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8/13
18:00
分享
评论
  • 全文5820字,预计阅读需30分钟。

    原标题:如何种出14亿人份的水果?



    一场水果盛宴开始在中国上演


    按照往年的经验

    14亿人民将在一年中吃掉

    全球大约73%的柿子

    68%的梨

    67%的西瓜

    58%的桃和李子

    50%的猕猴桃

    49%的苹果

    27%的柑橘

    17%的葡萄

    以及10%的芒果和香蕉

    (中国部分水果产量占全球的比例,可大致视为消费量占比,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巨大消费量的背后

    是中国人全球无出其右的

    水果种植能力


    13.2万平方千米的土地

    被开辟为果园瓜田

    相当于一个福建省的面积

    (请横屏观看,广东湛江徐闻县年产菠萝65万吨,占全国1/3以上,号称“菠萝的海”,片源自@VCG)


    果园瓜田中

    LED灯催花补光等

    各种新技术不断应用

    加速提升产量

    (广西南宁的一家火龙果种植基地,万盏LED灯同时亮起,场面壮观,图片源自@VCG)


    还有上千万农民、科技人员辛勤劳作

    水果产业从业人数

    超过许多国家的总人口

    (河北张家口的果农迎来了杏的丰收,摄影师@邱会宁)


    2018年

    中国的农民与科技人员

    一共种出了2.5亿吨水果

    占全球总产量的


    31.4%


    海南文昌龙楼镇全美村西瓜种植基地,数十辆重型卡车停在田间,将运走成千上万箱西瓜,图片源自@VCG)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但在花开花落之后

    分明就是诱人的大片果园

    这些果园

    是如何满足14亿芸芸众生的呢?


    1

    产量之王


    要种出14亿人份的水果

    需要培育最高产的品类

    三大“产量之王”

    率先进入我们的视野


    首先

    全国产量之王

    西瓜


    西瓜原产于非洲

    含水量超过90%

    广泛的适应性

    让它在中国大江南北遍地结果

    以“一瓜之力”

    占据了中国水果产量的


    25%


    (西瓜在中国的产量分布,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在春季低温少雨的北方

    人们在地表覆盖一层薄膜

    地膜

    便可以有效保持土壤的温度、湿度

    提升西瓜产量

    技术简单、成本低廉

    (陕西西安秦岭脚下村民种植地膜西瓜,摄影师@王警)



    即便是气温更低的东北

    地膜也同样有效

    (吉林洮南黑水西瓜收获,摄影师@邱会宁)



    因西瓜生长间距较大

    中间会形成大量空地

    在耕地有限的南方

    农民们又发明了间作套种

    通过麦-瓜-稻、麦-瓜-棉

    以及油菜-瓜-稻等套种方式

    不仅节约了土地

    还提高了土地的耕作强度

    增加收获次数

    (江苏淮安盱眙县淮河镇沿河村,农民驾驶收割机在西瓜田里收割套种的小麦,图片来源@VCG)



    在炎热多雨的海南

    人们建起大棚防止雨水侵害

    更重要的是

    全年高温的优势

    让海南可以大力发展反季节西瓜

    在冬季水果市场上占据不小的份额

    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三江镇大棚西瓜种植基地的田间,工人在采摘麒麟西瓜,图片来源@VCG)



    除了提高产量

    农户们也不断尝试新的技术

    提高西瓜品质

    例如将西瓜像丝瓜一样吊起来生长

    四面见光透气

    可以塑造瓜形、增加甜度和抗病力

    是为“吊秧西瓜”

    (北京大兴庞各庄的吊秧西瓜,图片来源@VCG)


    凭借这些技术创新与广泛的种植面积

    中国的农民们种出了全球近70%的西瓜

    14亿人人均占有量

    超过50千克

    堪称名副其实的“吃瓜群众”

    (中国西瓜产量在全球的占比,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西瓜之后

    柑橘类水果

    作为南方产量之王登场了

    其品种繁多

    包括柑、桔、橙、柚在内

    产量占中国水果总产量的


    16%

    柑橘类水果的果实类型

    都以“柑果”为特征

    即围绕中轴发育多个囊瓣

    囊瓣内富含汁液

    (柑橘类果实结构示意,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柑橘喜欢温暖湿润的气候

    中国秦岭淮河以南的大片区域

    为其提供了适宜的生长环境

    柑橘在中国的产量分布,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当地的果农

    还用薄膜覆盖即将成熟的果树

    营造出更适宜的小环境

    防止寒潮、暴晒、雨水对果实的侵袭

    (广西阳朔金桔,摄影师@邓飞)

    在广西阳朔

    薄膜覆盖的面积如此之大

    可谓漫山遍野

    (广西阳朔金桔,摄影师@邓飞)


