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6/13
20:52
分享
评论
  • 2018年2月,自称“中本聪”的Craig Wright因从商业伙伴窃取约价值50亿美元的比特币而被Dave Kleiman的兄弟Ira  Kleiman起诉。

     

    (已逝的Dave Kleiman是澳本聪的合作伙伴,传闻两人曾公用“中本聪”笔名,在Dave Kleiman逝世后,澳本聪被起诉侵吞Dave110万枚比特币)

     

    而在进行了一年拉锯战后,Kleiman 和CSW之间的官司终于有了一些进展。

     

    在CSW宣誓作证后,原告认为,CSW断然拒绝回答有关他的比特币地址和婚姻的问题,需要重新评估。但CSW的法律团队表示,他已经尽了一切可能遵守法院的命令。 


    70个区块和所谓的Blind Trust

     

    Kleiman对CSW的诉讼已经开始升温。原告希望自称中本聪的CSW提供更多证据Kleiman遗产管理公司代表着现已去世的安全研究员David Kleiman。一些人认为,Kleiman可能是在中本聪手下经营的一个假名组织的成员。据Ira Kleiman说,他的兄弟David的遗产是在与澳大利亚人CSW的多年合作中被操纵的。

     

    CSW拒绝回答有关他现任和前任妻子的问题,以及有关他涉嫌比特币地址的某些问题。CSW称,其拥有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开采的前70个区块的地址,并提供了一些有关Blind Trust(保密委托)的信息。

     

    比特币安全专家Wizsec研究了这些地址后表示,CSW的所有权声明仍然毫无意义。

     

    此外,该案件中使用的地址之一(CSW声称该地址是伪造的)是在2019年5月16日由真正的所有者签署的。该地址的合法所有者在签名信息中称CSW是骗子。

     

    CSW的法律团队解释说,他可以提供前70个比特币区块的公开地址,但也表示:“他没有在这些区块之后挖掘出的比特币的公开地址,因为这些信息是保密的。”

     

    6月11日的一份法庭文件非常详细地描述了CSW可能无法披露与所谓信托有关的某些信息的原因。CSW的律师则向法庭强调,“法庭文件的行为是错误的。”CSW的律师称“CSW是最能解释比特币是如何被挖掘并保存在信托基金中的复杂方式的人。


     


    描述Blind Trust的复杂性 

    据法庭文件显示,CSW在挖掘出前70块的比特币后,设计了一种独特的算法。

     

    该算法实现了密钥生成过程的自动化,从而在挖掘出第70块之后,将随后的块分配给不同的公共地址。

     

    这意味着,在该方案实施后,这些代币被直接挖掘到Blind Trust中。

     

    这份文件还表示,CSW2009年和2010年期间处理比特币区块所用的所有采矿设备都被处理掉了。“其没有保留任何他在前70区块之后开采的比特币相关的公共地址列表。”文件解释道。”CSW2010年底停止采矿,当时比特币的价值在0.06美元到0.29美元之间波动。

     

    辩护文件继续写道:

     

    访问加密文件所需的私钥,其中包含检索有关比特币的信息所需的数据,在第70块之后开采的CSW已经通过“Shamir的秘密共享算法”版本分成多个密钥份额。 而由Adi Shamir创建的算法,用于将秘密(例如私有加密密钥)划分为多个部分。


     


    在使用了Shamir的秘密共享算法后,CSW坚持将密钥分配给包含在Blind Trust中的多个人。CSW和他的合作伙伴所采用的系统使得没有任何一个参与者能够提取信息。而CSW自己也没有能力访问加密文件。”CSW不知道信托公司持有的比特币的公开地址(即2009年到2010年,CSW在前70块之后开采的比特币。)“这份文件似乎表明,由于保密信托的复杂性及钥匙被转移到有多个所有者的保密信托中,CSW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声明所有权。


    (对此,有人称澳本聪此举为故技重施,其只是复制粘贴了前70个区块的收币地址,就说是证据了,像托管给别人,这些都是借口。)


     


    原告不买帐,加密社区继续事实核查

     

    据悉,原告仍希望获得2013年12月之前开采的所有比特币的完整公开地址清单。法官签署的一项命令显示,CSW必须在2019年6月17日前提交这份清单,如果他不能遵守,法院可以举行一场有正当理由的证据听证会。辩方认为,Kleiman要求CSW对每一份与信托有关的文件进行认证,显然都是一项繁重而不合理的工作。

     

    随后,CSW的诉讼团队在6月11日指出,CSW出示了数百份与信托有关的文件,其中包括他没有签署或准备的文件。


     


    过去几周有关Kleiman与CSW诉讼案的文件为这个似乎永无止境的“兔子洞”打开了更多的大门。由于担心罪犯对其进行报复,CSW最近提出的第187号文件申请保护令的动议被大量修改。而这一信息打开了另一个“兔子洞”。

     

    许多从国外观看此案的加密货币粉丝一直在质疑CSW迄今为止的一些声明。例如,Cointext的Vin Armani和播客Didyouknowcrypto.com (DYKC)的Dustin Dreifuerst询问,如果他使用1区块的私钥在Gavin Andresen面前签名,那么1-70区块的代币怎么会成为一个保密信托。

     

    比特币基金会成员Jon Matonis在2016年5月2日的一篇博客文章中透露,他还见证了使用来自第1和第9块私钥的消息签名和验证。加密爱好者进一步指出,1-70区块的代币从未移动过。保密信托的故事听起来非常牵强。

     

    随着这场官司在佛罗里达州继续展开,许多旁观者仍然认为,某些细节是真实的还是捏造的,都将依托更多的信息来揭开此案背后的一些谜团。

     

    来源:Bitcoincom"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Bitcoin.com

     

    编译:共享财经马明

主题帖 1363 关注 0 粉丝 1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23.19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