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27,524,900,435 总市值 : $281,556,718,423
2019
09/21
21:56
分享
评论
  • 曾经,区块链浪潮汹涌,下海者众。现在,1X0凉凉,新概念新玩法不能及时补给,区块链的热度在慢慢散褪。行业在向理性方向发展的同时,曾经踌躇满志,想要借着“大风口”飞起来的从业者们开始选择离开。这种人员的流失,在公链等项目中尤为明显。曾经说好不走,现在现实推着我们往前走。

     

    9月16日,区块链从业者贾瑶琪宣布离职。贾瑶琪是分片项目Zilliqa的首席技术官,他在朋友圈写道“作为一个研究员和技术开发者,过去两年中,我将全部精力和时间都放在设计和开发Zilliqa上面。随着主网的日益稳定以及一些其他因素,现在,纵然不舍,是我离开Zilliqa并去探索和迎接其他新挑战的时候了。”

     

    无独有偶,9月14日,隐匿币Grin的核心成员Gary宣布向Grin委员会请辞,在作为兼职人员继续开发Grin的同时,Gary表示会成立稳定币项目Gotts,并且在很长时间内投入到Gotts的开发中。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01. 离开公链后,去哪?

     

    公链存在较为明显的人员流失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就算是公链之王以太坊上,也已经有7位创始成员离开,其他公链项目人员流动问题的严重性可想而知。那么,这些人员离开公链后,都去哪里了呢?

     

    。公链间的竞争

     

    根据媒体信息,公链的开发人员,会有一部分转向其他公链,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受到其他公链政策扶持的影响。

     

    一位开发者表示:“虽然一些公链的用户基础不如以太坊深,但对我们来说,生存是第一位的,哪里给的扶持力度大,就去哪里。”该开发者目前所在的公链会给DAPP项目开发者10到50万不等的资金作为支持,并为其联系媒体进行宣发。

     

    公链们为了吸引开发者,也使出了浑身解数。

     

    波场为了鼓励开发者在其生态上开发项目,对开发者给予10万美金的资金支持。去年12月份,在波场上大火的波场虾农就是在波场这一政策支持下,从以太坊迁移过去的。

     

    星云链在去年4月份拿出46万NAS(在当时,约合1850万人民币),开启了第一季星云激励计划,以此鼓励社区开发者。

     

    。新思路,新赛道

     

    除了公链提供的条件无法满足开发者需求外,还有一批人员离开公链,是因为对行业有了新认知,或者出于政策激励的影响。

     

    今年8月8日,行业资深人士薄荷在朋友圈官宣,表示辞去Mixin Network COO一职。在总结区块链职业的第一个五年时,薄荷写道“在未来的五年甚至十年,区块链都不可能回归到单纯的技术驱动,突破一定是在金融领域。公链团队里,必须配备金融专业人才,遵循市场规律,先活下去,最终才会有定义行业规则的资格。”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其中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

     

    深圳被钦定为“数字货币”试验田后,包括薄荷在内的众多区块链从业者选择到深圳创业。“最近有一系列政策落地,也有信息说央行的数字货币会在深圳做试点,HK事件后,基本上可以确定,深圳是未来重点发展的金融中心。”

     

    目前,薄荷确实已在深圳定居,创办了Marvel Capital(奇妙资本),主要承接韩国交易所业务。

     

    。希望大家都好,但是我选择去做新项目

     

    公链从业者,尤其是开发人员,离开公链去做新项目的也不在少数。本月从Grin委员会请辞的开发人员Gary就表示自己请辞是为了去优化Mimblewimble协议,使其能被用到更多场景中。这一点在Grin公链上无法做到,因为Grin注重隐匿性,因此其开发了新项目Gotts。

     

    在被问到公链开发人员不足,同时开发Grin和Gotts,精力会不会不够用时,Gary表示“地球少了谁都还是会继续转,比特币离开中本聪一样发展很好”,并且表示会继续看好Grin。

     

     

    除了上面提及的三种情况,行业中也不乏暴富梦破碎,回归“传统行业”的从业者,这里不再展开。

     

    02. 公链为什么留不住人?

     

    马云说“员工离职的原因林林总总,只有两点最真实:1,钱没给到位;2,心受委屈了。”这在区块链行业可能一样适用。

     

    资金短缺

     

    对于公链项目方而言,行情不好时,如何维持资金的可持续性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今年6月份,一则“BCH开发者800个BCH都筹不到“的消息令人大跌眼镜。尽管哭惨后不久,开发者获捐的BCH就翻倍了,但是这仍然难以掩盖一个事实:一些公链项目的社区开发者筹资能力低(社区可能有钱,但是没有人捐助),对部分公链而言,资金不足以持续支持社区的开发工作。

     

    FVNI是一个旨在援助BCH开发者的非盈利组织。FVNI的联合创始人David R. Allen表示“此次筹集的800 BCH,仅是针对开发者当前需求的款项,这是第一阶段。此次活动之后,我们还将寻求稳定的、持续的资金(包括企业资金)支持。在BCH发展基金会找到一个长期资金来源之前,恐怕都得靠募捐。“

     

    像BCH这样,社区开发人员缺少开发资金的现象不是个例。“2017年高点融资的那点钱,快花没了。“一位项目负责人表示,“币价这么一跌,融的那些钱缩水了百分之七八十,现在没有好场景,没有真实用户,再好的技术故事也只是故事,赚不到钱。”

