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30,664,052,044 总市值 : $244,246,727,297
2019
07/11
20:45
分享
评论
  • 文丨链合财经


    一大早,蹲守在电脑面前的周洋(化名),一遍遍打开大麦网“TFBOYS六周年演唱会”的购票通道网页,以便售票打开,自己能够抢到合适的票。失望的是,打开的一瞬间,周洋(化名)却发现页面因为大量人流的涌入显示崩溃,在打开已经显示“下架”。应援的灯牌、机票、酒店都已经定好,就差演唱会门票,可周洋却没有抢到,这让她感到沮丧。


    周洋开始打开手机微信的粉丝群,焦急询问大家如何才能购得一张入场门票;一些微博、论坛上的“黄牛党”开始发出叫卖门票的声音,只不过价格远超出正常价格数倍…,这显然 超出了周洋的预算……


    追星女孩有多疯狂?


    周洋,只是万千追星女孩中的很普通一个!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李宗盛的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唱出了无数追星女孩的心酸。


    “半年积蓄”“漂洋过海”,粉丝们的日常不仅需要金钱支撑,更需要是时间和精力,还有与票务平台和黄牛党们斗智斗勇……

    追星文化:有人投湖,有人追捧


    为喜欢的偶像做出疯狂崇拜行为并不是现代独有:


    明代作家汤显祖写下了《牡丹亭》在当时广为流传,一个四川的女子非常崇拜,她想象中汤显祖应该像《牡丹亭》里那个柳梦梅一样,斯文彬彬、潇洒、英俊。可她赶去杭州却发现汤显祖已经五十多岁了,是个佝偻着腰的老头子。这女粉丝一看大失所望心灰意冷,直接投湖自尽。

    图片来自网络 

    而到90年代,小虎队红极一时,在台湾各地进行巡演时,疯狂的粉丝们骑着自行车一路追踪,大呼其名,当时的媒体这种疯狂崇拜的现象真正概括为——追星(粉丝)。


    近些年,粉丝为了追逐自己喜欢的明星做出的自杀、自残等不理智行为的新闻也常见诸报端。


    追星,一般来是对娱乐人物的崇拜,相比于80/90年代,大众停留在荧幕上的喜欢,年轻一代更愿意用现场体验、观赏的形式进行娱乐行为情绪的表达。

    图片来自网络

    粉丝现场经济:女人比男人“奢侈”


    在国内,追星行为分为文化演艺类和体育赛事类,从细分领域上来看,中国的现场娱乐市场大体上可分为演唱会、音乐会、舞蹈、戏剧、电竞、球类、田径、综合赛事等类型。


    在知名票务平台大麦网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共同发布《中国现场娱乐消费洞察报告(2012-2017)》中显示,2012年到2017年之间,中国男女消费者在文化演艺类消费上,男性更倾向于曲艺杂谈(例如郭德纲的相声),占比总体的43%;而女性消费者则更愿意选择戏剧、舞蹈、演唱会等,占比57%,也就是说在现场娱乐消费上,女性更大方。


    但是在体育、游戏等赛事上,男性群体的消费独占鳌头,赶上知名的球星,一张篮球、足球的门票炒到上万元也难求。


    从2012年以来,90后在现场娱乐消费中占比迅速上升,到2016年,90后在现场娱乐消费占比超过60%,也成为引爆现场娱乐消费的核心一代,95后的力量开始凸显。

    图片来自网络

    现场娱乐经济:票务平台从线下到线上


    在现场娱乐消费中,传统票务市场的售卖形式逐渐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在线票务平台作为现场娱乐市场中的重要一环。


    2010年之前,国内的票务市场以传统专业票务代理公司及主办PC端网站为主导;


    2010年以后,在互联网+和市场用户需求的发展与增长的驱动下,传统票务代理模式开始向“互联网+”转型;


    2015年后,伴随现场娱乐票务市场的发展,新兴互联网票务交易服务平台以其灵活性和创新性优势开始快速增长。


    这些在线票务平台因为发展特点不同又被分为两类:


    一种是基于传统B2C模式的自营票务平台,以大麦网、永乐票务等为代表的自营票务平台模式。这种模式优点是聚集了大量演出、赛事主办方或出品方,票价固定,拥有较强的演出资源储备和获取能力,在票务市场具备相当地位,大麦网、永乐票务等平台目前融资金额都在亿元以上。

    图片来自网络

    另一种就是以摩天轮、西十区为代表票务平台,通过低价优先、内外部多渠道供票的方式,灵活应对市场需求,成为新一代互联网票务平台这些平台的融资金融也都在千万以上。


    也就是说,有大型线上票务平台的支撑满足主流现场娱乐需求,小的票务平台则凭借价格和服务取胜,国内线上票务市场基本殆尽。


    尽管有多达数十家线上票务平台,但庞大的消费市场,还是让票务行业的弊病从出行蔓延到了现场娱乐消费。一方面是供不应求的“购票难”,另一方面则是防不胜防的黄牛党。


    就在今天,有粉丝在线反馈称:短短数秒,大麦网上的“TFboys六周年演唱会”门票售尽,但网上还是有不少黄牛手持大量余票,二手门票转让网站上的票源也显示十分充足,原本千元的票价被炒到上万。还有不少消费者投诉大麦网出票不及时、售后高额手续费、退票难等问题也十分常见。


    受现代化多元市场环境与用户需求细分的挑战,中国现场娱乐市场都将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市场化程度不足、灰色地带遍布、缺乏全产业链整合,是国内现场娱乐市场多年来的痼疾。

    图片来自网络

    现场娱乐经济:烧钱和疯狂


    不给爱豆(idol)应援的粉丝不是好粉丝。


    应援,即接应援助。


    在粉丝文化中,应援的意思是在演唱会现场为偶像加油打气,现在更被理解为一切支持、声援偶像的行为,组织形式也从自发的散兵作战演变为有准备的集团作战:


    例如王俊凯十五岁生日微博靠粉丝转发创吉尼斯世界纪录;


    吴亦凡粉丝包下报纸整版为其庆生;


    张艺兴电影定档粉丝奉上“花海”等;


    甚至很多粉丝把爱豆当自家孩子般关爱,应援物从日常吃穿、电子用品到大牌奢侈品应有尽有,每年爱豆的生日更成了粉丝们的狂欢和一场声势浩大的应援盛宴,其目的是为了显示出爱豆庞大的市场影响力!

    图片来自网络

    这些看似烧钱和疯狂的行为,都属于应援文化的一种。


    而在现场娱乐消费中,应援不仅是购票现场支持,购买现场支持的周边产品也成为常规操作。


    现场娱乐经济的蓬勃下是,演艺人员价值的考量,年轻一点的流量艺人成为市场追捧的宠儿,但是从演艺价值上看,老一代的实力艺人似乎更趋稳定。


    仅演唱会一项,《中国现场娱乐消费洞察报告(2012-2017)》中显示,蔡琴、小野丽莎、费玉清位居“历年票房贡献价值榜”前五名,另两组歌手则是五月天和凤凰传奇,价值分析榜单似乎和流量明星没什么瓜葛。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社会对优秀演艺形式的认可,近些年,一些优秀的戏剧演出团体已经形成了IP化的品牌影响力,“开心麻花、孟京辉、赖声川”等票房已占话剧市场半壁江山,也成为票房保障的代名词。

    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一些热门演艺活动的门票一直是市场上的稀缺资源。


    对于忠实粉丝来说,偶像的活动门票就是刚需,但对于一些中介者来说,却是发财的好机会。


    为了偶像疯狂是表达情绪的一种,但也要有所警惕,做一个佛系的粉丝也未尝不可……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链合财经官方APP


    长按二维码即可下载官方APP


    让你的阅读更具价值



主题帖 138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12.88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