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28,104,447,478 总市值 : $245,157,354,977
2019
09/20
13:55
分享
评论
  • 这是小龟说第一次采访海外小哥哥。他是一位泰国小哥,名叫Soravis,有一半的中国血统。

    他会一点点中文,而我的英文很烂,所以我们是用短信问答沟通的。 

    这位27岁的泰国小哥很聪明,他用不到四年时间完成了斯坦福大学本科和研究生学习。

    他现在在做一个预言机项目 BAND Protocol。

    BAND一出手就非常到位,BAND是9月币安IEO项目之一,目前已在币安上线交易。同时,BAND还收到了知名投资机构红杉的投资。BAND Protocol 为什么可以一开场就这么优雅呢,小龟带你走近BAND Protocol。

    小龟:您多大? 

    Soravis:哈哈哈哈哈,你是第一个问我年龄的。我27岁,比Vitalik大2岁。 

    小龟:有没有女朋友? 

    Soravis:我女朋友叫Band Protocol。 

    小龟:您如何定义您自己? 

    Soravis:我非常刻苦努力,非常完美主义,并且喜欢突破极限。 从我开始工作到现在,我一直持续每周工作60-70小时。 我用四年不到的时间完成了斯坦福本科和研究生学业。尽管我工作很努力,我也喜欢花时间去做铁人三项(游泳、自行车、跑步)、越野跑、徒步等运动。

    小龟:您的梦想是什么? 

    Soravis:我希望泰国能变得更好。泰国有丰富的资源,但却总被政治和官僚主义拖后腿。有生之年,我希望自己能够影响世界,我所做的能让世界变得更好。 

    泰国持续几十年的政治动荡使得我们倒退了很长时间。国内的不平等在加剧,因为富人一直为他们自己谋利益,政府总是帮助富人,却忽略穷人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沿一条糟糕的道路发展的原因。我的其中一个目标是使竞争环境更公平,并且我认为,加密货币及技术可能能实现这一点。 

    小龟:你进入区块链行业多久了? 

    Soravis:在斯坦福读书的时候,我和Dan Boneh一起学了加密学课程,Dan Boneh当时还推荐了一些加密项目给我。 与此同时,麻省理工向它的学生们空投了比特币。所以,我就和我的朋友们一起进入了这个行业。 我记得当时没有这么多交易所,得把钱汇到塞浦路斯才能买到比特币。银行当时一遍遍地和我们确认,哈哈。 

    小龟:您每天几点睡觉? 

    Soravis:我常常凌晨一两点睡。我们是24小时,夜以继日地工作,周末也在工作。我们大部分人很痴迷加密货币行业,我们是出于热情和使命。

    小龟:您每天是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的? 

    Soravis:我主要负责商业伙伴关系以及融资。由于我以前做过软件工程师,因此会参与一些高层次技术设计工作。我会花很多时间在开会上,开很多会,出很多差。 

    小龟:您是怎么做到让团队为BAND奋斗的? 

    Soravis:我们的使命感很强。对很多工程师而言,构建去中心化数据层是一件非常性感的事情。 幸运的是,我们三个联合创始人技能非常互补:我更多的是扮演商务角色,管理整体的战略和商务;我们的首席技术官可以用书呆子来形容他,非常技术,后端技术能力很强悍,喜欢数学,所以他负责大部分后端以及底层协议设计,而Paul非常擅长前端和设计。所以我们的分工,是基于各自的爱好以及所长。 

    我对团队的能力非常有信心。我们招聘的时候非常挑剔,所有团队成员都很努力,这是最让我感到骄傲的。 我们的CTO是我所见过最聪明的人。他在麻省理工计算机科学本科和硕士学位的平均成绩都是5.0,高中时全国排名第一,并获得过计算机科学奥林匹克金奖。没有比他更优秀的小伙伴了。 

    小龟:您觉得区块链现阶段存在哪些问题?您为什么选择预言机这个方向? 

    Soravis:我认为,目前阶段,区块链还无法做到大规模应用。开发者也很难写出好的、强大的智能合约。其中部分原因是大部分的应用在操作时需要获取数据(比如,没有谷歌地图或者其他服务提供的可靠的地图和地址数据,优步很难构建起来,如果不整合Facebook或者Gmail,注册也很困难)。 在web3.0时代,网络中没有连接现实世界数据的接口,DApp开发者很难创造出很好的去中心化应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构建数据预言机解决方案的原因,因为这个需求非常强烈。 

    小龟:可以生动地解释一下预言机吗? 

    Soravis:预言机是一种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区块链中的智能合约能够与链外的现实世界数据进行连接。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智能合约以及去中心化应用无法连接现实世界的信息(这些信息是位于区块链世界之外的),也无法验证其有效性或者准确性。因为很多用例依赖于外部数据,比如,去中心化借贷要用到加密货币价格,所以这个问题很重要。 比如很多Defi就需要外部数据。

    举个例子,目前的去中心化借贷需要知道作为抵押物的加密资产的即时价格,以确保抵押资金足够。所以其需要追踪诸如ETH-USD汇率这样的数据,这些数据在链上是不可获取的。其他用例,包括合成代币的交易,比如去中心化股票,也需要获取到现实世界中的股票价格。 公链或者Layer1解决方案也需要我们,将外部数据导入他们的公链,公链上的DApp开发者可以更容易地在公链上建立去中心化应用。  预言机是一种解决方案。预言机可以将链下现实世界的数据发送给智能合约。预言机必须是去中心化的,因为输入的数据将对智能合约发出指令,智能合约会执行这些指令,如果预言机被操控的话,那么也会操控智能合约。

     小龟:您的项目和Chainlink的区别是什么?如何与它竞争? 