    在江西、湖南、湖北、重庆等地

    从国外引种的脐橙迅速扩张

    (湖北宜昌,秭归县两河口镇土珠庙村村民在转运脐橙,图片来源@VCG)


    这种橙子果大无核

    因果皮有类似肚脐的疤痕而得名

    (宜昌的脐橙,摄影师@李理)


    其中尤以江西赣州的赣南脐橙

    最为知名

    仅此一地便产出了

    全球脐橙的17%以上

    (江西赣州会昌县珠兰乡雁湖万亩脐橙基地,果农在分拣脐橙,图片源自@VCG)


    南方是柑橘的天下

    北方产量之王

    则由温带水果苹果担当


    20世纪80年代起

    全国掀起“苹果热”

    苹果种植面积和产量突飞猛长

    (中国苹果种植面积和产量变化,制图@张靖&兰泽玉/星球研究所)


    然而过快的扩张

    导致果品质量的下滑

    “苹果热”逐渐变成了“卖果难”

    于是

    苹果的种植被集中到最为适宜的区域

    环渤海湾和黄土高原

    两大优势产区

    (苹果在中国的产量分布,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位于黄土高原产区的陕西省

    一跃成为苹果生产第一大省

    产量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强

    (陕西富平苹果种植,摄影师@李顺武)


    环渤海湾优势产区

    则以山东为代表

    产量也接近全国的四分之一

    (山东蒙阴县,果农对苹果进行分级,摄影师@高兴建)



    扩张的风潮结束后

    苹果的单位产量和品质日益受到重视

    优质的苹果新品种被不断推广

    国光、元帅、红玉等

    产量高、果实大、品相好

    红富士一种的产量

    就占苹果总产量的70%

    (山西红富士苹果,摄影师@亚明


    今天的中国苹果

    占据了全国水果总产量的


    15%


    更是占到全球苹果总产量的一半

    (辽宁大连瓦房店苹果,摄影师@邱会宁)

    就这样

    西瓜、柑橘、苹果

    三大产量之王加在一起

    达到了中国水果总产量的


    56%


    然而如果仅仅这三类水果

    中国果园未免单调乏味

    14亿人民多样化的需求

    催生了“其他水果”的异军突起

    其产量增长趋势比三大产量之王

    还要迅猛

    (中国主要水果产量增长趋势,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2

    百果争鸣


    中国水果产量余下的


    44%


    由成百上千种水果共同承担

    它们没有很大的种植面积和产量

    但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

    我们才有了更丰富的选择


    首先是广为人知的传统水果

    仍在焕发生机

    不断产生新的品种


    与苹果同属蔷薇科的

    是中国的传统果树之一

    至少已有3000年的栽培史

    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

    在全国许多地方都能见到

    (陕西礼泉县梨和桃相间盛开,摄影师@李顺武)


    而通过现代农业技术的加持

    梨的新品种多达200余个

    为了保护新品种、防止冰雹袭击

    果农们为它架设防雹网

    有如波涛一片

    (请横屏观看,山西隰县玉露香梨种植基地,摄影师@亚明)



    另一种传统水果

    桃的新品种更是高达500多个

    白桃、黄桃、油桃、蟠桃

    北至辽宁、南至广西、西至新疆

    全国大部分区域均可栽培


    华北是桃的主产区之一

    河北的深州蜜桃、山东的青州蜜桃

    北京的平谷大桃

    都出自这里

    (成熟的平谷大桃挂满枝头,摄影师@范记乐善堂)



    蜜桃在长江下游平原

    适应了温暖湿润的气候

    演化出了水蜜桃

    与北方硬肉桃相比

    其甜度更高、果肉柔软多汁

    (江苏省常州市雪堰镇果农在分拣水蜜桃,图片源自@VCG)


    颜色鲜艳悦目的柿子

    也广泛分布于全国各地

    品种众多

    北方以陕西、河北、河南为主产区

    (陕西富平尖柿,图片源自@VCG)



    南方则以福建、广西为主产区

    广西更是位列全国各省区产量之首

    是第2名的两倍有余

    (福建永定柿子树下晒柿饼,摄影师@刘艳晖


    主要分布于北方的杏

    规模化栽培比苹果、梨晚了30-40年

    增长却十分迅速

    目前97%的种植面积和79%的产量

    都集中在西北、华北和东北

    即“三北地区”

    (山东枣庄阴平镇石头楼村的果农在杏园分拣鲜杏,图片来源@VCG)


    南方特有的亚热带水果枇杷

    其果实在春末夏初成熟

    刚好补充此时水果的空缺

    加上枇杷独特的味道口感

    逐渐受到更多人的喜爱

    (贵阳市开阳县南江镇凤凰寨果农在枇杷园收获枇杷,图片来源@VCG)



