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10钱包 : 17 24H 交易量 : $8,366,885,019 总市值 : $167,705,589,334
2018
08/12
23:27
分享
评论
  • “金色相对论”第十期诚邀百余位嘉宾聚焦“链改 为什么?改什么?”嘉宾们先后对链改的背景、定义、适用行业、难点等问题进行了进行了激烈的思想交锋和智慧碰撞,为大家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思想盛宴。金色相对论,干货来对阵。

    本期嘉宾主要有: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张非常,链改试验发起人、区块链经济学家、区块链通讯创始人王学宗,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Andrew David Wei(蔚腾飞),墨客区块链和井通科技联合创始人、MOAC Blockchain Tech CEO陈小虎,珠宝链创始人张意承,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李炼炫、LITEX CEO王硕斌。

    要点提示:

    链改不仅仅是简单的技术升级,更是通过改良生产关系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币改注重Token的流通属性,链改更关注应用的落地于实现。

    币改、链改、区块链+,本质都要为实体经济赋能。如果做不到,就是空中楼阁,终将被社会所抛弃。

    链改门槛高,且涉及人性,现在还为时尚早。

    链改过程难点诸多,监管问题引发热议。

    金色财经:什么是链改?有人认为这是新瓶装旧酒,也有人认为这是一场史诗级的伟大经济变革,您怎么看?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 陈云峰:

    抛块砖,大家使劲拍:尽管最近币改、链改成为圈内讨论热点话题,但是在没有明确边界和基础的条件下,单纯从概念上讨论币改或者链改这个话题,基本上属于新瓶装旧酒的做法。那么基于什么情况下币改、链改有意义呢?首先,要为币改和链改正名,就是要改成什么样的币,以及如何将传统行业和区块链进行有价值结合;然后,确定币改的合法有效,以及应用场景的必要性。基于以上原因,所以才要进行币改、链改。

    链改试验发起人、区块链经济学家、区块链通讯创始人 王学宗:

    对传统股份制企业进行区块链经济化改造,让其上链经营,成为区块链经济组织,就是链改。链改为传统公司制企业赋能,是一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个标准的区块链经济组织,是分布式自治组织,通过发行Token,凝聚共识,替代传统股份制协作模式,提升了生产力,让参与创造财富的各种利益相关者,都具有组织的长期利益的共治和共享权力,其协作效率会十倍于公司制组织。链改是否成功,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的标准来判断。

    第一、利益协调:原来的公司制度下的股东利益、员工利益、消费者利益,是否没有被侵犯?是否可以通过利益协调,高效地由公司制变为区块链组织?

    第二、效率提升:经济协作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是否可以大大提升?其Token既不是通货膨胀的、又不是通货紧缩的?

    第三、范围扩大:是否可以发育为同一Token下的经济生态体系?

    第四、技术安全:企业上链经营,其依赖的链是否是可以安全传递价值和信任的?其Token是否不被黑客攻破?

    第五、法规并行:链改本身不能违背普世的法律价值观,不能冲击现行法律制度。可以兼顾传统经济法和区块链法律实践,可以通过跨国法律体系来无缝桥接,让违约责任可以受到法律制裁。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们要想一下链改是为了什么,区块链解决了什么?在我看来,区块链解决的是一个利益中心化的问题。我觉得,链改是很难的。区块链要重塑流量经济。区块链经济需要包括三个部门:价值投资者、价值创造者、价值消费者。价值投资者在Token代币价值为零的时候前期投资,获得代币。价值消费者在项目运营过程中,通过参与度贡献度,获得代币。由于大量用户的参与给项目带来了价值,价值消费者将代币的价值以法币表现出来。
    我对链改的看法可能与很多人不同。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我认为的链改:假如一个游戏公司,他一开始的模式是通过广告获取大量免费玩家,然后通过免费玩家的活跃,刺激了其中一部分人民币玩家的消费需求。人民币玩家通过花钱购买装备、会员等。这是他一开始的模式。那么他如何链改?他的链改应该是:游戏公司发行假如100万个游戏币,将100万个游戏币通过玩家的活跃,设计好完善的机制,发放给每个参与游戏活跃的也就是价值创造的用户。然后刺激其中部分人民币玩家购买游戏币,用游戏币在游戏中获得装备、等级。然后游戏公司收取相应的管理费,这是一个链改的过程。
    链改就是要把每一个价值创造者创造出来的价值,合理的分配给他。
    链改是以牺牲公司权益为主的,就像奴隶制改革一样。一个农场主,一开始是免费让奴隶工作,改革的话,就必须要给奴隶发工资。这个改革,是很困难的。就像腾讯公司,他需要链改么?需要!为什么?因为腾讯的市值,是由千千万万的我们创造的,而不是马化腾。但是马化腾获得了我们创造的价值。他要怎么链改?他就应该发行腾讯币,将腾讯币发放到千千万万的腾讯用户手里,因为用户才是腾讯的价值创造者。没有了用户,腾讯什么都不是。最后,腾讯还要放弃法币收费。

