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6/13
17:07
分享
评论
  • 中本聪可能已经死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不过,就在前一段时间,莱特币的创始人李启威在 YouTube 视频采访中说道,很可能中本聪真的去世了。但万一他真的还在这里,他也不用处理这些屁事。



    其实,业内确实有一大部分人是认为中本聪已经去世的,确实有人支持这种说法,为什么呢?

    原因还要从一个人说起。

    戴夫·克莱曼。



    这是一位非常牛 B 的密码专家,绝对是个天才,而且他曾经是一名美国陆军士兵。



    1995 年,戴夫·克莱曼在 30 岁生日的时候,发生了一起摩托车事故,导致彻底瘫痪,终生需要在轮椅上生活。此后,他一直研究计算机和密码学方面的知识。

    中本聪和克莱曼是在 2003 年认识的,据说两人后来互动很频繁,还一起写了一本书,叫做《The Official CHFI Study Guide(Exam 312-39):for Computer Hacking Forensic Investigator》(这本书目前仍然在亚马逊有售,感兴趣的可以搜索购买)。



    2008 年,克莱曼和澳本聪开始共同撰写一篇关于重写硬盘数据机制的论文。而这时候的克莱曼其实一直都是密码和安全(Cryptography and Security)”邮件列表的定期贡献者,经常在上面讨论密码系统技术和密码学政治等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还是 Metzdowd Cryptography 邮件列表的长期会员。

    很多人相信澳本聪是真正的中本聪,这与他在 2008 年写下的两封邮件有着极大的关系。Bitcoin 这个词,最早也是出现在克雷格·怀特的这些邮件中。



    2008 年 3 月,澳本聪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


    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篇论文,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来编辑这篇论文。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型的电子货币,比特现金(Bit cash),或是叫比特币(Bitcoin),你总是在我身边,戴夫,我希望你能成为这篇论文的一部分。


    2008 年底,澳本聪又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

    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编辑了我的论文,现在我需要你帮助我构建这个想法。


    2008 年 10 月 31 日,署名为“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论文链接出现在了 Metzdowd Cryptography 邮件列表上——没错,就是戴夫·克莱曼身为长期会员的那个邮件列表。

    https://satoshi.nakamotoinstitute.org/emails/cryptography/1/

    http://www.metzdowd.com/pipermail/cryptography/2008-October/014810.html

    疑虑从这里就产生了,澳本聪在 2008 年期间发给戴夫·克莱曼的邮件,是他自己主动发送的?还是戴夫·克莱曼有意指示?我们不得而知。

    2009 年 1 月,“中本聪”将比特币软件代码被开源发布。

    2009 年 1 月 3 日,第一个“创世区块”被“中本聪”开采出来,其中记录了《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2009 年 1 月 3 日,财政大臣正处于被迫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中本聪”也因为区块开采获得了 50 比特币的奖励。

    2009 年 1 月 29 日,就在第一批比特币被开采后的 20 几天,澳本聪成立了一家名为 Information Defense Pty Ltd 的澳大利亚公司。

    然而当时间来到 2010 年,也就是比特币刚刚诞生一年之后,“中本聪”消失了。凑巧的是,由于瘫痪导致 MRSA 感染的戴夫·克莱曼也于 2010 年被收入医院,从那时起,他就经常进出医院治疗 MRSA 感染的疮,这是否存在某种巧合呢?

    2011 年,戴夫·克莱曼不顾治疗病症的痛苦,毅然决定和克雷格·怀特在佛罗里达州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 W&K Info Defense Research LLC 的公司,开始挖掘比特币。不知道是否戴夫·克莱曼有意为之,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了澳本聪的梦魇。

    2013 年 3 月,反复治疗 MRSA 感染的戴夫·克莱曼突然选择离开迈阿密弗吉尼亚州医院,开始度过一段“无人问津的生活”。他躲在家里,性格也变得十分怪异,拒绝与外界人士进行任何过多接触,包括以前的亲密朋友,甚至还威胁帕特里克·佩奇如果继续打电话关心他,他就会报警。

    戴夫·克莱曼离开医院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是否有人在治疗期间对他做了些什么。按照常理,一个重病之人应该选择呆在医院接受治疗,离开医院无异于求死。而离开医院后,他又拒绝与任何人联系,这一点则显得更加怪异。

    就在离开医院短短一个月之后,也就是 2013 年 4 月,戴夫·克莱曼被发现死在家中。根据棕榈滩县医学检查办公室提供的报告,克莱曼死亡的场景令人毛骨悚然:他的身体正在腐烂,有血迹和粪便的轮椅痕迹,打开的酒瓶,以及旁边有一支手枪。他床垫上的一个弹孔似乎暗示着自杀或他杀,但周围并没有找到弹药外壳。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戴夫·克莱曼的最终死因被列为自然原因,据说是 MRSA 病毒致使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不过,戴夫·克莱曼住院期间创立的 W&K Info Defense Research LLC 公司在他死时已经挖掘出了 110 万比特币。

    而这 110 万个比特币,现在都是澳本聪的了。

    克莱曼的亲属一直认为,澳本聪利用假合同和签名侵吞了公司的资产。

    这桩官司一直持续着,而澳本聪也是拒不出庭。他之前一直要求法院获准他通过视频会议出庭,他认为亲自前往法庭对他来说非常困难且无正当理由的。

    然而,澳本聪拒绝亲自出庭的动议遭到了原告的反对,戴夫·克莱曼亲属辩称,截止目前本案中已经发现的证据提供了足够的信息,因此可以公正地评估本案索赔,并要求澳本聪亲自出庭。法院支持原告的申诉,贝丝·布鲁姆(Beth Bloom)法官最终裁定:“克雷格·怀特(澳本聪真名)亲自出庭参与调解,对于各方来说是有意义的。”

    因此,澳本聪已经被命令需要在 6 月 18 日举行的下一次法院调解开庭的时候亲自到场。


    到此,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就算戴夫·克莱曼不是中本聪,他和澳本聪也是早期的比特币研究者、开发者和挖矿者。


    其实,中本聪消失后,曾经在网上再次出现过两次。


    一次是在 2018 年 12 月 2 日,中本聪在 P2P Foundation 的主页更新了一个状态,上面只说了一个词:“Nour”。(不过,据说中本聪的这个账户在 2016 年被黑客攻击过。)



    另外一次是 2019 年 4 月 1 日,中本聪在 Bitcointalk.org 论坛上的账号发布了一个新帖子。



    2140 年是比特币最后一个比特币被挖出来的年份。

主题帖 73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44.01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