    其他亚热带水果

    荔枝、龙眼

    年产量都可达上百万吨

    (广东省茂名市高州根子镇的果农采摘荔枝,图片源自@VCG)


    杨梅

    更是独占世界总产量的98%

    (浙江永康,采摘杨梅,摄影师@项新平)


    水果消费升级的背景下

    一些水果经过技术改良

    以及从海外引进新品种

    而身价倍增

    颇受市场欢迎


    蔷薇科的樱桃

    果色诱人、口感多汁

    以产量最高的山东省为例

    甜樱桃种植面积

    从2000-2016年的16年间

    增长了4倍有余

    (贵州镇宁马厂镇茂良村果农卢帮能在果园采摘樱桃,图片来源@VCG)


    草莓也同样如此

    在寒冷的气候中

    用温室大棚、设施农业栽培

    外观漂亮、风味浓郁

    成为市场上的明星水果之一

    (吉林洮南草莓,摄影师@邱会宁


    猕猴桃在改革开放之前

    中国只有野生品种

    基本没有人工栽培

    经过数十年间的新品种培育

    红肉、黄肉猕猴桃进入市场

    逐渐引发了人们对该水果的好奇

    到了2016年

    年产量已经高达200多万吨

    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剑河县南明镇大洋村采收猕猴桃,图片源自@VCG


    各种温带和亚热带水果

    大大丰富了我们的水果选择

    但水果种类真正的爆发

    则是因为热带水果的加入

    (广西龙州火龙果田,摄影师@尚昌平


    原本热带水果生长周期短

    成熟后极易损坏

    香蕉一类的后熟类水果

    还可以在成熟前采收、运输

    随后再统一催熟

    而更多热带水果则只能在当地销售

    (海南琼海市塔洋镇一家收购站民工正在搬运香蕉,图片来源@VCG)


    改变的关键

    在于低温气调贮藏技术的应用

    通过低温抑制果实的呼吸作用

    调节气体成分降低微生物的影响

    使果实在经过长达40天的储存后

    仍能保持90%以上的好果率


    再加上冷链物流的完善和普及

    运输成本也逐渐下降

    种类多样的热带水果终于走向全国

    在水果店中风头正劲

    (江苏南通冷链运输,图片来源@VCG)



    这大大刺激了中国热带水果的种植热情

    尽管中国热带区域面积不大

    产出的水果种类却多达300余种

    除少数为中国原产

    更多的则是外来户

    如来自南亚和东南亚的

    芒果、椰子、菠萝蜜

    榴莲、莲雾、红毛丹、山竹

    来自美洲的菠萝、百香果、鳄梨、番木瓜等

    (广东省茂名市的一棵菠萝蜜,树杆密密匝匝结满了大大小小的菠萝蜜上百个,图片源自@VCG


    热带水果的产量也逐渐增加

    菠萝年产量可达160万吨

    芒果年产量可达200万吨

    香蕉年产量更是多达1300万吨

    (海南琼海市博鳌镇的农民在采摘装运菠萝,图片源自@VCG


    就这样

    中国人的果园完成了

    从单调到丰富的变身

    而现在

    它还要完成全新进阶

    即覆盖中国最遥远的边疆


    3

    边疆远征


    当中国东部的居民

    能够购买到数量越来越多

    种类越来越丰富的水果之时

    在我国的大西北和青藏高原

    水果版图也在悄然扩张


    新疆

    距离海岸数千公里之遥

    南侧的青藏高原阻挡印度洋水汽

    让新疆大部分区域十分干燥

    天山冰川和积雪的融水

    几乎是唯一的农业用水来源

    (新疆拜城县天山,摄影师@文兴华)



    有限的水资源条件下

    新疆的水果产量却在迅猛增长

    2000年还只有151万吨

    到了2018年已经增长到近10倍

    即1497万吨

    新疆是如何做到的呢?

