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的所有资讯均来自网络投稿,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暗示。有侵权者请联系jubao@linksfin.com删除
2019
10/31
19:40
分享
评论
  • 文|余芒

    美国时间10月28日,荔枝向SEC递交了招股书,向在线音频领域第一股发起试探。荔枝计划通过IPO募集1亿美元资金,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AI研发投入、创新产品研发和海外市场拓展等。事实上,早在今年8月,就有消息曝出荔枝对外称计划2019年内完成赴美上市。

    荔枝,原名荔枝FM,是目前中国在线音频市场上3大主要玩家之一,当下与喜马拉雅FM及蜻蜓FM形成三足鼎立格局。

    据艾媒咨询《2019上半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研究报告》,2018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达4.25亿人。预计到2020年,这一规模将达5.42亿。此外,2019上半年,有52.8%的中国网民使用过在线音频APP,而常收听语音直播的人群比例达46.2%。

    但作为在线音频市场头部玩家之一的荔枝,依然在亏损。

    亏损超2亿

    荔枝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其净亏损累计超过2亿元。2017年,荔枝净亏损超过1亿5千万。18年,其净亏损下降到930万。但这一数据到2019年上半年又迅速飙升到了5500万,与18年同期的979.7万相比,增长超500%。

    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2017年到2018年,荔枝净亏损的下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营销费用的下降。此外,外汇损失的降低、利息收入和政府补助都对缓解其亏损情况起到了帮助。但2018到2019年上半年,荔枝的营销费用再度暴增。截至今年6月,荔枝投入了超1亿2千万的营销费用,是18年同期的1.77倍。

    此外,从17到19年,荔枝的研发投入也在不断上升。2017年,荔枝投入了约4300万用于研发。到了2018年,这一数据几乎翻倍。而截止2019年上半年,荔枝已投入超6200万用于研发,费用超过2017年全年。

    “我们无法保证在短期内实现盈利。”荔枝在招股书中写道。

    UGC的利好

    数据显示,2019年6月,喜马拉雅FM、荔枝、蜻蜓FM依然占据在线音频平台月活用户三甲地位。其中,喜马拉雅FM月活超7000万,而荔枝月活也达到3200万。

    而根据荔枝招股书的数据,从2017年开始,荔枝付费用户保持增长。从2018年第3季度到2019年同期,其付费用户从24.7万增长到了38.3万,增长超50%。

    此外,2017-2019,其MAU一直在稳步增长。今年9月,荔枝MAU超4600万,与2018年同期相比增长26.7%。但这一增长速率与2018年相比已经放缓。2017年9月,荔枝MAU只有2500万,到2018年同期增长到超3600万,增长45.6%。

    荔枝成立于2013年。当时,它的名字还是荔枝FM。2016年,直播风口兴起,荔枝也上线语音直播功能,并用3年时间在语音直播这条细分赛道上拔足狂奔,避免了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以PGC为主的在线音频平台在版权等方面正面竞争,去年更是直接摘掉了“FM”的帽子。

    UGC模式的确给荔枝带来了一些利好。数据显示,2016年荔枝上线语音直播业务,仅三个月获得超1000万的直播收入。2018年1月,荔枝创始人赖奕龙公开表示,平台的语音直播收入达到1亿元规模。

    荔枝的困局

    但这一盈利模式十分依赖主播的质量与数量。而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1年来,荔枝主播增长速度也在放缓。2018年9月,荔枝月活主播数突破500万,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长35.8%。而截至今年9月,这一数据也仅增加到570万,仅增长12.3%。

    与数量相比,质量似乎更为致命。艾媒咨询数据显示,7成的直播听众都对直播内容质量颇为重视,而36.6%的用户都选了“直播内容质量不高”作为其不听直播的原因。

    而在以素人为主的UGC平台,内容质量是其天然劣势。不过,为优化内容质量,荔枝也进行了不少尝试。一方面,荔枝通过AI技术赋能内容生产及分发,在提升音频质量的同时,实现更精准的定位,并降低了主播的准入门槛。另一方面,它也在通过优质内容奖励机制激励主播生产高质内容。此外,它还不断通过线上主播评选比赛、博客学院培训以及线下荔枝声音节等方式不断扶植主播IP。

    法律与监管是另一把悬在荔枝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荔枝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关于荔枝平台的未决诉讼达101起,索赔费用在510万左右。

    事实上,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许多在线音频平台长期在法律的边缘试探。

    一方面,无论是喜马拉雅FM、蜻蜓FM这类以PGC为主、UGC为辅的音频平台,还是专攻UGC的荔枝FM,都存在大量侵权现象。而UGC正是侵权的高发地段——草根内容生产者鱼龙混杂,多数缺乏版权意识,同时又数目庞大,这对平台审核存在较高要求。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与荔枝有关的裁判文书共有167封,开庭公告更有277则,其中多数为侵权纠纷。

    另一方面,内容低俗、色情、打擦边球是在线音频平台又一痛点。

    今年6月,网信办公布了包括网易云音乐、荔枝、喜马拉雅、企鹅FM在内的四款应用程序存在有害信息,相关应用程序被责令下架30天。而网信办罗列的下架缘由包括:音频直播平台藏污纳垢,任由主播传播性暗示、“娇喘”等色情淫秽信息,甚至引诱用户跨平台从事违法违规交易等。

    但鞭牛士观察发现,在荔枝声音热播榜中,高居榜首的依然是“枕边女友”一类“暧昧”音频。

    此外,荔枝还在招股书提到,其已于今年9月与百度达成合作,布局IoT设备。但在IoT领域,它的两个友商早已跑在前面。

    2017年,喜马拉雅FM就推出了第一款小雅音箱。其后,又与小米的小爱同学、百度的小度、以及阿里的天猫精灵等智能音箱头部产品达成合作。今年7月,蜻蜓FM也与小度携手。

    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智能音箱或许能拓宽在线音频市场。但准“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是否能后来居上,还未可知。

主题帖 1786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47.29 %

TA的主题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