    MATRIX CEO 陶鸥:

    您这个观念我不认同,马化腾不认为自己需要链改。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是的,马化腾绝对不会自己链改,为什么? 因为链改了就是让出自己90%的收入,这可能么?你让一个奴隶主主动配合,给奴隶发工资?这不可能,区块链是一场经济革命,是趋势。无论腾讯愿意不愿意,最终不改就死,没有第二个选择。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您的思路太激进了,非黑即白。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们不考虑过程,只考虑结果,什么结果呢?就是假如现在有一个人,做出了跟微信一模一样功能的产品,而且假如许许多多的用户已经在用,这个人的微信叫做链信,他用的是区块链的技术。他给每一个参与链信的价值创造的用户,提供了代币,那么,用户还会继续用微信么?就好像,如果加州是发工资的州,德州是不发工资的州,最终工人会去哪里呢?工人一定最终跑到加州,这是不可抗拒的。无论现在承认还是不承认,结局就是,每个用户以后不可能再免费的为别人打工。
    再如,李彦宏只是创造了百度,但是百度的市值是谁创造的?是千千万万的用户,但是用户什么也没有得到,有人会说用户得到了便利和其他想要的东西。但是奴隶也是一样,因为奴隶获得了吃饭、住宿。关键是,奴隶获得的吃饭、住宿,与奴隶创造的价值,是平等的么?很显然是不平等的,微信也一样。

    MATRIX CEO 陶鸥:

    上述很多说法,恕我不能赞同。就拿微信来说,等于是腾讯免费为用户提供服务,所以它享受用户产生的价值。这个逻辑一点问题也没有。分布式的微信需要社群自己维护、自己出服务器、自己升级产品。这样产生的价值归自己,这个逻辑也成立。您在用微信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奴隶吗?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张非常:

    现在最可悲的是,我们明明知道这是不公平的,但是没有能力反抗。可是区块链给了我们反抗的工具。假如现在有一个很厉害的人,做出了链信,你还会用微信么?我相信用户在瞬间就会走了。

    MATRIX CEO 陶鸥:

    会用。当初微信说要收费,有多少人反对?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们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吧。假如腾讯就我一个用户,我一个用户代表了所有用户,我给马化腾创造了5000亿美金的市值。然后我跟马化腾说,你给我4000亿,不然我就走。你说马化腾给不给,他一定给,因为他不给我就走。但是腾讯的用户不是一个人,是千千万万的人,所以无法调和利益,有了区块链,就可以调和这个问题。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我也不太赞同张老师的观点,我是学西方古典主义经济学背景的,任何市场行为的最终目的实际上就是购买产品和服务,即使企业主赚的钱,最终也要用来消费。福利经济学告诉我们,市场经济从来只在乎效率,达到帕累托最优,不在乎公平。张老师说的只是分配公平问题,市场机制解决不了。

    墨客区块链和井通科技联合创始人,MOAC Blockchain Tech CEO陈小虎:

    我觉得张非常看法方向是对的,但是和实际情况可能会差很远。链信里面加了Token,每个人都分到了一部分,但是这个Token的价值在哪里?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流通价值,一个是信息集成带来的额外价值。但是我觉得,在实际情况中,这个Token可能会炒到远远高于真实的价值,最后还是变成韭菜收割机。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代币绝对不可以发给价值的消费者,如果发给了他们,那就是传销。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您说的将价值消费者和创造者对立的做法我也不太赞同。在市场中每个人都是消费者和创造者。比如以太坊,矿工是价值创造者,但并不影响他花钱运行智能合约。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关于价值消费者和价值创造者在单一经济模型里面不可以重叠的论点,是我的经济理论基础。价值的消费者和创造者,在一个经济体里面,会在不同的经济模式里转换。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没法认同您的观点,我们想要的是重塑生产关系,而不是彻底的变革。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所指的去中心化,仅仅是去记账权利的中心化,而不是去管理权力的中心化,这点非常关键。我的经济构想也只是刚刚开始,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多指正。

    珠宝链创始人 张意承:

    之前大家把区块链的重点放在去中心化、去信任化、不可篡改,但都没有触及到商业逻辑的核心。链改,是把思考的核心放在通证经济如何真正落地,升级改造传统的商业逻辑,甚至说如何通过通证经济模型解决传统中心化逻辑无法解决的痛点,如何在无需信任的基础上设计出更高级的商业模型。

    NULS CEO Lily Wang:

    个人拙见,链改实际上是区块链改革的缩写词。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链改也是如此,无论概念怎样定义,最终一定要落地才能产生真正的价值。

    珠宝链创始人 张意承:

    我觉得应该首先从商业逻辑的角度出发,看“改是不是有意义”,再考虑从什么角度应该“改”。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 蔚腾飞:

    风口浪尖的都需要一杆旗帜,然后希望能够普世传播。币改、链改、区块链,都是风口浪潮的代名词,背后逻辑一定要搞清楚。我认为这是一场变革,全面的变革。我们了解新鲜事物,是需要建立在已有认知之上,所以我希望在也能在此基础上来分析区块链全景。通证是商业模式逻辑创新的一个工具,有了它,可以创造出不同的玩法,但最终还是得遵守本质规律。实践出真知!对这些理论名词我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我认为我在做的运营就是新变革实践,至于叫什么,都事后再分析吧!不论怎么说,币改、链改、票改现在都是在概念和想法阶段。不过,我认同这是一场变革,一场彻底的变革。

    blnUywWrlaNXQMU66toWhRYG9SmK6tUDBF76gjCZ.png

    金色财经:币改和链改有哪些区别?

    NULS CEO Lily Wang:

    真是区块链速度,币改刚热潮掀起没多久,链改又出来,实际上都是区块链结合传统经济和实体的改革,只是这里面又可以有很多的细分,比如传统企业+区块链技术的改造,传统企业+区块链经济的改造,传统企业+区块链思维的改造,也有很多新兴企业结合区块链的改造,最彻底的就是包含了区块链技术+区块链经济一起,最终形成的区块链思维的改造。这个最终能够带来社会经济结构和关系的变革,这应该是区块链改造的终极。

    LITEX CMO 李丽诗:

    币改就是发币来建立激励体系,链改就是什么都要上链。

    LITEX CEO 王硕斌:

    币改、链改、区块链+,都是一个意思,没区别。根本矛盾在于纯粹去中心的原生区块链生态,当前没有结合产业的应用。现有商业形态主要以中心化为主,考虑原生去中心化的生态怎么和现实中心化生态耦合,产生过渡性的商业形态。区块链的本身含义和特性比较丰富,大家都在不同的侧面希望结合现有商业,但是根本意思就是希望过渡性改革方案,而不是完全去中心化的革命方案,能够先在现实商业得到应用。

    链改试验发起人、区块链经济学家、区块链通讯创始人王学宗:

    链改的定义比币改要宽容一些,因为Token不一定只是币那么简单,多数Token都不是币。提链改比币改,定义更清楚。此外,链改包含“币改“。从经济学上说,币改是币制改革,货币制度的改革。这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政策和经济学名词。币改的权力是政府和立法机构的。我们不是来打击“币改”,我们是来一起推动这个区块链经济的发展。我们是建立统一战线。不同的说法,是关注的角度不一样。允许不同的说法存在,生态更丰富。“币改”的提法是错误用词,其有固定含义,名不正则言不顺。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所谓链改,按字面意思是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传统企业,但是实际内涵我认为还隐含着币改,即通证经济模型的设计,币改是链改的灵魂,关键在于设计出完美的激励经济机制。如果只有技术上的应用,那么我相信这种类型的链改很难成功。链改不仅仅是简单的技术升级,更多地是其背后的生产关系改良,即应用通证经济来改造传统行业。不然,人工智能不先进吗?3D打印不先进吗?凭什么链改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就是因为通证的应用,通过生产关系的改良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按链改的第一种定义,供应链行业,如果仅仅只是应用区块链技术而不涉及通证模型,实际上非常简单,国内去年不是已经有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江西赣南橙橘做溯源的案例了吗?但是我相信在场的各位肯定觉得这样的变革并不足以引起整个市场的关注。所以,链改的灵魂还是在于币改。一个成功的链改,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区块链技术与该传统行业是否真的契合;二是通证经济的设计是否满足行业的正常经营需要。

    墨客区块链和井通科技联合创始人,MOAC Blockchain Tech CEO陈小虎:

    币改重Token,轻应用,币改更加看重Token的作用,以及使得Token流通的各个方面。链改更加侧重于应用区块链的分布式特性,不仅仅是Token,还包括其他,比如去中心化的存储、共识、跨链等。对于币改来讲,对币的流通属性比较侧重。对于链改,更加关注应用的落地与实现。希望下图可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两个概念。

    pQ4vGJ7jvWM7CU6xdn7uX9mgmvX9Cv0HoA70OYci.png

    珠宝链创始人 张意承:

    我觉得在商业落地应用的层面,不能脱离通证经济,所以币改还是链改,只是角度不同,互相不能脱离,或者说就是同步进行的两个方面。

    NULS技术顾问 赵睿:

    链改和币改都不过是词的定义,最重要的是帮助传统企业重新塑造通证模型,在模型的驱动下再决定是币改还是链改,脱离了实际需求的改动,很难被接受和推行。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不管是币改、链改,还是区块链+,本质都是为实体经济赋能。如果做不到这点,那就是空中楼阁、水中望月,资本市场玩过后,就遭到整个社会抛弃。

    金色财经: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链改,链改的社会意义是什么?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链改实际上已经在悄无声息的进行了,只不过缺了这样一个专有的名词来指代而已。我们总是喜欢谈论区块链技术未来要怎样颠覆传统行业,如何重塑社会经济格局,却没有停下脚步观察周围的变化。不过我相信目前的金融圈的传统VC/PE应该有一丝市场寒意。在去年年末,我就注意到有媒体开始报道,当时找风投的项目逐渐减少了,而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团队开始选择发行代币融资,而到了今年的春节的某个区块链群活动,更是让很多VC放弃休假,从千里迢迢的巴厘岛回国,就为了第一时间了解市场信息,参与讨论。

    ba1WXGEhP19guIAd6EOe7uqyYlGezJnLwgpPcirn.png


    IL9FR9kShzP3TJf3z6yGY7i7tsVa7w4HZ2Jxb2f8.png

    上面是普华永道的两张图,从图中可以看出,发行代币融资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当然我们也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专门从事数字货币的金融机构开始成立,而在2017年以前,又有多少这样的机构?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 蔚腾飞:

    链改是必然的趋势和规律,先知先觉的项目已经跟上了,链改、币改的讨论引发的是后知后觉的人。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我认为链改对社会意义远大于经济效益。当然经济溢出也很重要。我在推进的两个事:一个是将个人、企业现实实体映射到虚拟实体,用于构建新型诚信体系;另一个是溯源提升制造企业产品质量,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做区块链行业有个通病,绝大多数企业提币改、链改,天天拿通证经济挂在嘴上,设计来设计去,鲜有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