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链路首页链路财经目前收录 币种 : 4908 交易所 : 305 24H 交易量 : $9,733,949,678 总市值 : $220,489,597,978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金色相对论:链改 为什么?改什么?

  • “金色相对论”第十期诚邀百余位嘉宾聚焦“链改 为什么?改什么?”嘉宾们先后对链改的背景、定义、适用行业、难点等问题进行了进行了激烈的思想交锋和智慧碰撞,为大家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思想盛宴。金色相对论,干货来对阵。

    本期嘉宾主要有: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张非常,链改试验发起人、区块链经济学家、区块链通讯创始人王学宗,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Andrew David Wei(蔚腾飞),墨客区块链和井通科技联合创始人、MOAC Blockchain Tech CEO陈小虎,珠宝链创始人张意承,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李炼炫、LITEX CEO王硕斌。

    要点提示:

    链改不仅仅是简单的技术升级,更是通过改良生产关系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币改注重Token的流通属性,链改更关注应用的落地于实现。

    币改、链改、区块链+,本质都要为实体经济赋能。如果做不到,就是空中楼阁,终将被社会所抛弃。

    链改门槛高,且涉及人性,现在还为时尚早。

    链改过程难点诸多,监管问题引发热议。

    金色财经:什么是链改?有人认为这是新瓶装旧酒,也有人认为这是一场史诗级的伟大经济变革,您怎么看?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 陈云峰:

    抛块砖,大家使劲拍:尽管最近币改、链改成为圈内讨论热点话题,但是在没有明确边界和基础的条件下,单纯从概念上讨论币改或者链改这个话题,基本上属于新瓶装旧酒的做法。那么基于什么情况下币改、链改有意义呢?首先,要为币改和链改正名,就是要改成什么样的币,以及如何将传统行业和区块链进行有价值结合;然后,确定币改的合法有效,以及应用场景的必要性。基于以上原因,所以才要进行币改、链改。

    链改试验发起人、区块链经济学家、区块链通讯创始人 王学宗:

    对传统股份制企业进行区块链经济化改造,让其上链经营,成为区块链经济组织,就是链改。链改为传统公司制企业赋能,是一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个标准的区块链经济组织,是分布式自治组织,通过发行Token,凝聚共识,替代传统股份制协作模式,提升了生产力,让参与创造财富的各种利益相关者,都具有组织的长期利益的共治和共享权力,其协作效率会十倍于公司制组织。链改是否成功,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的标准来判断。

    第一、利益协调:原来的公司制度下的股东利益、员工利益、消费者利益,是否没有被侵犯?是否可以通过利益协调,高效地由公司制变为区块链组织?

    第二、效率提升:经济协作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是否可以大大提升?其Token既不是通货膨胀的、又不是通货紧缩的?

    第三、范围扩大:是否可以发育为同一Token下的经济生态体系?

    第四、技术安全:企业上链经营,其依赖的链是否是可以安全传递价值和信任的?其Token是否不被黑客攻破?

    第五、法规并行:链改本身不能违背普世的法律价值观,不能冲击现行法律制度。可以兼顾传统经济法和区块链法律实践,可以通过跨国法律体系来无缝桥接,让违约责任可以受到法律制裁。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们要想一下链改是为了什么,区块链解决了什么?在我看来,区块链解决的是一个利益中心化的问题。我觉得,链改是很难的。区块链要重塑流量经济。区块链经济需要包括三个部门:价值投资者、价值创造者、价值消费者。价值投资者在Token代币价值为零的时候前期投资,获得代币。价值消费者在项目运营过程中,通过参与度贡献度,获得代币。由于大量用户的参与给项目带来了价值,价值消费者将代币的价值以法币表现出来。
    我对链改的看法可能与很多人不同。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我认为的链改:假如一个游戏公司,他一开始的模式是通过广告获取大量免费玩家,然后通过免费玩家的活跃,刺激了其中一部分人民币玩家的消费需求。人民币玩家通过花钱购买装备、会员等。这是他一开始的模式。那么他如何链改?他的链改应该是:游戏公司发行假如100万个游戏币,将100万个游戏币通过玩家的活跃,设计好完善的机制,发放给每个参与游戏活跃的也就是价值创造的用户。然后刺激其中部分人民币玩家购买游戏币,用游戏币在游戏中获得装备、等级。然后游戏公司收取相应的管理费,这是一个链改的过程。
    链改就是要把每一个价值创造者创造出来的价值,合理的分配给他。
    链改是以牺牲公司权益为主的,就像奴隶制改革一样。一个农场主,一开始是免费让奴隶工作,改革的话,就必须要给奴隶发工资。这个改革,是很困难的。就像腾讯公司,他需要链改么?需要!为什么?因为腾讯的市值,是由千千万万的我们创造的,而不是马化腾。但是马化腾获得了我们创造的价值。他要怎么链改?他就应该发行腾讯币,将腾讯币发放到千千万万的腾讯用户手里,因为用户才是腾讯的价值创造者。没有了用户,腾讯什么都不是。最后,腾讯还要放弃法币收费。

