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6,867,684,359 总市值 : $120,066,425,541
2017
11/09
08:15
分享
评论


  •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解密千亿基金背后。




    自从日本首富孙正义主导了一个1000 亿美元的投资基金 Vision Fund (愿景基金)后,一举一动都备受科技创投圈的关注。


    到底愿景基金背后的投资逻辑是什么?孙正义如何参与其中?运转情况又如何?美国时间11月1日的沙丘路,举行了一场跨境投资峰会Cross-Border Venture Summit ,峰会当中的重磅环节之一是愿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总经理 Jeffrey Housenbold ,与长城会旗下 GWC Inovator Fund 的管理合伙人 Barrett Parkman 进行了半小时的闭门对谈。


    (对谈现场)


    台下的听众是来自沙丘路上数十家跨境顶尖 VC、PE 的合伙人、管理者、投资人们,他们包括DST、OPIC、 IFC、红杉资本、英特尔、Accel,GGV丹华资本等……


    到底谈了什么?密探为你一一揭秘。


    投什么?孙正义参与每一个个案


    作为愿景基金的CEO,孙正义对愿景基金的参与度如何?Jeff 透露,孙正义会参与每一个单独的投资个案。在细节上,他会检查投资流程中的各个重要环节,如投资回报、投资策略、定位,如何补足投资组合等等。


    在Jeff 看来,孙正义做决策非常快(密探此前曾报道,对垂直农场公司 Plenty 2亿美金的投资,孙正义跟创始人两次见面后就敲定了)。因为他是个非常有自信的人,他有信心、有经验、也有能力快速识别一个创业者是否值得投入。


    对于整个 VC 行业来说,愿景基金的存在就像一声响雷,他们看准的公司和领域,毫不犹豫,每次一出手就是1亿美元以上。为什么愿景基金一出手就给这些公司这么多钱?


    Jeff 表示,基金的投资阶段确实多偏向于后期,这决定了一定的投资门槛。此外,足够的资本能让公司的 CEO 不需要只着眼于当下,比如一个季度到另一个季度的收入是多少,而是希望他们像当年马云一样,负责思考对阿里巴巴而言更有价值的内容就行了。而且足够的资本还能保证一个优秀的团队,帮助公司避开探索过程中的许多错误,更迅速实现规模化。


    初创公司的早期阶段就不在愿景基金的目标了吗?也有例外。


    此前,愿景旗下所投的一间生物制药公司 Roivant Science,已经到了 PE 轮,Jeff 表示,研发药物有很高的风险,因此无论什么阶段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又比如,愿景基金砸下两亿美金的垂直农场 Plenty,农场的迅速增长、扩张都需要钱投入。在这类公司更早期时,如果有资本缺口,又可预见它能成为下一代成功的巨人公司的话,那是可以考虑的。但总的来说,早期阶段确实不是愿景基金最关注的范围。


    (Roivant Science 公司介绍图)


    据彭博社今年9月报道,愿景基金正在寻求新兴科技业务的私人和上市公司的少数股权和多数股权收购,那些需要大量增长资金的数十亿美元的公司都是它的对象。


    怎么投?“制造王者”是策略


    梳理愿景基金现有的投资组合发现,已涵盖芯片、共享办公空间、生物医疗、SaaS、农业等多个领域,预计用100亿美元收购Uber 20%股份的新闻更被认为有望是愿景基金最大的一笔投资 。到底什么样的公司才能被愿景基金看上?Jeffrey Housenbold 毫不避讳,愿景基金就是“制造王者”的策略(Kingmaker strategy)。


    (密探根据Recode图表改编、整理,部分投资像OSIsoft并未披露,Flipkart的投资尚未被证实)


    以共享租车行业为例——这是软银过去集中在这一领域中砸了大手笔的行业。从东南亚版的“Uber”-新加坡公司 Grab 到印度的共享汽车公司Ola,再到巴西的99Taxis等,再加上滴滴和Uber,这些代表企业都是全球不同区域的领头羊。


    Jeff 坦言,如果有5家公司在尝试同样的业务,20到30亿美元就可以让他们变得有所不同的话,愿景基金乐意动用千亿基金里的一部分帮助他们。即使是投同一个行业,并不意味着互相竞争。比如滴滴和优步就各自拥有对方的股份。


    如果用孙正义的前任助手Takayuki Kamaya的话说,他的老上司总是打算收购一个特定行业的最大参与者。


    但是,对于一个千亿美元的基金来说,会有这么多好的项目吗?毕竟,据CB Insights 数据显示,2016年由风险资本支持的全球8372宗科技投资交易,总额也不过为1008亿美元。


    Jeff 笑称,“我们当然不需要在一年之内花掉”。此外,愿景基金并不是只投资私人公司,上市公司也是投资的目标。比如软银用 40 亿美元购买的Nvidia 的股份,已转让给了愿景基金。


    又比如,此前软银花 320 亿美元收购了英国这家半导体公司 ARM,再把其中25%的股份转让给了愿景基金。这些股份当然是愿景基金需要拿钱出来支付的。


    (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要全盘收购ARM?从更深层次来看,这恰恰践行着另一种“王者制造”的策略。目前,95%的智能手机,80%的数码相机以及35%的电子设备都在使用ARM技术。不管是未来的云计算,还是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方面,都离不开GPU,而恰好 ARM 已经在GPU这个领域形成了一种垄断。所以说,孙正义希望用320亿美金收购世界上最后的一个垄断。