    Soravis:我们是一个推送模型,有一组数据提供者,他们会将数据推送到链上,可以被任何想要查询以及在各自逻辑中使用这些数据的DApp使用。而Chainlink是一个“获取”模型,他们本身没有数据,如果你向Chainlink请求数据,它会要求等待,去给你获取数据,等待三个区块确认时间后,会把答案给你。 尽管Chainlink有先行优势,但要证明其能被大规模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and Protocol在很多方面和Chainlink不一样: 我们专注于安全性。通过经济机制来提升安全性,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采用了staking机制。 Band Protocol用起来更简单。从Band获取数据只要调用一个函数,而在Chainlink上,你需要用到异步和回调函数。 速度快。Band本身就有数据,可随时用于用户对于数据的请求,并且可以在同一笔交易中进行处理,而Chainlink需要等待至少三个区块确认。 第四,费用低。如果你在Chainlink上向7个数据提供者提出获取数据的请求,你需要支付超过7美元的费用,而在Band上面,目前的费用是2美元,操作所需的gas也少得多。 可拓展性。因为我们的数据是在链上推送的,无论有多少DApp要使用我们的数据,费用都是固定的。而在Chainlink上,费用根据需求改变,如果有更多的DApp请求获取某一数据,Chainlink必须一遍又一遍地对用户发出的请求作出反应,这会增加费用。 

    此外,我们认为,这一领域的发展空间巨大,并且相互竞争的协议可以共存。实际上,这个领域挺互补的,DApp很可能会从多种预言机请求数据,以确保其获取信息的来源不单一,不会导致单点故障。 特定的用例可以带来更便宜更快速的解决方案,对此我们持乐观态度。Chainlink非常灵活。我们认为当前像DeFi这样的用例非常具体,有很多共同的点,所以我们在优化它。 我们有幸见证行业在过去两年的发展,并从中受益。Chainlink在DeFi诞生前就已经开始设计他们的协议。公平地讲,Chainlink团队很强大,我们很欣赏他们。 

    小龟:BAND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Soravis: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去中心化的,想要通过协议本身获得收益。对于那些使用我们数据的DApp,我们的协议会收取费用,并且把这些费用分发给数据提供者以及代币持有人。这样,我们的代币就能反映BAND网络价值,并且因为系统内有稳定的资金流,所以整个网络是可持续的。BAND团队会stake大部分代币,以此获得分红收入,分红来自上述向DApp收取的费用,以此来实现团队资金的自给自足。 

    小龟:BAND是怎么接触到红杉资本的,他们为什么投资BAND? 

    Soravis:我认识很多投资人。这个行业中有一些小圈子,有风投给我们牵了线,所以我们就联系上了红杉。至于红杉为什么投我们,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怕自己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难以避免偏见。 如果我的说法公正的话,典型的风投公司看重的是三个东西:规模(如果成功,这个项目值数十亿美金吗?)、团队(团队成员是否能够彼此合作?),以及估值(目前的估值是否证明了良好的回报?)。是否有合适的人,以合适的成本,做合适的事情,这是很好的投资衡量指标。 

    小龟:做BAND项目以后,遇到过什么挑战? 

    Soravis:在熊市中经营一个基于代币的区块链项目挺难的。不仅融资难,而且行业中大部分的人会质疑我们,说我们是骗局。这些都无益于项目经营,但是我们必须推进我们所相信的事情。 我觉得对某些事情进行大胆的尝试和做一个骗子项目是不同的。很多代币项目是骗局,并不意味着其他项目也是骗局。大部人都在尽力,以期获得成功,但是我们还是会牢记,不到1%的初创企业才会成功。 所以,一直挺难的。尽管行情不好,我们仍需要激励员工和自己,我们需要让身边的人相信,Web3.0仍然具备好的发展潜力。 

    小龟:你们有在中国融资吗?有没有中国的朋友认为您是骗子?认为您是理想主义者的人多还是认为您是骗子的人多? 

    Soravis:我们在中国做了融资。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我们一直在寻找优质的长期合作伙伴,希望基于此在中国建设项目生态系统。 我的朋友中没有人认为我是骗子。虽然有一些朋友觉得我太疯狂,太理想主义了。人终有一死,所以要尝试一些我们所相信能行的事情。就算不成功,我也为自己能这样活而高兴。 

    创业失败的概率还是远大于成功的概率,每家初创企业都是这样的。如果有投资人认为,所有失败项目的创始人都是骗子,那么我们是无法和这样的投资人沟通的,这种思维非常糟糕。 

    我们需要分辨谎言,比如有些项目创始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有些创始人根本就不去构建项目,不去实现承诺。 我们Band Protocol团队非常努力,每周要工作60-70小时,周末也在工作。我们在尽力让Band Protocol成功。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觉得我们的投资人是不会称我们为骗子的。我们的投资人非常专业,这也是我们之所以在众多加密货币风投基金中挑选他们的原因。 

    很有意思的是,我们的投资人所做的甚至不能被称为风险投资。要甄选出我们想要的投资人很简单。融资的时候,大部分投资人会说我们彼此是长期合作伙伴。但是一旦你告知他们,所有私人代币都会被锁定,代币生成的过程中,我们不会向市场发放代币时,很多风投机构会不认可这样的做法。我们就是以这样的标准去挑选投资人的。 

    小龟:BAND计划如何拓展中国市场? 

    Soravis:我们已经有中国团队成员在做这件事。我们计划上线更多的产品,建立更多的合作关系,努力扩大市场份额。我们希望项目能够在中国有比较大的影响力。我们计划在中国的多个城市办更多的见面会,尤其是开发者见面会。同时,中国有很多优秀的加密项目,我们希望能够和他们一起进入市场。

主题帖 352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22.15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