    MATRIX CEO 陶鸥:

    您这个观念我不认同,马化腾不认为自己需要链改。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是的,马化腾绝对不会自己链改,为什么? 因为链改了就是让出自己90%的收入,这可能么?你让一个奴隶主主动配合,给奴隶发工资?这不可能,区块链是一场经济革命,是趋势。无论腾讯愿意不愿意,最终不改就死,没有第二个选择。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您的思路太激进了,非黑即白。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们不考虑过程,只考虑结果,什么结果呢?就是假如现在有一个人,做出了跟微信一模一样功能的产品,而且假如许许多多的用户已经在用,这个人的微信叫做链信,他用的是区块链的技术。他给每一个参与链信的价值创造的用户,提供了代币,那么,用户还会继续用微信么?就好像,如果加州是发工资的州,德州是不发工资的州,最终工人会去哪里呢?工人一定最终跑到加州,这是不可抗拒的。无论现在承认还是不承认,结局就是,每个用户以后不可能再免费的为别人打工。
    再如,李彦宏只是创造了百度,但是百度的市值是谁创造的?是千千万万的用户,但是用户什么也没有得到,有人会说用户得到了便利和其他想要的东西。但是奴隶也是一样,因为奴隶获得了吃饭、住宿。关键是,奴隶获得的吃饭、住宿,与奴隶创造的价值,是平等的么?很显然是不平等的,微信也一样。

    MATRIX CEO 陶鸥:

    上述很多说法,恕我不能赞同。就拿微信来说,等于是腾讯免费为用户提供服务,所以它享受用户产生的价值。这个逻辑一点问题也没有。分布式的微信需要社群自己维护、自己出服务器、自己升级产品。这样产生的价值归自己,这个逻辑也成立。您在用微信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奴隶吗?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张非常:

    现在最可悲的是,我们明明知道这是不公平的,但是没有能力反抗。可是区块链给了我们反抗的工具。假如现在有一个很厉害的人,做出了链信,你还会用微信么?我相信用户在瞬间就会走了。

    MATRIX CEO 陶鸥:

    会用。当初微信说要收费,有多少人反对?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们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吧。假如腾讯就我一个用户,我一个用户代表了所有用户,我给马化腾创造了5000亿美金的市值。然后我跟马化腾说,你给我4000亿,不然我就走。你说马化腾给不给,他一定给,因为他不给我就走。但是腾讯的用户不是一个人,是千千万万的人,所以无法调和利益,有了区块链,就可以调和这个问题。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我也不太赞同张老师的观点,我是学西方古典主义经济学背景的,任何市场行为的最终目的实际上就是购买产品和服务,即使企业主赚的钱,最终也要用来消费。福利经济学告诉我们,市场经济从来只在乎效率,达到帕累托最优,不在乎公平。张老师说的只是分配公平问题,市场机制解决不了。

    墨客区块链和井通科技联合创始人,MOAC Blockchain Tech CEO陈小虎:

    我觉得张非常看法方向是对的,但是和实际情况可能会差很远。链信里面加了Token,每个人都分到了一部分,但是这个Token的价值在哪里?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流通价值,一个是信息集成带来的额外价值。但是我觉得,在实际情况中,这个Token可能会炒到远远高于真实的价值,最后还是变成韭菜收割机。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代币绝对不可以发给价值的消费者,如果发给了他们,那就是传销。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您说的将价值消费者和创造者对立的做法我也不太赞同。在市场中每个人都是消费者和创造者。比如以太坊,矿工是价值创造者,但并不影响他花钱运行智能合约。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关于价值消费者和价值创造者在单一经济模型里面不可以重叠的论点,是我的经济理论基础。价值的消费者和创造者,在一个经济体里面,会在不同的经济模式里转换。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没法认同您的观点,我们想要的是重塑生产关系,而不是彻底的变革。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 张非常:

    我所指的去中心化,仅仅是去记账权利的中心化,而不是去管理权力的中心化,这点非常关键。我的经济构想也只是刚刚开始,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多指正。

    珠宝链创始人 张意承:

    之前大家把区块链的重点放在去中心化、去信任化、不可篡改,但都没有触及到商业逻辑的核心。链改,是把思考的核心放在通证经济如何真正落地,升级改造传统的商业逻辑,甚至说如何通过通证经济模型解决传统中心化逻辑无法解决的痛点,如何在无需信任的基础上设计出更高级的商业模型。

    NULS CEO Lily Wang:

    个人拙见,链改实际上是区块链改革的缩写词。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链改也是如此,无论概念怎样定义,最终一定要落地才能产生真正的价值。

    珠宝链创始人 张意承:

    我觉得应该首先从商业逻辑的角度出发,看“改是不是有意义”,再考虑从什么角度应该“改”。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 蔚腾飞:

    风口浪尖的都需要一杆旗帜,然后希望能够普世传播。币改、链改、区块链,都是风口浪潮的代名词,背后逻辑一定要搞清楚。我认为这是一场变革,全面的变革。我们了解新鲜事物,是需要建立在已有认知之上,所以我希望在也能在此基础上来分析区块链全景。通证是商业模式逻辑创新的一个工具,有了它,可以创造出不同的玩法,但最终还是得遵守本质规律。实践出真知!对这些理论名词我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我认为我在做的运营就是新变革实践,至于叫什么,都事后再分析吧!不论怎么说,币改、链改、票改现在都是在概念和想法阶段。不过,我认同这是一场变革,一场彻底的变革。

    blnUywWrlaNXQMU66toWhRYG9SmK6tUDBF76gjCZ.png

    金色财经:币改和链改有哪些区别?

    NULS CEO Lily Wang:

    真是区块链速度,币改刚热潮掀起没多久,链改又出来,实际上都是区块链结合传统经济和实体的改革,只是这里面又可以有很多的细分,比如传统企业+区块链技术的改造,传统企业+区块链经济的改造,传统企业+区块链思维的改造,也有很多新兴企业结合区块链的改造,最彻底的就是包含了区块链技术+区块链经济一起,最终形成的区块链思维的改造。这个最终能够带来社会经济结构和关系的变革,这应该是区块链改造的终极。

    LITEX CMO 李丽诗:

    币改就是发币来建立激励体系,链改就是什么都要上链。

    LITEX CEO 王硕斌:

    币改、链改、区块链+,都是一个意思,没区别。根本矛盾在于纯粹去中心的原生区块链生态,当前没有结合产业的应用。现有商业形态主要以中心化为主,考虑原生去中心化的生态怎么和现实中心化生态耦合,产生过渡性的商业形态。区块链的本身含义和特性比较丰富,大家都在不同的侧面希望结合现有商业,但是根本意思就是希望过渡性改革方案,而不是完全去中心化的革命方案,能够先在现实商业得到应用。

    链改试验发起人、区块链经济学家、区块链通讯创始人王学宗:

    链改的定义比币改要宽容一些,因为Token不一定只是币那么简单,多数Token都不是币。提链改比币改,定义更清楚。此外,链改包含“币改“。从经济学上说,币改是币制改革,货币制度的改革。这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政策和经济学名词。币改的权力是政府和立法机构的。我们不是来打击“币改”,我们是来一起推动这个区块链经济的发展。我们是建立统一战线。不同的说法,是关注的角度不一样。允许不同的说法存在,生态更丰富。“币改”的提法是错误用词,其有固定含义,名不正则言不顺。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所谓链改,按字面意思是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传统企业,但是实际内涵我认为还隐含着币改,即通证经济模型的设计,币改是链改的灵魂,关键在于设计出完美的激励经济机制。如果只有技术上的应用,那么我相信这种类型的链改很难成功。链改不仅仅是简单的技术升级,更多地是其背后的生产关系改良,即应用通证经济来改造传统行业。不然,人工智能不先进吗?3D打印不先进吗?凭什么链改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就是因为通证的应用,通过生产关系的改良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按链改的第一种定义,供应链行业,如果仅仅只是应用区块链技术而不涉及通证模型,实际上非常简单,国内去年不是已经有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江西赣南橙橘做溯源的案例了吗?但是我相信在场的各位肯定觉得这样的变革并不足以引起整个市场的关注。所以,链改的灵魂还是在于币改。一个成功的链改,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区块链技术与该传统行业是否真的契合;二是通证经济的设计是否满足行业的正常经营需要。

    墨客区块链和井通科技联合创始人,MOAC Blockchain Tech CEO陈小虎:

    币改重Token,轻应用,币改更加看重Token的作用,以及使得Token流通的各个方面。链改更加侧重于应用区块链的分布式特性,不仅仅是Token,还包括其他,比如去中心化的存储、共识、跨链等。对于币改来讲,对币的流通属性比较侧重。对于链改,更加关注应用的落地与实现。希望下图可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这两个概念。

    pQ4vGJ7jvWM7CU6xdn7uX9mgmvX9Cv0HoA70OYci.png

    珠宝链创始人 张意承:

    我觉得在商业落地应用的层面,不能脱离通证经济,所以币改还是链改,只是角度不同,互相不能脱离,或者说就是同步进行的两个方面。

    NULS技术顾问 赵睿:

    链改和币改都不过是词的定义,最重要的是帮助传统企业重新塑造通证模型,在模型的驱动下再决定是币改还是链改,脱离了实际需求的改动,很难被接受和推行。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不管是币改、链改,还是区块链+,本质都是为实体经济赋能。如果做不到这点,那就是空中楼阁、水中望月,资本市场玩过后,就遭到整个社会抛弃。

    金色财经: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链改,链改的社会意义是什么?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链改实际上已经在悄无声息的进行了,只不过缺了这样一个专有的名词来指代而已。我们总是喜欢谈论区块链技术未来要怎样颠覆传统行业,如何重塑社会经济格局,却没有停下脚步观察周围的变化。不过我相信目前的金融圈的传统VC/PE应该有一丝市场寒意。在去年年末,我就注意到有媒体开始报道,当时找风投的项目逐渐减少了,而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团队开始选择发行代币融资,而到了今年的春节的某个区块链群活动,更是让很多VC放弃休假,从千里迢迢的巴厘岛回国,就为了第一时间了解市场信息,参与讨论。

    ba1WXGEhP19guIAd6EOe7uqyYlGezJnLwgpPcirn.png


    IL9FR9kShzP3TJf3z6yGY7i7tsVa7w4HZ2Jxb2f8.png

    上面是普华永道的两张图,从图中可以看出,发行代币融资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当然我们也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专门从事数字货币的金融机构开始成立,而在2017年以前,又有多少这样的机构?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 蔚腾飞:

    链改是必然的趋势和规律,先知先觉的项目已经跟上了,链改、币改的讨论引发的是后知后觉的人。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我认为链改对社会意义远大于经济效益。当然经济溢出也很重要。我在推进的两个事:一个是将个人、企业现实实体映射到虚拟实体,用于构建新型诚信体系;另一个是溯源提升制造企业产品质量,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做区块链行业有个通病,绝大多数企业提币改、链改,天天拿通证经济挂在嘴上,设计来设计去,鲜有真正从客户需求,真实痛点出发。对方业务是什么样都不清楚,就敢提出一大堆逻辑来。客户原有业务有哪些流程?上下游如何?有哪些可以用技术解决,优化调整?痛点在哪里,如何解决?能不能用区块链改造,如何?。链改如何落地?如何实操?这些都是关键问题,每一个细分行业都不一样,不是简单上个链,发个币就能解决的。