     

    由于运营、开发等都需要经费,项目方会选择抛售之前融到的ETH,来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行。根据The Block数据,过去一年内,57个代币融资项目,每个项目平均每月会清算或者转移2500枚ETH(约合54万美元)。这些项目共筹资820万枚ETH,其中有590万枚已被转移或者清算,占到72%的比例。

     

     

    以太坊的开发基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2014年的那次1C0,募集了31591枚比特币,二是以太坊孵化器ConsenSys,其中的资金主要来自以太坊创始人Joe Lubin的自有资金。这两方面的资金5年来一直维持着以太坊相关技术的开发。

     

    但是五年过去了,以太坊的发展还没有踏入攻坚阶段,以太坊不得不开源节流,ConsenSys曾被曝出裁员一半。

     

    以太坊2.0客户端的研发人员Preston Van Loon曾表示“最让我们分心的是,我们仍在全职做其他工作。即使有捐赠,也不足以负担整个团队人员全职工作的薪酬。”

     

    根据Preston Van Loon提供的信息,以太坊获得的捐款是85万美元,如果其上面的工程师全部全职工作的话,需要为其提供16.5-20万美元的年薪,仅能维持一年,而以太坊2.0显然还需要2-3年后才可以实现。

     

    据了解,目前65%的开源项目都只有1-2个维护者。情况好的话,会收到一些富豪的资助,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开发者利用周末和晚上的闲暇时间工作来维持项目的正常进展的。

     

    Grin是一个有着传奇匿名创始人,没有预挖,不做1C0的隐匿币项目,被誉为继比特币之后,最公平的下一代公链项目。但是不做融资也意味着开发者几乎没有资金收入。

     

    去年9月份,Grin主网上线之前,其协议Mimblewimble的开发者在官方论坛和推特上寻求捐赠,旨在为当时唯一的一名全职开发者提供工资。到今年1月份,此次筹资活动只达到目标数额的10%

     

    市场太过繁杂,低调做事的开发者们似乎很容易被忽视,开发者们的坚持似乎总得靠理想和热爱发电。

     

    劣币驱逐良币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一直难以突破用户数量这一层天花板,没有增量用户,就意味着没有增量资金。而“良币“还要与”劣币“竞争所剩不多的存量资金。

     

    “做事烧掉大把钱,打不起水花,抢不到用户,公链又做不过以太坊,再不扑腾两下子,就真的死了。”一个项目方负责人如是说。

     

    “能拉盘的币就是对的币”,在众多韭菜心中,这个共识深入人心。

     

    从2018年初开始,大量传销币项目开始借助区块链技术行骗与敛财,传销币将项目包装、营销、推广运用到极致。传销币项目疯狂拉盘,市场上的存量资金从真正想要做事的项目流出,流进这些玩“模式”拉盘的传销币项目中。

     

    反观那些真正搞技术的项目,它们大部分还在概念实现阶段,本身缺乏商业盈利能力,就算要融资,也不是那么容易。“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在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是希望先看到产品和用户数据,然后再决定是否投资。但是,钱都没有,怎么有产品?”

     

    社区矛盾

     

    除了上述原因,公链留不住人还可能出于社区矛盾等原因。

     

    今年8月初,被称为“第一空投币”的牛油果项目(ENU)的创始人Aiden Pearce(AP)在电报群宣布放弃ENU公链 。

     

    ENU项目曾创下3天内4亿枚空投币被一抢而空的盛况,这离不开中国加密货币社区的宣传以及薅羊毛大军的关注,同时这也导致90%以上的ENU被中国人持有。而AP的离开正与超级节点间的矛盾分不开。

     

    AP认为,ENU社区中有一个人控制了21个超级节点中的6个,以及一大批备用节点。而中国社区认为,如果取消这6个超级节点,网络的不稳定风险将会加大。最终,AP选择放弃ENU项目,社区中也有人说他割韭菜跑路的,是是非非,我们已经很难判断到底什么才是真相。

     

    ENU官网撤下原有内容,换上“ENU已死”的字样

     

    同样是在8月,去中心化版本的维基百科项目Everipedia的首席信息官Larry Sanger发推特表示“EOS如果被中国财团中心化控制的话,将放弃对DAPP的开发。”对此,李笑来怒怼“没有我,哪有EOS!”投资者、社区、开发团队之间的矛盾,似乎永远无法调和,而矛盾的激化,最终往往导致参与者的离开。

     

    03. 总结

     

    潮起潮落是自然规律,潮起涌动着暴富、希望和跟风,潮落充满了不甘和唏嘘。同时,资金的不可持续、开发人员面临的困境、社区的矛盾、对新赛道的探索等因素共同的作用,推动着这个行业人员的流动,甚至流出。

     

    说好不走,但是现实还是推着我们往前走。

     

    参考资料:

    《公链之王遭众链围剿,落魄以太坊能否王者归来?》by Odaily

    《没钱开发VS肆意挥霍,揭秘“穷项目”和“富项目”差距有多大?》by Odaily

    《算力流失,基金会混乱,以太坊要如何留住开发者?》 by 31QU

    《我们正在面临比去年底更寒冷的熊市?》by区块律动

主题帖 350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72.86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