    “很多人是看不清这个问题,但孙正义是已经看清了这个趋势,而且还敢下手。”一位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的创业者评论道。


    投资背后:数据很关键


    按照孙正义所希望的,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每一家都是未来能支撑起全球变化的支点。它们把人工智能带入交通运输、食品、医药、金融领域等多个领域,其中“数据”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数据对于创造机器的“大脑”至关重要,这样机器才能创造出与人们更好地共存的工具。


    而孙正义所相信的,正是机器人会不可避免地改变劳动力,机器会变得比人们更聪明,这也被称为“奇点”(singularity)。


    Jeff 在会议上证实,愿景基金每一笔投资背后捕获的的确是“数据”,这些数据是能够被打通在下游,乃至在全球使用的。像共享汽车,并不是载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而是看中背后的出行数据,这未来或许就能用在自动驾驶。


    分析愿景基金更多的投资可以发现,这些公司背后确实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数据。更准确说,它们都参与收集大量的数据。


    像制造驾驶摄像头的Nauto收集的是驾驶员疲劳和分心的数据,这可以是未来运用到自动驾驶的重要数据集;在智能制造和iOT领域,“工业物联网”主要软件开发商OSIsoft,其软件可以从石油和天然气、公用事业、矿业、纸浆和造纸等行业捕获船舶、化工锅炉、发电厂等机器的数据;连乍一看并不怎么体现“数据”概念的共享办公空间WeWork,软银也相信 WeWork 使用“自己的专有数据系统”来彻底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


    最近一次披露的收购是10月中对Mapbox C轮 1.64亿美元的投资。Mapbox 是一个集地图、位置搜索、定位服务一体的平台,每天收集超过2亿英里的匿名传感器数据,并对其进行实时处理,从而实时更新地图。这些数据都被认为有望用于移动设备、汽车和更广泛的物联网项目。


    (Mapbox 平台上的新3D功能和数据驱动样式,显示旧金山的人口密度,越高代表越密)


    如何改变行业:跟时间做朋友


    2016年,美国地区 253 支基金总共募集资金约 420 亿美元,千亿基金的存在,从数字上来说,就已经搅动了整个VC行业,但与其说是决策快速,或是金额巨大影响了 VC ,Jeff 倒认为,愿景真正对行业产生影响的是改变了“时间”观念。


    Jeff 说了个小故事。有家非常著名的对冲基金,它的高层在某家公司上市前曾进行讨论,到底应该持有该公司的股票多少天,有人说应该是 23 天。突然,这家基金的顶层决策者拍桌子发话了,说,不,我们应该持有 34 天。


    现场笑声一片,但 Jeff 坦言,这其实就是 VC 或者说 PE 行业当中需要改变的部分,要对公司更有耐心,要有更长远的视野和格局,愿景基金不是局限在一家公司的三五年,而是至少未来5年、10年、15年甚至25年。愿景基金会希望是所有风投资本中,最有耐心的一个,有耐心等待下一个阿里巴巴、Facebook、苹果、富士康等类型公司的出现(Patient, long-term 这几个词多次出现在他的回答里)。


    就在这场闭门会议不久前,孙正义透露了愿景基金过去5个月的运作情况。投资回报率达到22%,已获利约30亿美元,但没有具体透露不同细分领域的获利情况。


    Jeff 现场并没有透露具体的IRR,但他称,因为愿景基金专注于后期投资,并不需要很多个公司退出,比如40亿美元的投资里面,有10家公司退出,那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总而言之,愿景基金的投资是谨慎的,是有耐心的,投资的都是最好的公司,所以有信心会有好的回报。


    所以,你又是怎么看待愿景基金的呢?欢迎留言讨论。


    这次精彩对谈是2017 Cross-Border Venture Summit 的一部分。本次跨境风险投资峰会由长城会(GWC)主办,邀请来自Vision Fund、DST、OPIC、IFC、Hone Capital、富士康、Accel、GGV等知名PE、VC和大公司风投部门的创始人、管理合伙人、执行合伙人等发表演讲,还就全球主要市场(印度,中国,以色列,东南亚,硅谷)进行了分析,深入探讨科技趋势和全球投资策略。


    峰会还进行了G-Startup Worldwide全球总决赛的展示,来自班加罗尔、首尔、特拉维夫、北京、雅加达、圣保罗和硅谷的七大地区赛的冠军团队争夺最终大奖,最后由特拉维夫代表队Donde ,一家基于人工智能在电商领域进行视觉搜索的公司摘得全球总冠军,赢得25万美元投资大奖。


    此前密探更多关于Vision Fund的报道,可点击:

    日本首富孙正义和他的1000亿美元投资基金,要如何搅动全球科技?

    喂饱40亿城市人口,孙正义带火了垂直农场 | 特写



    想和探长聊一聊?来加探长个人微信号 svinsight




    推荐阅读


    卫哲 | 王刚 | 姚劲波

    胡海泉 | 朱啸虎

    区块链报告 |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 




主题帖 619 关注 0 粉丝 0
情感指数

链路大数据分析置信度 38.55 %

TA的主题帖
主题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