    NULS CEO Lily Wang:

    历史上的变革在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困难的。农业到工业,工业到互联网,最初时的新事物使用和接受都是困难的,需要时间的发展和沉淀,并伴随着阵痛。

    MATRIX CEO 陶鸥:

    链改想要成功,关键是要让产品的核心用户来参与认购Token,而不是投资者是投资者,用户是用户。需要用币的用户手里没有币,手里有币的不是用户,那很扯淡。现在的项目都是这样,发展社群,其实都是在发展投资者,压根不是在发展用户,这怎么能成功。

    NULS CEO Lily Wang:

    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一定要有Token,也不是所有的内容都一定要上链。如何让结合区块链的特性,解决每一个行业和细分领域的痛点,才是真正的区块链改革。

    金色财经记者 罗鸿达:

    链改应谈及经济参与者参与模式的根本改变。单从融资角度来讲,就没太大意义。区块链是一个很创新的玩法了,所以既然要以他为主题,就应该让区块链的思维来主导。举个例子:比如说米其林厨师做一个分子草莓,经过复杂的工序把草莓弄成分子后,再拼成草莓的样子。如果你还是将新分子草莓给一个人吃,那么最多是这个人吸收营养的效果更好一些,其他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同样的,如果你把链改当成一个分子事物处理工具,只是为了一个人多吸收一些,那么它的意义不是变革性的。如果说你要把这个草莓打散了,然后分给每个人吃,那么这就是一个具有社会意义的事了。这也是为什么谈到链改,涉及公司利益的事并不是重点,也许应该更多的谈一谈DAC之类的。当然,分子草莓我也是听说,并没有亲见。

    金色财经:什么样的行业与企业适合链改?有人认为,传统企业的通证化改造难度比互联网化改造的难度至少要高十倍,您是否认同,为什么?

    LITEX CMO 李丽诗:

    我觉得这里面有个基本问题,就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特性,是否适合于所有的场景?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

    如果要实实在在地改的话估计不止是十倍。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蔚腾飞:

    我认为通证化改造非常难,这是一个跨学科的改造,资本逻辑、技术逻辑、商业逻辑、运营逻辑、营销逻辑都要基于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来重新设计。合作伙伴、核心资源、关键业务、客户关系、通路渠道,都需要用Token链接,形成闭环。对于一个项目的核心团队来说,这样跨学科颠覆传统思维的事情是对创始团队的学习能力和策划能力的巨大考验!

    NULS技术顾问 赵睿:

    我们还是要首先解决商业问题,改革之后的好处是不是大于之前?再来看符合哪个技术去解决问题,有些可能发个币就可以,有些就需要将通证融入到血液中。

    LITEX CEO王硕斌 :

    数字化的行业比较容易区块链化,包括金融,游戏等。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我认为互联网行业的企业最适合链改,区块链技术本质上是一种分布式网络,而不拥有任何物理实体,因此具有互联网基因。从技术角度看互联网企业程序员的技术能力就比其他行业更强一些;另一方面,链改必然涉及到社区的运营,因此社交类、媒体类、娱乐类的互联网企业就更有优势一些。所以大家会看到国内比较有名的项目,年初的百度、小米、360推出的区块链宠物猫,到近几个月网易的网易星球、百度的度宇宙,包括这周苏宁的星际家园,都是纯一色互联网企业的产品。

    MATRIX CEO 陶鸥:

    大部分互联网行业不适合链改, 现在区块链解决不了高并发的问题, 而互联网的核心是流量,没有高并发支持高流量,链改就是形同虚设。共享经济类的产品,非常适合链改,比如Airbnb。

    墨客区块链和井通科技联合创始人,MOAC Blockchain Tech CEO陈小虎:

