话响了,老流氓们又叫我吃饭,我整了整衣服,准备出门,离开家的时候,我看了下镜子里的自己,神情坚毅,心怀远方,像极了视死如归的刘胡兰。


    于是,世界上有了两个惠轶,一个在和现实世界躲猫猫,一个逝者已矣?


    惠轶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美女。在USTCAF的校友访问计划种,关于采访对象,他说,“我觉得采访两类就够了,长的好看的,和不好看的”。


    食色性也?应该是吧,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对此一无所知。可能是因为我没有饭局可赴?


    惠轶说,他从小就是个当科学家的料,当然我们无从考查,毕竟他已“逝世”。


    他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认定自己是当代物理学大师了,并给自己提出了三个目标:


    第一是发明一种高比热物质,比热容应该达到500以上。如果有了这种物质,用来造砖和玻璃,造好后先放在非洲的沙漠里晒上一年,蓄够一年,用来盖房子,冬天就不用开空调,等一个冬天过去,砖变成20度,到夏天再继续晒着,然后再回到25度,冬天继续用,循环利用。


    第二是发明一个小型核聚变装置,原料就用海水里的氘和氚,据我精确计算,通过这个玩意,1升海水基本能相当于10升汽油,想象一下,整个太平洋,全是汽油!


    第三个发明最近比较热,引力波,引力波发动机,通过引力波的干涉效应,可以消除地球引力,装在车上,车就飘空中了,垂直起降,想去哪去哪,速度8马赫,从我家出门到纽约,25分钟。


    关于这三个目标,惠轶后来反思自己应该是得了妄想症。按照杨绛老人家说的,年轻人书读的少却想太多。


    世界上有两件事最可怕,没有信仰的博学多才和充满信仰的愚昧无知。后边这种说的不就是币圈的韭菜吗?


    惠轶其中的一个标签是“花果金融CEO”,2014年上线的P2P网贷平台,2015年4月22日,花果金融正式发布互联网金融活期理财新产品——如意宝。


    惠轶介绍,如意宝是通过创新互联网技术实现的新型理财产品,那天,惠轶转发的微博内容已被作者删除。也无从得知,反正惠轶的内容,删了的又不是这一条。


    2015年6月,P2P行业最热的时候,惠轶退出花果金融,面对外界的不解,他坦言,“这个行业让人敬畏”,离开花果金融半年后,惠轶的社会化理财平台“神仙有财”上线,当时的环境并不好,竞争加剧、监管收紧。


    惠轶说,“所有的创业就跟买股票一样,你买股票一定是在低点的时候进来,如果行业已经到了一个高点你才进来,从投资的角度看,你就是失去了最佳机会。”


    4天过去,他一条朋友圈带来400多人购买,成交额1000多万。


    内测三个多月,“神仙理财”约有2742个用户,交易额5192万,平均年化收益率为9.6%。“都是朋友之间互相推荐而来。”


    2016年8月,他说,“我记得30年前,改革开放初期,有一帮人,顶着投机倒把的罪名,偷偷开始办公司,做买卖,30年后,他们中的少数人成为了叱诧商界的风云人物,大多数人默默无闻的终老,还有一部分,至今还身陷囹圄,但无论结局如何,正是这么一群人的努力,才有了市场经济,才有了国力强盛。”


    就是这个说着“P2P已死,有事烧纸”的男人,在人性博弈中,获得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也许比起投资,惠轶更懂人性。


    2017年12月,惠轶创办比特易,2018年Q1获软银中国、蓝驰创投A轮战略投资。这是软银在币圈的第一笔投资,算是币圈不多的正规军公司。


    软银的背书以及不错的产品,惠轶成功募集了韭菜们的几百个比特币,6月底本来是赎回资金的时间,但投资者们后知后觉地才发现,比特易的公众号最近一次更新是在2月11日,而比特易公司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搬走了。


    42岁,孔子曰,四十而不惑。惠轶是挺不惑的。


    惠轶说,你要真心喜欢钱,钱的别名是自由。1.2亿的资金加上之前赚的,应该自由了吧?


    惠轶说,想滑雪的时候说走就走。惠轶可能去滑雪了。当然,删除所有网络信息的币圈创业者,也有可能真的是逝世了。反正,你投资的比特币是回不来了。

    [猜你喜欢]



    [精彩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奔跑财经APP

    定制您的专属区块链资讯频道

主题帖 76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79.32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