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43,403,137,051 总市值 : $245,388,183,835
2019
09/04
11:40
分享
评论
  • 导读:当时18岁少年问“中国向何处去?”被判10年!这一问是整个时代最有铿锵有力的发问,时至今日仍引人深思,可惜的是杨小凯的英年早逝,不仅是人类的损失,尤其是中国的巨大损失:世界失去了一位诺奖得主,中国失去的,则是一位深切洞见中国前途的先知



    在《圣经》旧约中,有三种人物是最厉害的:君王、祭司、先知。君王负责治理、祭司牧养百姓、先知传达上帝的启示。我将那些卓越的学者称为现代社会的“先知”。有时候,他们的一个思想、一个预判、一个警告甚至一句话,就像闪电一般,穿透历史的迷雾和沉沉的思想黑夜,照耀出人类的明天。


    杨小凯正如来自于未来的先知,这位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堪称中国学者中的传奇。年少时的杨小凯因言获罪,入狱十年,在狱中苦学经济学、数学等学科。出狱后直接考入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后在武大刘道玉校长的帮助下,赴美留学,创建新兴古典经济学派,并获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终身教授职位。



    【忆往昔混乱岁月】


    杨小凯1948年生于吉林,父母早年参加革命,在湖南省内任职,于是把他带到了长沙。他的大名是杨曦光, 1966年,父母双双被打倒,正在念高中的杨曦光一夜之间变成了“黑五类”。屈辱、愤懑、疑惑之余,他加入了“造反派”,试图用那个时代的方式改变中国。满怀革命激情的他,写了很多大字报,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中国向何处去》。在文中,他主张彻底的革命,建立巴黎公社式的政体。



    1967年下半年至1968年初,杨小凯的“文革”活动已很大程度摆脱了当时的派性争执,开始认真严肃的思考,并写出了一批在当时属“大逆不道”、而在今天看来却又嫌幼稚不成熟的论文,即《中国向何处去?》,此时杨小凯年仅18岁(1968.1.6)。这篇文章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当时连康生、陈伯达、江青都知道了杨小凯,华国锋也知道并且也认为杨小凯是反革命,于是1968年2月杨小凯被关进了监牢,而且长达十年之久。


    【铁窗十年 因祸得福】


    杨曦光在狱中开始了人生中最为漫长而黑暗的日子。只有高中学问的杨曦光暗自选择知识作为自己十年的主要生活内容。幸运的是,那个时代的监狱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知识分子,他们学富五车却皆因政治问题入狱。在艰苦繁重的劳动之余,杨曦光拜当时关在牢里的二十几位教授、工程师为师——他们成为杨曦光黑暗岁月中一团团温暖的光。在监狱里,杨曦光还拜师学习了英语、机械、经济和数学。



    与生俱来的质疑精神和个人经历使他并不相信流行的政治经济学,在没有西方新古典经济学的训练之下,他开始了与世隔绝中的自由思考。在狱中,杨曦光自己推导出了戈森第二定律、层级理论、纳什议价模型以及劳动分工理论。在长达十年的监禁生活里,杨曦光做了五六十本读书笔记,还有一个电影文学剧本。这些材料中包含很多与当时主流意识形态不相容的东西。狱友曾爱斌一直帮他深藏在监狱的木工房里。


    【出狱再陷纷争】


    1978年4月,杨曦光刑满释放时已是而立之年。杨曦光出狱后,没有一个单位敢录用这位著名反动文章的作者。他在父亲家闲居了一年。这一年,他在湖南大学数学系旁听了不少课。这些旁听都是由湖南大学刚复职的一些教授安排的。也是在这一年,他决定埋葬“杨曦光”,同时埋葬那段苦难的历史。他恢复使用乳名“杨小凯”。


    改名后不久,杨小凯找到工作,在湖南新华印刷二厂当校对工。1979年杨小凯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实习研究员,但因“政审”不合格,被拒绝参加考试。1980年他用乳名“杨小凯”再次报考,在当时的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于光远的帮助下,他终于获得参加数量经济学考试的机会,后被录取为实习研究员。


    1980年,55万在23年前被错整的所谓“右派”们,都已全部获得平反,但杨小凯还没有被平反,主要是因为华国锋当时还在位,而杨小凯的入狱是华国锋做的批示。后来胡耀邦代替华国锋成为中央书记处总书记后亲自批示中央组织部:“杨曦光的问题要由法院依法处理。”尽管杨小凯展示了他过人的才华,但由于没有正规文凭,社科院仍不能正式安排他的工作。


    1982年,当时任武大校长刘道玉得知杨小凯非常有才华,但由于户口不能进京而没有被中国社会科学院录用时,立即派人到湖南,把他和妻女的户口调到武大。为了让其安心工作,刘道玉又疏通关系将杨小凯及其父母的“历史问题”彻底平反。因此,杨小凯被武汉大学聘为助教,教授数理经济学课程。


    在武汉大学期间,杨小凯出版完成了《数理经济学基础》和《经济控制理论》两本著作。他估计的一些计量经济模型未能在国内引起反响,却获得了当时来武大访问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的注意。


    1983年,在邹的安排下,杨小凯被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录取为博士研究生。伴随杨小凯十几年的厄运在这一年才算最终结束。他没有选择学成回国,从此永远留在了海外。


    【英年早逝 痛失英才】


    2001年,正当杨小凯意气风发之时,他被确诊为肺癌晚期。这对杨小凯是个相当致命的打击——他在平静命运里刚刚想做些事情。


    杨小凯因此开始笃信基督,每日祷告。而杨小凯的基督教信仰依然与他的学术主张相关。“哪些行为可以接受,哪些不可以接受,这就是从宗教和意识形态来的,而不是从经济基础来的。是这种意识形态决定整个制度、人与人的关系,然后就再决定一个国家的经济表现。”