    适合链改我认为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是有大量的去中心化的用户;第二,应用的流程可以用弱监管的方式实现;第三Token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利用Token的经济动力学来驱动。链改必须将消费者变成整个系统的收益者,这个是区块链的精华。但是Token的流通性,是个猛兽,可以带来巨大的推动性,也有巨大的破坏性。所需要的是怎么样把这个Token限制在可控的范围。所以,一个企业内部的应用就不适合,一个准入门槛很高的应用不适合,最后,没有Token,虽然可以利用区块链的其他性能,但是少了核心。

    珠宝链创始人张意承:

    Token给到价值创造者,符合区块链共识的基础逻辑,比如一个项目链上信息是核心价值,Token就应该给到信息提供者,而所奖励的Token应来源于挖矿或者信息的使用者。传统商业模式中,用户的信息会给项目公司贡献价值(比如体现在股价上),同时项目公司还在交易过程中收取中介费,对于平台使用者来说是两头利益都没得到,这也是我认为以区块链思维创立的项目,有机会建立新的商业逻辑的机会(也就是链改的机会与价值)。

    金色财经:面对“链改”,圈内人士褒贬不一。那么,链改的门槛是什么?如任意企业都可以币改,市场是否会鱼目混杂,加剧乱象之势呢?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我认为链改的门槛在于设计出契合行业的通证经济模型,根据高德纳公司的预测,区块链技术还需要3-5年时间才能成熟,目前很多区块链在技术上都大同小异,都是修修改改,真令人振奋的技术进展目前还没有出现,因此在当前条件下主要看区块链的经济模型设计。

    洛杉矶区块链经济协会会长张非常:
    我们不可以对区块链进行过度的解读,区块链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账本,之所以用区块链的账本,而不是中心化的账本,一定是解决许许多多人在一起的事情。所以进行链改,首先我们定位于流量经济才是最合适的。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链改,现阶段还觉得太早,金钱永远都是把双刃剑,不靠谱的是我们自己的人性。在没办法控制前,小范围探索是可以尝试的,大规模实践,只会让行业更加混乱。就像现在币圈跑路潮,乱象才刚刚开始。

    启赋资本投资总监 兰洪明:

    不论链改还是币改,门槛都是非常高的:首先,建立高质量社群非常难,因为都需要打造一个真正的用户社群,而不是炒币的社群,这个社群是要有真实的高频刚需的Token用户,这个本来就是很难的事情。就像我们建个微信群,建群很容易,但要让群内人员活跃在里面,就要做到这个群有价值的内容吸引住社群成员的参与。其次,经济体盈利能力,其实发币很容易,但做到经济体盈利是非常难的,如果经济体不能盈利,你发出来的币就很难有价值。就如同股市一样,如果公司不盈利或长期都看不到盈利预期,你的股价就很难上去。我认为是现在互联网做得不错,有高频刚需的用户基础,同时有一定盈利能力,业务类型比较合适通证改造的企业,这类企业链改可能比较容易成功。 

    金色财经:链改在法律监管、利益再分配、通证经济模型设计、适用场景等方面会遇到哪些难点呢?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最大的监管难题在于通证的性质是什么?债权?所有权?还是收益权?目前没有统一的答案,因此最大的问题来自于监管的一刀切,相信去年9月大家已经经历过这样的事。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 陈云峰:

    在法律监管层面上,很多国家“币”尚且没有合法地位,更谈不上币改了,这就是前面说的法律基础保障。目前都是支付工具,流通凭证。不具有任何股权、债权、收益权属性,否则很容易引起证券调查。

    链改试验发起人、区块链经济学家、区块链通讯创始人 王学宗:

    链改有十大难题。一是公司的资产如何转化为区块链公社的资产?二是如果保证公司利益各方的利益平稳转化为区块链公社的利益?三是在现有的法规体系内,区块链公社对外的经济行为,如何能够让与之贸易的人放心?四是融资行为如何才能避免非法集资?五是公开权益交易如何才能满足证券监管的要求?六是如何利用跨国法律和资产交易市场的不同架构,把区块链公社的行为完全处在法律监管范围之内,而非法外之地?七是数字资产最大的问题是法律保护不完善,如何解决?八是区块链公社与公司并行存在和彼此结合的条件下来实现一个生态经济的发育和成长,是否可以?九是什么样的公司适合链改?什么样的公司根本就不能链改?十是链改行为发生时候,Token与股份之间的转化规则是什么?股权换Token,不同类型股东如何换?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 蔚腾飞:

    区块链引发的是一场经济制度的革命,这是一个跨学科的经济改造,资本逻辑、技术逻辑、商业逻辑、运营逻辑、营销逻辑都要基于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来重新设计,合作伙伴、核心资源、关键业务、客户关系、通路渠道,都需要用Token链接,形成闭环。

    pHYYFQHl7A9Zdhx68F3AcK7evXle84Zf9m1llGvh.png对于一个项目的核心团队来说,这样跨学科颠覆传统思维的事情是对创始团队的学习能力和策划能力的巨大考验!链改、币改只是提出者侧重点不同,纯链改思考的方向是数据库的改造,纯币改思考的方向是资本运作的改造,单纯走哪一个方向都是一种极端,基于融资、运营、上市全局来考虑融合设计是关键。回看互联网的革命是信息化的革命,让信息传递速率提升、成本降低并且可以互动,区块链的革命是资产数字化的革命,通过密码学将资产价值数字化流通起来。那么,在传统的业务之上,给客户的核心价值需要用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来赋能,构建整个围绕核心价值来重新设计的商业逻辑闭环,其中包括用户生态、企商生态、消费生态、金融生态的通证闭环设计,让通证在四个生态中循环起来。这样的设计将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我相信随着更多企业的改革尝试,终将会进入一个新的商业形态构建出新型的经济社会。

    区块链是技术工具,通证设计是逻辑,用工具和逻辑对自己业务上的辅助、改造、创新、发展才是比较稳的逻辑。

    珠宝链创始人 张意承:

    和线下打通绝对是大趋势,传统领域的优势在于对商业了解深刻,了解行业痛点,应用区块链技术解决行业问题,而不是为了链而链意想痛点,创造伪需求。

    启赋资本投资总监 兰洪明:

    法律永远落后于经济。法律需要很长时间,都是大家先干,干出一个模型再慢慢有法律。关于Token的法律监管,这里有张图可以给大家参考一下。

    h3RkRsqu8snyoJcY15EF6HZKg01DmKMK4T1XHQVk.jpegLITEX CMO 李丽诗:

    关于监管对于行业的影响, 我有自己的一些理解和大家分享下。我认为从未来看,区块链项目分为三类:一类是区块链原生体系的, 就比如说比特币、 以太坊、 纯粹就是链上的体系;一类是线下基因的, 就比如说我们今天在讨论的币改;另一类是天上地下的都有,既有链上的技术基因,又有比较强的落地资源和产业背景,是两个世界的连接者。

    其实纯粹链上的体系是不会太受什么影响的,比如比特币之前因为监管的一些原因,可能短期内会大跌,但是人们想明白它的本质,其实并不影响它的价值,所以还是会回来。当然现在因为跨链的不成熟,导致我们对于数字货币主要用中心化的方式,比如交易所来实现它的价值。但是真正有价值的数字货币应该是脱离交易所也有它的价值。

    第二类线下基因的项目,其实他们技术上不一定是区块链的,但是用Token来建立自己的经济模型,这块现在是试验阶段,所以来说受监管的影响是最大的。但是长远来看,区块链的原生体系还是要和线下的一些东西来打通,所以连接者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我们花很大精力做产业落地的原因。新兴事物一定都是先做事,才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出来,要滞后一些。

    所以我认为长期来看,监管不会是问题。目前来说,因为区块链动了传统世界的奶酪,所以我们需要团结旧秩序,这也是我认为我们落地应该把新兴经济体作为试验田的原因。包括像我们上期讨论的ETF的事情,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整个行业的技术和应用发展到位了,传统金融机构一定会找到入金的渠道,支撑区块链成为一个互联网同等级别的产业。

