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3 24H 交易量 : $7,569,899,224 总市值 : $234,663,249,262

消失了快一年的 VR、AR,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经常关注科技的同学对 AR/VR 肯定不陌生,其实在此之前 VR 产业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只不过去年资本的大量涌入让这个产业迅速被大家关注。


    这么说来,对我们普通人来说,2016 年的确可以算得上是 VR/AR 元年。但这个产业也经历了它的大起大落。的确,像VR/AR这样的技术想真正走进我们的生活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经历过风口浪尖后也需要静心沉淀一番。


    你们会不会好奇,不声不响的 VR/AR 如今到底怎么样了呢?



    今天密探我就给大家透露一个消息:据密探观察,VR/AR 技术已经在美国的医疗领域有了亮眼的表现,而且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将彻底颠覆我们求医看病的经历!


    等等,这两个技术不是通常都运用在游戏上吗?大街上不少的 “VR、AR体验馆” 里面也都是游戏,怎么跟医疗搭上关系了呢?其实这一切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VR、AR:从游戏“跨界” 医疗绝非偶然


    其实 VR、AR 以游戏领域开始、再进入“医疗” 这种更“严肃”的领域还真不是巧合。


    PS4 的研发团队说,VR 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需要通过游戏去摸索、学习 VR 的“互动规律”。说白了,就是我们人类这么多年来习惯了 “眼见为实”,而 VR、AR 是 “眼见为虚”,在 VR 里看到的 “手” 不是自己真正的手,所以我们需要学习这种“互动规律”,让我们的双眼、大脑适应适应,要不然把握不好轻重。



    图片来自网络


    怎么练习呢?打游戏无疑是一种很好的方式。通过打游戏,人们能慢慢适应在“虚拟现实”里怎么控制自己的手。等我们对 “下手轻重” 有更深了解后,才能做像手术这种更精细、对下手轻重要求更高的东西。


    为什么是 VR、AR + 医疗,而不是其他领域?这和 VR、AR 恰好能解决医疗业痛点有关:有了VR、AR,医护人员在学习新技能、练习手术操作时,就能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 “犯了错误也不要紧” 的环境下练习,反正这些错误不是“真的”。万一失误,也不会对患者造成危险。


    在这个前提下,VR/AR与医疗的结合基本上可以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做手术” 类;第二类是“医师技能训练” 类;第三类是“患者康复训练” 类。


    做手术:真实演练防失误


    在 VR、AR 的帮助下,患者能和医生一起“走进”他的身体里,制定更精准的治疗方案。


    医疗领域 VR 的创业公司 Surgical Theater 做的就是这件事。这家公司的 “精准VR” 功能受到战斗机飞行员的启发:战斗机飞行员在真实飞行之前,往往会在模拟机舱里飞几遍,这样等真正飞的时候就能熟练一些。



    Surgical Theater 的创始人就想:外科医生也应该这么做啊!手术前多熟悉熟悉患者的身体,手术中才能更快地处理各种状况。


    因此,他们为每位患者量身定做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虚拟现实,重现患者身体的病灶,这样医生就能带着患者一起“钻”进患者的身体,而且还能在里面像逛商场一样四处逛一逛,看看病灶,然后医生和患者一起商量制定治疗方案。



    等到真的上了手术台进行手术时,医生由于之前已经 “预习” 过,对患者的情况就会很熟悉,这样突发状况也会少很多。怎么样,是不是听着心里很踏实?现在这家公司的合作方已经包括 NYU、斯坦福大学等众多高校。


    另外,以色列的创业公司 Augmedics 目前正在致力于给进行脊柱手术的外科医生开发增强现实耳机。看来,VR 更倾向于 “术前准备”,而 AR 的作用在手术过程中更能体现出来。

    模拟练习柳叶刀


    医生手里的柳叶刀直接关乎手术台上病人的康复情况,甚至能决定生死。用 VR 训练外科医生,就能减少手术中错误的发生。


    3D systems 这家公司就把 “模拟手术环境供医生练习” 做到了极致。这家公司自己是做 3D 打印起家的,但他们把自己的技术和虚拟现实相结合,做了一个叫 “Simbionix模拟器” 的东西。


    Simbionix 模拟器的外观和感觉和真正的做手术几乎没什么差别了,这么说吧,外科医生戴好专有的 VR 眼镜后在模拟器上做手术,手术刀的角度、下手轻重,全都能体现在虚拟的患者身上。每个人身体不一样,再有经验的医生也有拿不准的时候。有了虚拟现实,外科医生们就能先练习练习,提高在真实手术中的表现。