    (吐鲁番沙漠中的葡萄园,摄影师@飞翔


    这与高效节水灌溉技术的应用密切相关

    截至2018年

    新疆有效灌溉面积中

    超过50%实现了高效节水灌溉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滴灌

    滴灌将水一滴滴准确送到植物根部

    实现了水的精准调控

    减少了浪费

    (请横屏观看,新疆农业灌溉系统发展,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依靠这些节水技术

    在有限的水资源条件下

    新疆的水果产量才有了如此大的提升

    (新疆吐鲁番的葡萄,摄影师@zjf119)


    此外

    我们在新疆许多地方

    越来越多地看到了成片的塑料大棚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巴润哈尔莫敦镇的温室大棚,图片来源@VCG)


    大棚之内形成了一个温室

    温度、湿度、气体组成

    都通过人为调控保持在最适宜的水平

    避免了雨水、霜冻和低温的影响

    新疆寒冷的劣势被减弱

    昼夜温差大、光照资源足的优势

    却更加凸显


    这让水果能积累更多糖分

    口感比内地更好

    吐鲁番葡萄、库尔勒香梨

    叶城石榴、哈密瓜

    以及无花果、夏特杏、扁桃

    这些以品质著称的水果

    都来自新疆

    (和田的葡萄,摄影师@尚昌平)


    许多新的水果也得以引种至新疆

    不仅1年内可以多次结果

    还可以将收获期提早几周至几个月

    大大提升了总体的产量

    (在新疆乌鲁木齐建设兵团104团畜牧连温室大棚,工作人员正在采摘成熟的草莓准备上市,图片来源@VCG)



    与新疆相比

    青藏高原地区的环境更为恶劣

    由于热量严重不足

    大部分区域并不适宜果树生长

    但是通过温室大棚的建设

    川西的理塘高原种起了草莓

    (四川理塘高原草莓,摄影师@樊小喆


    西藏的山南地区

    种起了车厘子

    (西藏山南车厘子种植大棚,摄影师@李珩)



    在拉萨的一些产业园区中

    大棚升级为更加智能化的设备

    全部立体化栽培

    光、温、水、肥、土均由电脑控制

    除了西瓜、苹果、梨、桃等传统水果

    还种植出芒果、香蕉、莲雾等热带水果

    (拉萨智昭净土产业园热带水果区中的智能化温室,摄影师@卢明文)


    当百果争鸣的果园

    覆盖了中国最遥远的边疆

    新疆的水果走向全国

    丰富了全国人民的口味

    青藏高原的水果则改善了

    高原上以肉、青稞为主的饮食结构

    这就是水果远征的意义


    4

    尾声


    数百万年前

    当我们的祖先

    第一次被枝头的硕果吸引

    水果

    这种特殊的食物

    就一直伴随着我们走过整个人类史


    今天

    我们历经70年

    将中国变成了

    世界上最大的果园

    (湛江市徐闻县的菠萝田,摄影师@夏宇


    硕果累累

    (山东青州市王坟镇晾晒柿饼,摄影师@高兴建


    堆积如山

    (洮南黑水西瓜,摄影师@邱会宁)


    金黄满屋

    (湖北省宣恩县高罗镇九间店村果农在分拣白柚,图片源自@VCG)


    中国也因此成为

    世界第一大水果消费国

    食谱中的水果比例

    从建国时人均水果占有量仅3千克

    到如今人均占有量高达184千克

    (需要说明的是:水果生产运输各环节的损耗也大,非直接食用部分也占一定比例,所以实际人均消费量会比占有量要低。下图为浙江义乌果品消费市场,前来购买水果的市民络绎不绝,图片源自@VCG


    与此同时

    我们也应当注意到

    中国的水果产业离现代化仍有距离

    只有通过科技进步

    改良品质、提升产量

    不断平抑成本

    14亿人民才能持续从水果中

    汲取幸福的味道


    这就是我们的果园

    一个产量巨大、百果争鸣的大果园

    (吉林瓜农,摄影师@邱会宁)



    本文创作团队

    撰稿:张照

    编辑:耿华军

    制图:张靖

    图片:任炳旭、刘白

    地图:巩向杰

    审校:王朝阳、云舞空城

    封面摄影师:邱会宁


    【参考文献】

    1.  国家统计局年度数据,http://data.stats.gov.cn

    2.  《中国农业统计资料2016》,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

    3.  武婕,《中国水果市场展望2019-2028》,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

    4.  吴敬学等,《中国西瓜产业经济研究》,中国农业出版社,2013

    5.  沈隽等,《中国果树志》,中国林业出版社,2009

    6.  赵政阳等,《中国果树科学与实践》,陕西科学技出版社,2015

    7.  邓秀新等,《果树育种40年回顾与展望》,果树学报,2019

    8.  邓秀新等,《果树学科百年发展回顾》,农学学报,2018

    9.  张娜,《新疆农业高效节水灌溉发展现状及“十三五”发展探讨》,农村水利,2018

    作者:星球研究所,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星球研究所”(ID:xingqiuyanjiusuo)




    感谢阅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如觉侵权,请于后台留言,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热文推荐(点击即阅)


    香港人,到底在恐惧愤怒什么?

    香港问题的来龙去脉

    日本“失去了20年”?

    比抖音更狠,它正在摧毁年轻人

    关于中印自卫反击战最有深度的分析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看往期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