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35,077,433,602 总市值 : $256,152,846,140
2019
07/10
12:36
分享
评论


  • 共识机制的PoS趋势


    我们在讨论区块链项目的时候,共识机制是我们会首先关注的重点,在整个项目框架中,共识机制是最务实也是最务虚的核心要素。务实,是因为他由一行行看得见的代码组成;务虚,是因为他去中心化的精神内核是指引方向的灯塔。从比特币的PoW(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开创区块链新纪元以来,挖矿造成的资源浪费愈发为人诟病,据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家的研究认为,光是比特币的耗电量目前大约就占全球耗电量的1%,直到PoS(Profe of Stake,股权证明)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局面,与工作量证明通过一定量的计算来验证交易并产生新的区块不同的是,股权证明通常有验证人和委托人两种角色,他们通过质押代币来进行挖矿,这种方案几乎没有资源浪费,并且提高了安全性,降低了集中化风险


    如今市值前五十的区块链项目里,含有PoS共识机制的项目已经占到了50%左右的比例。从PoS概念2011年提出,到2012年实际应用,再到2019年PoW和PoS各占半壁江山,期间还不乏有以太坊和万维链等著名项目从PoW改换到PoS阵营,PoS共识机制日后将成为趋势的共识越来越强烈。确实,仅从资源浪费和环境破坏的角度来说,PoW也必然会迎来挑战,再从治理的角度来看,比特币作为第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协议,也首次实现了对加密协议对去中心化治理,但是现在来看这个框架最大的缺点就是治理上的低效和混乱。纵观比特币这十年的发展历程,对增加区块容量还是隔离见证的争论就持续了三年之久,其原因是对比特币协议对改进提案,没有一个确定的流程和标准让提案得以实施,另外对于广大的普通持币用户来说,参与治理过程的门槛更是高不可攀,所以即使比特币拥有最大的共识群体,其自身发展由于治理上的无序而停滞不前。


    另一边,PoS从提出到如今的各种项目的测试网主网上线,这8年多的时间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Staking经济和DeFi的概念也在2018年开始变得火热。EOS、Decred、Tzeos、IRISnet、Cosmos和Polkadot,这些明星项目相继登场,每个团队都带来各自思考下的解决方案,或注重于链上治理,如Polkadot是全面链上治理;或致力于提供一个更加公平有效的治理体系,如前比特币开发者创建的Decred;或将人治与“code law”相结合的EOS。各有创新,但是都部分或者完全采用了PoS共识机制。在治理上,Staking的方式可以提供一个更有序的规则,也可以制定更丰富的机制来激励用户参与生态建设。区块链行业这一领域的探索,可以理解为是人类社会对新型去中心化组织的“最小可行性集体”的社会实验。而人类社会组织形态从氏族社会(以血缘为纽带结成的社会基层单位)形成开始,经过了10000多年的发展,才形成了当今世界以民族国家为主要行为体的阶段。这在区块链行业只有10年不到的经验,那么基于PoS共识的中心化组织如何才能高效、公平地作出有利于生存和发展的决策,这其中,如何利用Staking来激励用户参与进项目的生态建设,提供组织一个有序明确的治理方案,这就是本文讨论的主题。


    为什么选择PoS?一定要Staking吗?


    首先要明确的是,在一个去中心化组织中,其目的并不是彻底的去中心,即使在最智能的“code is law”场景下,这里的law也仅能代表当前群体的共识方向。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是包罗万象的,当然也允许多种共识并存,如同我们支持实行完全去中心化治理方案的比特币一样,我们也支持提供治理工具的Staking方案,显然这是一条更有序,更明确,是更容易实现DAO的长期共同利益和终极共识的一条路。


    在PoS生态中,通常有两种主要角色:委托人和代理人。
    委托人:普通持币用户,可以将手中的币委托给代理人,以此作为对该代理人的支持,以及获得质押收益的凭证。
    代理人:负责参与项目治理,为项目的稳定和长期利益出谋划策,同时代理人作为节点会收到代币增发给到的代币奖励;代理人有权决定如何分配获得的代币奖励。


    纵观目前的治理方案,如主流项目Cosmos、Polkadot、Tezos等,对代理人对要求都是要有大量的代币质押量,所以有条件开展委托业务的节点,都要求具有足够的资金实力。但是目前流行的这种方案最终还是将权利和财富集中在了金字塔顶端少数人的手中,项目的方向也容易被他们的抉择所左右。真正留给普通投资者的选择,要么是选择利益最大化的委托方,要么是手中的代币被通胀稀释,实际能够了解、参与生态建设的程度则非常低。那么是否有一种方案,不需要过度关注对持币数量的要求,而是更加专注于发挥治理者智库的属性。我们不反对机构大户身居高位,但是也绝不扼杀能创造“美国梦”奇迹的穷苦移民如卡耐基,所以项目方应通过Staking对机制进行精致设计,来激励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这场社会实验。本着这个原则,笔者设计的体系如下:


    Staking方案创想


    何一个经济体都要防止过高的通货膨胀,目前主流的PoS项目都将这个系数设置在5%-20%的区间,但是无休止的膨胀到后期必然会导致币价不断下跌。所以在预见的生存周期内,为代币设置一个数量上限,并创造丰富的通缩场景,平衡通胀系数,有利于将项目发展节奏调整到稳健的状态。在这个框架下,再设立普通节点,高级节点,超级节点三层架构。


    超级节点:
    理念:超级节点由社区意见领袖组成,他们将代表社区发声,提出议案或反映社区意见,并投票作出的最终决策。
    条件:由社区所有用户投票选举产生,无任何持币数量门槛限制。用户投选节点成功当选超级节点后,代币需要进行锁仓,并在任期结束后逐步解锁。
    权益:按节点排名从高到低给到不同的收益额(以发挥市场自由竞争的势能)。


    高级节点:
    理念:高级节点的主要负责记账和网络维护,需要持有相当数量的代币,并且可以获得稳定的收益,在到达临界值(参与高级节点的代币总量占市场总量的某个百分比,用于控制膨胀率)之前,不设锁仓。
    条件:较高的持币量,维护网络的安全和稳定。
    权益:较高且稳定的收益率,在到达临界值之后实行阶梯性的锁仓以稳定币价和控制膨胀率;投票选举超级节点将会质押代币(即质押代币不可再参与高级节点)。


    普通节点:
    理念:普通节点也需要用户持有一定数量的代币,但是门槛较低,并随着人数增加而提高门槛,以刺激更多的人成为普通节点,参与进生态建设(提供一个有钱包、投票等基础功能的移动端App以便操作,并提高参与度,后期可迭代社区和Dapp等功能)。
    条件:较低的持币量,门槛限制会根据币价和节点数做调整,以免门槛过高或者过低。
    权益:由固定收益和动态收益组成,动态收益以拉新、提案被采纳、代币锁定天数等任务和成就组成;投票超级节点分配的收益。


    这三层结构的设计,意在将决定权完全交与社群,灵感来自于最能体现民主制度的蜂群搬家方式:搬家是蜜蜂集群中最大的决定之一,但是决定搬去哪里跟蜂后没一分钱关系。前去寻找树洞的五六只工蜂会用肢体语言表示对自己发现的满意程度,他们跳的舞蹈越夸张则表示自己越满意,接着一些头目们根据舞蹈的强烈程度核查几个备选地点,并以加入工蜂跳舞的方式表示自己的选择,接着更多的蜜蜂前去确认,然后加入自己满意的队伍一起跳舞。最终得票越多共识越强,一个大的群舞会以滚雪球的方式形成,最大的蜂群就决定了搬家的地点。(凯文凯利《失控》)


    Staking新方案的简析

    从治理角度来看,超级节点无门槛的设置避免了完全被机构或者大户霸占的情况,有识之士甚至一枚代币都没有也可以当选超级节点。对于个人砝码不多的普通节点用户,他们是组成社群的大多数,所以为其提供一个便捷的投票渠道是必要的,也是先进的。该方案在明确治理规则的同时,也进一步强调去中心化组织对公平公正的追求。另一方面,考虑到懒惰是人类的天性,相比用手,用户可能更习惯于用脚去投票,因此必须用充足的激励来调动积极性。


    从激励机制来看,高级节点有较高且稳定的收益,超级节点有更高的收益和激烈的竞争,普通节点,则可以有动态收入,静态收入和投票超级节点分配收入这三种收益激励,并且通过门槛逐渐增高的Fomo机制来刺激更多的用户加入普通节点。三种不同类型的用户各自匹配需求,尤其对普通节点用户设计了针对性的方案,并留有足够的设计空间来引导用户打开App,关注收益详情、项目进展等各种行为建立(具体方案过于复杂,参考互联网运营方案设计,这里不再细究)。


    总结

    从组织形态而言,人类社会经历了由分散化和无组织化走向集中化,又从高度的集中化和有组织化重新走向新形态分散化的一个过程。而区块链诞生这几年,我们从完全的去中心化治理,到尝试代议制和PoS相结合,再到全流程链上治理和链上链下治理相结合,进行过各种尝试。从市场的选择来看,结合PoS的共识方案将成为公链的首选;从治理的方向来看,从人类的劣根性来看,结合代码对人性的约束和人治对价值观的把握,Staking作为”工具“,在区块链技术之上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一段代码。





主题帖 345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32.72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