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6/13
22:06
分享
评论



  • 6月10日晚,港股上市公司雄岸科技(01647-HK)公告宣布,旗下全资附属银荣于当日与一名个别人士卖方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拟收购黑龙江银麻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麻科技)51%股权。

    这是雄岸科技自今年3月初首度公开宣布进军工业大麻种植行业以来,再一次对这个新业务加码布局,公司直指此次收购银麻科技51%股权将进一步巩固其工业用(或药用)大麻业务,并将为集团带来长远价值。

    过去三个月时间里,雄岸科技与大麻业务相关的操作举动相当频繁,一时间甚至教人差点忘了其当初由“SHIS LTD”改名“雄岸科技”的初心了——曾经暗暗为自身贴上了区块链标签的雄岸科技,这是已经转而对大麻业务“上瘾”了?

    2017年3月30日,新加坡承建商SHIS LTD(以下简称SHIS)来港上市,其主要业务为于新加坡提供综合楼宇服务及建筑与建造工程服务。

    彼时新加坡政府已宣布,将自2017年起至2018年推出价值7亿新加坡元的公营基建项目,鼓励建造行业的发展,从而推动综合楼宇服务的需求,以支持新加坡有关建造活动的发展及需求。基于此,市场预期2017年及2018年全年的建造需求将在更大程度上由公营部门的建造需求带动。

    SHIS亦认为新加坡公营基建及建造项目的持续增加可带动综合楼宇服务需求的普遍增长,并将为其带来更多业务机会。

    但之后的情况与SHIS上市前的预期有些出入,新加坡建筑业多个原定于2017年进行的主要公共项目,例如建屋发展局公寓的部分已规划升级工程、裕廊集团物流中心发展项目等,于2017年上半年仍处于前期起步阶段或尚未动工。此外,根据新加坡建设局提供的资料,2017年授出的合约总价值约为245亿新加坡元,相较2016年授出者(约264亿新加坡元)为低。

    基于上述因素,SHIS在2017财年面对激烈竞争采取更激进的定价策略以取得新合约,这轻微影响了公司之后财年的利润率。

    如上图可见,在经历2017财年及2018财年中期两度的盈利下跌后,2018财年全年,尽管SHIS的收益继续实现增长,但公司毛利率却由上财年的38.4%明显下跌至29.7%,同时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也同比显著下跌26%至346.3万新加坡元。

    到了2019财年的中期(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6个月),SHIS由于楼宇建造工程的贡献减少而录得上市后首度收益下跌,好在因期内录得汇兑收益使其股东应占溢利最终取得不错升幅。但这都是后话了,只能说,上市前后的几年间,SHIS的经营业绩表现最多能算中规中矩,并没有多少出彩之处。

    在资本市场平淡无波地度过了第一年之后,SHIS很快就迎来了上市后首次重大股权结构变动,控股权直接易主。

    SHIS由蔡成海于2005年创办成立,至公司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之时,创办人蔡成海以75%持股量为SHIS的绝对控股股东。

    2018年4月Morgan Hill及Trinity Gate以总代价6.525亿港元向瑞亨环球(由蔡成海及其配偶分别拥有90%及10%,当时于SHIS持股量约为50.12%)及Metro Win(持股量约22.16%)收购SHIS合共7.5亿股股份,相当于公司已发行股本约72.29%。当中Morgan Hill取得公司约60.05%股权,Trinity Gate则将SHIS约12.24%股权收入囊中。

    2018年5月上述股权交易宣告完成,SHIS控股权就此易主,Morgan Hill成为其新任控股股东,而背后掌舵人也浮出水面——区块链行业知名投资人姚勇杰通过全资实益拥有的Great Scenery间接持有Morgan Hill51%的股本权益,成为SHIS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姚勇杰当时还是浙江雄岸区块链产业发展研究院的总裁,作为区块链行业的著名投资人,其已对数间世界领先的区块链作出成功投资,在业界有广泛的影响力及号召力。于2018年,姚勇杰是雄岸全球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创始人之一。

    就着新大股东明晃晃的区块链投资背景,SHIS透露公司未来拟利用姚勇杰的经验及知识,拓展集团的能力至高端专责服务,例如数据中心的设计及建筑、营运及维护及管理,以及其他有关区块链技术的高性能数据处理设施及设备领域。

    2018年5月30日,姚勇杰获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一个月后蔡成海退任SHIS董事会主席一职,并由姚勇杰正式接任。又半个月后,SHIS宣布计划更改公司名为“雄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并于2018年8月15日正式生效,9月17日公司股份简称亦同步更改为雄岸科技。