    真实互动助康复


    大家都知道,烧伤患者复健的道路通常既漫长、又痛苦。


    洛杉矶就有家医院开始尝试用 VR 引领患者进入身临其境的游戏里,让患者从被烧伤的痛苦里转移注意力,缓解焦虑、更加放松。


    可能你会说:这有用吗?不过是暂时的转移注意力而已。还别说,这家医院发现:有些烧伤患者在佩戴 VR 眼镜后,降低了止疼片需要的剂量 ── 而且不是只有戴着 VR 眼镜时暂时减少止疼片,而是烧伤患者摘了 VR 眼镜一段时间后、长期减少了对止疼片的需求。


    这有两个好处:第一减轻患者痛苦,第二因为痛苦减轻,患者主动要求提前出院,在医院待的时间更短,给患者省下不少的钱。看来以 VR 辅助烧伤患者康复,还真不是 “暂时转移一下注意力” 这么简单。


    除了烧伤患者,有些脑部受到损伤的患者在康复过程中也会受到不小的挑战。


    神经技术创业公司 MindMaze 近期就创建了一个 VR 应用程序,通过激发患者的视觉和听觉参与,这个应用程序不断地鼓励患者进行重复运动,比如重复用手拿起一个苹果、然后放在桌子上,然后再拿起来、再放下... 这种重复运动能够加快神经系统的恢复,对脑卒中或脑损伤患者来说是史无前例的新方法,难怪这家公司创业没多久就被估值 10 亿美元了。


    MindMaze 图片来自网络


    再比如说弱视者或盲人。视力不好的患者日常生活中有诸多不便,而导盲犬基本是奢望,更何况就算有导盲犬,也只是能帮助患者绕开障碍物,功能有限。


    OrCam 研发了这么一套系统:一架通过磁铁跟镜框吸附在一起的摄像头,通过一根细小的线和能放在裤子口袋里的便携式电脑连在一起,患者把便携配件佩戴在身上,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经过增强现实系统后,骨传导的扬声器就能把读取到的内容,比如路标上的字、红绿灯、人的面部表情等,清晰地传递给用户,大大减少视力受损患者生活中的障碍。



    虽然现在想进军医疗领域的 VR/AR 公司多得像雨后春笋,看上去一片繁荣,但他们会像几年前的智能硬件一样只是一阵潮流吗?这一批公司里,哪种公司会在这阵潮流退去后不“裸泳”呢?


    Tian Tang 是一名对 VR 领域研究颇深的湾区工程师。什么样的 VR、AR 公司靠谱?Tian 告诉小探说,主要看以下两点:


    1. 团队靠谱不靠谱(这点和其他领域的创新公司没有区别);

    2. 看该公司和医院、诊所、医疗护理机构的关系是否紧密、合作是否频繁 ── 医疗行业本身的一些特点决定了羽翼未丰的新公司如果想存活下来,就必须和医院等机构有紧密合作。


    未来如何?还要看市场


    别看 VR、AR 和医疗领域的“一拍即合” 才刚刚开始,这个市场的潜力非常大:高盛预测,2025 年时 VR、A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 800 亿美元,其中运用到医疗领域的市场规模能达到 51 亿美元,预期用户 340 万左右。难怪近期硅谷各大 VC、PE 们都很追捧 “VR、AR +医疗” 的公司。


    不过,VR / AR 暂时还不是解决医疗问题的万能钥匙。Tian 介绍说,目前美国的 “VR、AR +医疗” 创业公司们需要先面对以下几个挑战:

    预算 医院正在增加临床模拟中心的预算,以便他们购买VR / AR设备。与医疗机构合作的第三方公司也开始为VR / AR解决方案进行预算。


    了解不足 大众对 VR/AR 的了解还是停留在“是不是只能用来打游戏” 的阶段,还没有把 VR/AR 和医疗联系在一起的意识。


    领域太新 作为新兴领域,VR/AR 的技术非常新颖,在其在医疗领域成规模应用之前还需要大规模的研究。当然,这不是 VR/AR 独有的问题,很多其他新兴领域也面临研究还不够多、技术还不够成熟的挑战。


    此外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比如有些医院对新的改变接受起来很慢、相关政策法规也需要更新等问题。


    不过总的来说,2016 年 VR/AR 的这波热潮的确推动了这项技术的发展,也是时候进行一些沉淀,相信下次再见到 VR/AR 的时候,将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惊喜。


    聊了这么多,我们不妨开个脑洞:你觉得 VR/AR+医疗,还有哪些可能的应用场景呢?


    想和探长聊一聊?来加探长个人微信号 svinsight




    推荐阅读


    卫哲 | 王刚 | 姚劲波

    胡海泉 | 朱啸虎

    区块链报告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