    2002年12月,杨小凯的身体出现奇迹。他不仅能够运动自如,打网球玩帆船,更奇怪的是,体内的肿瘤不见了。但在努力抗争了几个月后,2004年7月7日早上7时49分,杨小凯最终还是虚弱地走了,享年56岁 杨小凯从不吸烟,却患上肺癌。杨小凯走后,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悼念和惋惜,包括那些学术上的“冲突者”。一位在学术场上和杨小凯常常剑拔弩张的知名学者说,“他的学术生涯只有二十年:满是火花的二十年。小凯不枉此生。”


    在他离世后,连一向自负的经济学怪才张五常都由衷感叹:“只有上帝知道,如果小凯没有坐牢十年,老早就有像我那种求学的际遇,他在经济学的成就会是怎样的。拿个诺贝尔奖不会困难吧。”


    家国情怀 信仰 理念和观点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尽管身居海外,但杨小凯最魂牵梦绕的永远是中国,最牵挂的永远是年少时“中国向何处去”的大问题。


    【有恒产才有恒心理念】


    上个世纪80—90年代,他和众多中国经济学家一致公认:只有市场经济才能救中国,但他在经过研究大量的历史后发现,没有私人产权的基础,市场经济不过是空中楼阁,从此杨小凯逢人就谈保护私产。


    之后,杨小凯发现,历史上王权总是不断侵犯产权,如果权力不受制约,则产权保护无从谈起;不建立现代政治文明,就不可能建立现代产权制度。他在天则研究所的演讲中提出了“后发劣势”的概念,指出五四“科学与民主”的思想已经过时了,中国人现在需要懂得“制度转型”。从而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位讲“制度转型优先”的学者。


    【有限政府与基督新教的亲和关系】


    然而,杨小凯发现,现代政治文明不能是无缘之木、无本之水,制度的种子再好,还需落在好土里才能结实百倍,他由此发现了有限政府与基督新教的亲和关系,他自己的生命也转化成了一名基督徒。



    【世纪之辩:林毅夫与杨小凯之争】


    当时的背景,是中国改革开放已取得重大成就,经济增长良好。1995年,林毅夫教授海归回国,大力传讲“后发优势”理论,指出创新并不等于发明,后发国家不必追求原创性、发明型创新,只要学习、模仿先发国家的技术、经验,就可实现经济超常规增长,最终后来居上。


    同时,“后发优势”理论也很好地拟合了当时中国经济的增长,还带给国人乐观的发展预期,更指给中国一条路,那就是通过学习、模仿、吸收,来实现对西方的超越。所以“后发优势”理论在中国,无论是在课堂还是在庙堂,都大受欢迎,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重大问题。


    就在这个时侯,杨小凯站了出来,发出了先知性的预言。对于“后发优势”概念,杨小凯以“后发劣势”的概念与之针锋相对!杨小凯指出,落后国家模仿先进国家技术的空间很大,可以在没有好的制度的条件下,通过对发达国家技术和管理模式的模仿,取得发达国家必须在给定制度下才能取得的成就;


    然而,模仿技术容易,模仿制度困难,因为制度转型可能冒犯食利者,这使得后进国家有一种倾向,就是技术模仿优先,制度模仿滞后甚至被搁置。这样厚此薄彼,短期内依然可以取得快速发展,却给长期发展留下隐患,甚至带来长期发展的失败,从而跌入“后发劣势”的死坑。


    杨小凯以“洋务运动”为例。“洋务派”们想在不改变政治制度的条件下,用官办,官商合办,官督商办, 通过模仿技术来实现工业化,创造了比“洋务运动”前更好的中国经济,代价却是“后发劣势”:“国家机会主义”制度化,李鸿章、盛宣怀等人与民争利,既是游戏规则制定者,又是裁判加球员,中国的私人经济无法生长起来,最终导致“洋务运动”的彻底失败。


    纵观过去百年间,中国惨痛的历史教训,杨小凯指出,中国要走“制度转型先行”的道路,也就是要先致力于建设现代政治文明,才能避免“后发劣势”,不被“后发优势”的思路带到阴沟里去。


    通过对比日本“明治维新”和中国“洋务运动”的历史,小凯特别提醒:要获得“后发优势”,一定要先做个学习成功制度的好学生,在考试未及格前,一个坏学生是没有资格讲“制度创新”的,也没有资格奢谈什么“中国经济奇迹”或者“中国模式”。


    【杨小凯的三大转型范式】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依靠“后发优势”,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当下的中美冲突标志着“后发优势”的大饼再也没得吃了,此时,已是“拨剑四顾心茫然”,我们的国家再一次处在历史三峡的大拐点。如今,中国经济的人口红利、出口红利以及楼市红利这“三大红利”已经消失,而债务高企、资产泡沫、产能过剩这“三座大山”却是积重难返、欲罢不能,同时,还面临着生产效率下滑、美元回流、人口老龄化这“三大风险”。


    中国经济增长将无法持续,而展望未来,中国经济最大的危险是“日本化”,即陷入长期衰退,也就是权威人士所说的“L形”增长态势。因此,杨小凯“后发劣势”的预言在他去世后十多年被再度热议。



    参考资料:

    【1】  如何评价杨小凯的学术水平?知乎

    【2】  杨小凯 百度百科

    【3】《杨小凯学术文库》社科文献出版社 2018-05





主题帖 252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10.45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