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6/13
18:17
分享
评论

  • 简介:


    在早期的一篇文章中,我把去中心化的网络比作一个同时具有象征意义和物质意义的社会竞技场。在这个竞技场之中,参与者就特定的网络资源展开竞争与合作。


    区块链及其相关技术的所展现给我们的前景是:可以通过将信任需求最小化、减少对数据的控制集中在这个日益全球化和自动化的环境中确保该领域的抗审查和自由。


    在本文中,我认为这一发展是官僚主义演变的重要一步。这听起来可能有悖直觉,因为这个词通常与低效和过度漫长的文书处理联系在一起。但是一旦我们理解了官僚组织的本质,就会清楚地看到,区块链网络实际上是卓越的官僚机构。

     

    什么是官僚主义?


    无论场合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官僚主义”都是指的是一种组织形式。这种组织形式都是以书面的,客观的规则为基础的,旨在实现程序效率的最大化。


    对官僚主义组织形式的原则进行定义性的描述来自于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在韦伯对社会主义理论的诸多贡献中,他将合法权威分为神赐型、传统型和法理型三种类型。虽然这三种方法都可以有效地用于分析区块链网络中的权力运作,但法理权威无疑是官僚主义的典型特征,也最适合今天的议题。


    以下是理想官僚形式的一些特征:


    • 以书面规章制度为基础并受其约束的官方行为

    • 抽象规则凌驾于个人偏好之上

    • 功能专门化,即角色的明确划分

    • 定期并持续执行分配的任务

    • 非人格化权威与待遇

    • 开放的精英制度,没有任意的偏袒

    • 政治中立


    敏锐的读者可能已经注意到,我略去了指令的等级体系和行政人员征聘、行为以及管理的部分原则。因为技术手段会为这些元素想达成的目标提供新的,更有希望的实现手段。目前,他们在网络治理中还不够发达也不太明显,但他们和开源软件开发的过程息息相关,而这种过程对任何网络来说都至关重要。关于这一点,我也会在之后的文章中进一步分析。


    因为对区块链网络的确切法律定义仍有待确定,我还略去了官僚组织的法律基础,这种法律基础通常在宪法中明确。尽管如此,它们被传统和正在出现的法律结构所承认和纳入只是时间问题。

     

    区块链治理的官僚主义是什么?


    考虑到官僚机构的定义特征是协议,例如,其运转和信息管理的程序和规则,区块链是官僚机构的想法应该是顺理成章的。


    所有区块链系统的核心,都有一组高度形式化的规则——密码协议和一致算法。正如我们在大多数著名的网络系统中看到的那样,这些关键要素使得相关的网络知识和该网络中特定的角色得以发展,从而导致越来越高的制度化水平。这些例子包括:BIP程序及其类似的产品、网络基础的建设、通讯渠道的定时更新、利用网络创建的集中业务以及引入正式投票和争端解决机制等。


    但问题是如果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固定和正式,为什么网络治理依旧如此混乱? 原因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整个系统中仍然只有一小部分是透明的,形式化的。更关键的是政治进程在规则改变之前往往是不明确的,这也是紊乱的原因。当然,有些人认为缺乏正式的链外治理更多的是一种特性,而不是缺陷。但它确实会阻碍发展,在我看来,它更多的是在掩盖权力攫取,而不是帮助避免权力攫取。


    所以区块链治理的官僚主义是什么呢?就链上而言——everything!放到链外,适用的对象也逐渐增加。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所有链外世界的治理都可以形式化,但是逐渐增加的书面规则和指导方针证明了过程清晰所带来的好处。与此同时,链下的政治可以被视作网络治理的最大问题,当然,反过来说,也可能是最引人注目的解决方案。

     

    远大前景


    从历史上看,机械化和电力化一系列相关技术的应用导致了与他们那个时代相适应的组织形式的出现和确立。


    虽然区块链和去中心化共识有时也被描述为革命性的通用技术。但我认为把它们看作是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革命的延续更合适。然而,区块链可能代表着ICT数字化、分散化、全球化和半自动化的原生社会经济组织形式出现至今的决定性一步。至少在ICT支持的领域,如数字服务和协作是一种新的常规操作。显而易见的是,这种形式将与目前正在运行自我的数字转化版本的传统组织截然不同。


    尽管区块链网络有望成为全球性的巨型官僚机构,由代码取代管理人员,用户对自己的个人数据拥有主权,但依旧有充足的理由对区块链网络是否具有潜力发展成系统的经济基础表示怀疑。其中一个最有力的批判就是——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政府与企业集中管理的庞大数字通信网络展开竞争。


    当然,不管在这其中最后是谁作为新世界的标准获得胜利,我们,包括区块链网络的用户甚至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真的应该感到担心么?恐怕这要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这个成型中的社会的基本权衡的了。

     

    建造一个“硅笼”


    马克思认为官僚化是西方文化中的普遍趋势。它能够使社会存在的所有领域逐渐合理化。例如,在合法的法律权威下用理性的计算和管理取代传统的规范和价值。


    如今,这一合理化进程正在进行之中并且为全球化和ICT放大。大数据分析、自动化、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DAOs)的这些理念都反映了所有核心技术经济的进程被推动向更高的理性化。只要有可能,就算是假象,我们也可以创建一个人类的主观判断缺失或者人类无法掌控“系统”如何对待其成分的世界。


    尽管韦伯认为官僚化是组织社会最有效的方式,但他也绝不认为这是没有问题的。真正的官僚机构总是达不到理想的水平,并可能发展为过度管理和过度的对正式规则的坚持,更不用说它们对人类创造力的潜在麻木效应了。韦伯警告说,官僚主义的这些和其他更多的负面倾向可能导致社会走向一个“冰冷黑暗的极地之夜”,把个人困在一个没有灵魂、没有人性的理性控制的“铁笼子”里。


    如今,政府和企业中的许多官僚职能,都不是由人类管理者直接执行的,而是由人类控制的机器来执行的。很快,一些更严肃的尝试就会出现,将人类仲裁和主观性完全从管理方程中剔除。然而,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的潜在融合是具有令人兴奋的,因为传统的人类中间商正在被越来越自动化的机器中间商所取代。


    当然,就目前而言,这种结果依旧是虚构的。因为关于去中心化的网络和自动化的组织依旧是由具体的拥有偏好的人类所掌控的。但“Faceless Bureaucracy”一词不再是一个比喻,正逐渐拥有它自己的技术基础。韦伯所谓的国家“铁笼”正在逐步被改造称全球性的“硅笼”。

     

    总结


    与大多数技术一样,描述官僚分权和自动化双方的影响的恰当形容词是“矛盾”。让机器来处理日常和平凡的任务,对一些历史上困扰人类机构的问题来说是很好的解决方法,但它依旧有一些新的,旧的未知附加条件。


    当然还有“房间里的大象”——如何统治。著名的普内尔官僚主义铁律(Pournelle’s Iron Law of Bureaucracy)指出:


    “在任何官僚主义中,致力于官僚主义本身利益的人总是能够控制一切,而那些致力于通过官僚主义去实现应实现的目标的人,影响力越来越小,甚至完全被消灭。”


    虽然这样的结果在实际操作中很少见,但时间会告诉我们,在区块链网络中,这种情况会如何呈现,又会达到何种程度。

     

    感谢Placeholder的Chris、Joel、Brad和Alex,以及Carlota Perez对本文早期版本的有益反馈

主题帖 792 关注 0 粉丝 1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16.5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