    如上图所见,很快雄岸科技就围绕区块链业务展开了系列布局。

    自2018年8月8日,全资附属雄岸区块链与香港文汇就成立合营公司香港雄岸数字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以从事数字资产交易及买卖服务而订立合作协议后,雄岸科技又与多家区块链行业公司订立了战略合作备忘录,新事业的开展蓄势待发。

    就在外界期待雄岸科技将区块链业务推进至落到实处之时,进入2019年,公司却突然调转了枪头,将蓄势的火力对准了此前从未染指过的工业大麻业务。而追溯雄岸科技这个业务决策转变的原因,或与其今年三月初的一项人事变动有关。

    2019年3月4日,雄岸科技官宣委任邹陈东为公司执行董事兼联系主席。邹陈东个人履历显示,其曾于多家广播电视电台任记者,于中国及香港政府机构拥有广泛网络,亦于管理及营运上市公司拥有丰富经验。雄岸科技曾透露邹陈东加盟后将主要负责发展多个项目,包括工业及(或)医学相关的新业务。

    两日后,在今年的3月6日,雄岸科技宣布进军工业大麻种植领域——公司通过全资附属雄岸香港,与大兴安岭百成汉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百成)订立协议,雄岸香港聘请百成为其工业大麻种植项目的合作伙伴。

    去年三季度以来,受加拿大大麻全面合法化影响,美股一众大麻公司股价表现劲爆,进入2019年这波风口也终于燃到了中国市场——今年初,工业大麻概念股曾在中国股市掀起一阵爆炒的狂潮,比如顺灏股份(002565-CN)就曾在1月初至4月初的三个多月时间内暴涨逾5倍,强势吸引了市场关注的目光。

    看来雄岸科技似乎也想抓住这个市场热炒的风口概念,在三月初与邹氏一拍即合,火速展开对大麻业务的布局。

    且看雄岸科技这风风火火的架势是何等的熟悉,半年前公司筹谋发展区块链时不也是这样的干劲十足有模有样?

    但必须看到的是,截至目前雄岸科技的区块链事业尚未取得切实的成果,在公司已公布的最近一个业绩报告(即2019财年中期财报)中,虽然已将区块链业务列为单独的报告分部,但由于当期区块链技术开发及应用业务尚处于前期投资及筹备阶段,因此并未产生任何收益。

    加之原有的楼宇建造工程业务收益下滑,雄岸科技可创收的业务分部在未成气候的区块链业务和全新开展的大麻业务面前,颇有种青黄不接的意味。

    回看雄岸科技对大麻业务的系列布局,与区块链业务相若,虽然动作频频但都仍处在项目筹备及投入的阶段,要真正实现贯通大麻全产业链的运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究竟改玩大麻是雄岸科技一时兴起炒短期概念的“哗众取宠”之举还是在转型未定之时寻得的“真爱”业务方向,这需要时间来验证,但可以看到是,短期来看其这条路走得似乎并不十分顺遂。

    首先是加入大麻元素概念之后,雄岸科技的股价虽然在4月初冲高涨了一波,但在近两个月的反复波动后已经回归静淡,市场“炒”的效果似乎已经褪去。

    另外就是与邹氏“合作无间”的动向出现了一个缓冲的态势。

    今年4月2日,雄岸科技宣布控股股东Morgan Hill分别向邹陈东及Trinity Gate出售2亿股及1亿股公司股份,完成后Morgan Hill持股比例将由51.49%降至22.41%,Trinity Gate持股量则由9.05%升至18.74%,邹陈东以19.38%持股量跃升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5月14日,公司又公告宣布,控股股东Morgan Hill向邹氏出售的2亿股股份并未落实,并表示将待公司引入更多优质大麻行业资源后再另行协商这2亿股股份的交易安排。

    虽然在雄岸科技关于大麻业务的发展规划中,并未完全剥离早前的区块链业务,也在与邹氏合营企业龙麻生物科技的业务拓展中有意寻求包括在区块链技术、工业及医疗相关业务范畴的潜在投资机会,即日后在大麻业务发展过程中有机会与区块链业务产生联动,并发挥效益。

    但眼下毕竟两个业务板块的发展进程都尚在初期,这就为雄岸科技未来的业务发展增添了更大的不确定性。究竟雄岸科技改头换面之后的“初心”是否已经被风口概念“麻痹”,期待其用实绩来证明。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区块链消息!


主题帖 136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37.3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