    总结一下,就是第一类技术型区块链原生体系的项目做好技术推动行业发展,监管杀不死它。包括之后还会有跨链技术支持智能合约的交互,形成一个去中心化的价值交换体系。第二类线下的项目,应该把关注点放在新兴经济体,包括像币安、cz这种比较有远见的机构也开始积极寻求这样的布局。第三类是区块链世界中不可或缺的,两条腿走路,成为两个世界的连接者,进可攻退可守。

    金色财经:目前的区块链项目,信息几乎不透明,募集的资金如何使用也不知道。链改如何让大家信任?链改怎么操作才会合法?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很简单,信息披露,独立审计。我认为目前USDT让第三方进行审计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李丽诗 LITXE CMO:

    我觉得之前笑来老师有句话很有意思,他说区块链会让人人都成为证监会。那么如何去使用工具来对项目方对监督,项目方包括行业如何建立自律,政府如何建立有效的容错监管,我觉得可以先从第一步做起。那就是科普大家如何利用工具来对项目方的资金使用进行监督。真正做事的区块链项目方,因为周期更短,在更短时间内完成了项目从融资到上市的过程,压力和挑战更大的。包括我觉得现在整个市场,对于区块链项目的判断力不够,人群的渗透率也不够,这都是早期很可能存在的问题。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笑来老师的话翻译过来就是“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

    CEC中国区运营者、原中视亮中体育活动赛事策划总监 蔚腾飞:

    第三方审计,第三方评估,是一个阶段,后面自治就好。

    李丽诗 LITXE CMO:
    用第三方来审计是不太现实的,等于违背了区块链精神。相当于用中心化的方式来做区块链的事情,利益驱动下,第三方很难保持公正。比特币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连中本聪是谁、 死没死? 都不知道,但是比特币依然活得好好的。
    我记得当时讲区块链存在的历史渊源的时候讲的一个案例就是安然的丑闻。所以相当于回答了刚才这个问题了。就连V神都说不要突出他的领袖地位,只是大家公认他是灵魂人物而已。只要叫大家知道怎么去看链上信息, 监督项目方就可以了,这样可以倒逼项目方自律。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现阶段,项目私募基金交由国家背书的第三方独立机构,开展监管审计比较好。未来,可以转交至社区来完成自治自律监管。我支持现阶段采用第三方审计,比较合适。不要盲目的崇拜中本聪,V神。国内也可以有自己的创新,国人自己的区块链架构、系统、模式。虽当前比特币很成功,不代表未来可以长久,最终说不定就沦落为收藏品了。

    李丽诗 LITXE CMO:

    我表达的意思恰恰是不崇拜中本聪、V神。比特币是货币属性的数字货币,是不可能成为收藏品的。

    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炼炫:

    第三方审计并不属于中心化方式,所以每次提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我就觉得国内翻译不准确,我一般都翻译Wie分布式。关键在于区块链一直宣称的去中心化仅仅只是技术上去中心化,现在很多项目运营我观察到的都是中心化,所以必须引入第三方独立审计,才能保证投资者安全。社区成员可参考审计结果决策社区的未来。

    工信部5所主任 相里朋:

    去中心,一直觉得不合适,去中介更合适。我很纳闷,为什么天下的所有区块链方案统统要求“去中心化”?中心化的账本效率本来应该很高,但是任何中心化的账本都不可避免人为篡改数据的可能性,所以引入了组织、流程和制度来防止账本数据被串改,由此也降低了交易和清算效率。比如我们去银行、工商局、房管所、车管所排队取号等待交易过户。而区块链提供了一种去中心化账本记录价值(资产)的方式,由账本机器(软件)之间的算法和共识完成账本的修改和同步,完全避免了人类的干预,具有更高的交易效率和可信度。如果告诉你,中国人正在发明“可以避免人为篡改”的“中心引领的分布数据库”,你愿意听听吗?今天是讨论链改币改,后续再交流。当然,在中心化的新区块链中,“块”与“链”正在重新定义。 

     

    来源:金色财经

主题帖 1045 关注 0 粉丝 0
相关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链路财经 ( 苏ICP备17058373号 )

GMT+8, 2018-8-19 09:34 , Processed in 0.12456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